Kouzu日式餐厅坐落在白金汉宫的边上,可以说是与女王为邻。“Kouzu”一词的意思是“协奏曲”,创始人希望把他从世界各地带来的装饰品和饮食体验都汇聚到这里来。餐厅所在地是一栋有着165多年历史的老宅,内部的装饰以优雅低调的现代风为主。

p106282_2

走进Kouzu,服务员喊了一声“Irasshaimase”,其他服务员也跟着喊了一嗓子,这是日语“欢迎”的意思吧,我猜想。抬头就看见十来个造型奇特的吊灯从二楼垂下来,灯光在密密麻麻的白色小“泡沫”组成的灯罩下,产生一种神秘而朦胧的美感。

正当我开始琢磨这种白色而柔软的材质究竟是什么时,餐厅服务员就迎了上来并解释到,“这是蚕茧,是店主专门从泰国带回来的。”他得意地说,“我们的标志是一个蝴蝶,在意大利人的心中,蝴蝶有优雅之意。”这似乎要应验中国的一个成语——破茧成蝶。

Kouzu有三层不同的用餐空间,一楼主要是一字排开的两人座对桌和酒吧,二楼的摆设与一楼大致相同,就是酒吧的位置换成了寿司台,两位穿着日本传统“白大褂”、头上绑着布条的寿司师傅正埋头做着寿司。据说餐厅中的厨师是全日本‘阵容’。”它家的寿司都是新鲜的,现点现做。”楼下一层,还有一个“秘密通道”通向私人就餐空间,餐桌就靠着厨房,点餐之后,可以观赏主厨Kyoichi Kai烹制料理的整个过程。

餐厅一楼的酒吧

1. 前菜

生鱼片

日本料理以生鱼片最为著名,它堪称是日本菜的代表作。头盘先来一个生黄狮鱼片配白松露酱(Yellow Tail and White Truffle Dressing),透着淡粉色的生黄狮鱼片平铺碟上,伴着浓稠的酱汁,送入口中的生鱼片细腻的纹理与舌尖触碰,酸酸甜甜,爽脆而可口,与牛油果、番茄和翠绿的豆苗须一起碰撞出一种奇妙的和谐感。海带沙拉(Seaweed Salad)也是一道日本特色菜,红、绿、白、黑四种不同的海带拌在一起,每一种海带口感都不一样,黑色的海带是炸过的,吃起来脆脆的,红色的像银耳,绿色和白色的口感又有细微差别。沙拉的酱汁是点睛之笔,巧妙地中和了海带的腥味,但又不会完全掩盖鲜味。帝王蟹挞(King Crab Tartar)造型小巧可爱,用蟹肉丝搭成一个小蛋糕的样子,上面铺一层切得很碎的葱花,再搭上两块蟹肉,像朵盛开的花。

2. 主菜

p106282_8

到了主菜部分,除了必点的寿司之外,看着菜单,我有一点选择性障碍,看来看去觉得主菜似乎更偏英式菜肴而不像典型的日式料理。其中的一道主菜是烟熏辣椒烤大虾(Smoked Chilli Prawns),总共就八只圆润饱满的大虾。虾皮去得只剩下靠尾部那一小截,烤过之后淋上混着大蒜、番茄的辣椒汁。吃的时候,还得舍得用手,只需手持尾部,一挤一吸,整只虾就溜进了嘴里,虾肉紧实弹牙,鲜味浓郁。

另一道主菜日式羊小排(Lamb Chop Hoba Yaki)造型十分有意境,羊小放在一张枯黄的叶子上,配上小胡瓜条。沾着带着辣味和碎葱的酱汁吃,一大口吃下去,舌尖感受到渗着炭火香的油脂,羊肉鲜嫩,味道丰腴,却不会觉得油腻。

p106282_7

都说日本料理的摆盘就像艺术品一般让人叹为观止。我带着无比大的期待等待寿司上桌,但上桌之后,光从卖相上看,已经失去一半兴趣,平淡无奇的摆盘并无新意。从味道上说,无论是加州辣卷(Spicy California Roll)还是三文鱼握寿司,吃起来并没有很惊艳,更不用说有好吃到流泪的感觉。我甚至怀疑这些寿司是从附近的Itsu(一家连锁日式快餐店)买来的,换到一个考究的盘子里,再随便摆摆弄一下就端上来。总之,失望至极。

3. 餐后甜点

p106282_6

不过,最不让人期待的甜品却让我喜出望外,一款精选各式甜点的Assiette完美地把所有的甜点融合在一起,散落一旁像芳草地似的冻糕、带着抹茶奶油的三层蛋糕与草莓冰淇淋杯一道组成了这个甜点。冰淇淋的微酸、抹茶奶油的微苦和各种甜味搭配有序。每种甜点可以不用一次吃完,每样尝一口,轮着来一圈。点的另一款甜点是巧克力圆顶(Kouzu Chocolat Dome),一个圆顶似的巧克力桥墩上用巧克力花边搭成一座“桥”,上面点缀着薄荷叶和紫色的小花,吃起来不像想象中这么甜腻,而是一种有层次感的甜。

吃完饭步出Kouzu,走两步就到了白金汉宫围墙的边上。绕着走到正门,夜幕中的女王官邸染上了浓浓的夜色,我汇入人流里,慢慢体味伦敦的夜。

更多相关餐厅推荐请点击:伦敦日本料理推荐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