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英国议会要绕过56个血缘更近的天主教王族,不辞万里从汉诺威迎接一个连英语都不会说的外国人(乔治一世),来当自己的国王?为什么乔治四世与他的天主教情妇玛丽亚·安妮菲茨赫伯特夫人的婚姻不受支持和承认?为什么会有天主教解放运动,天主教徒到底在英国受到了怎样的限制?今天,就让我们来扒一扒英国人与罗马天主教的恩恩怨怨。(友情提示:担心码字太多大家看着疲倦,因此小编会通过两篇文章为大家介绍英国人和天主教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首先要从一生拥有6次婚姻的亨利八世说起。

离婚案开启英格兰宗教改革

p118474_3

亨利八世即位的时候,宗教改革的浪潮已经在欧洲掀起。这位英王原本是个虔诚的天主教信徒,他年轻时还曾撰文谴责改革倡导者马丁·路德(不是那位黑人运动领袖,别人叫马丁·路德·金),并由此被罗马教皇称为“信仰捍卫者”。没想到,几年后亨利和教皇都被自己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16世纪20年代中期,亨利八世的首任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已经年老色衰,更重要的是她没能为国王诞下男性继承人:两人结婚10多年了,凯瑟琳仅仅顺利生下了玛丽公主,其余孩子全部夭折。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国王移情别恋已成定局。不久,亨利八世便与王后的女侍官安妮·博林发生了婚外情。

凯瑟琳原本嫁给了亨利的兄长亚瑟,这是一场以英、西两国结盟目为的的政治联姻。不料亚瑟竟在婚后4个月猝死,英王亨利七世不甘结盟就此落空,千方百计逼迫18岁的凯瑟琳嫁给年仅12岁的亨利。嫂子和小叔子的婚姻,明显是违背天主教教义的,但凯瑟琳坚称她自己未曾与亚瑟同房,同时她母亲极力请求,罗马教皇尤里乌斯二世特许了这桩婚事。

1527年,在急于上位的安妮·博林的蛊惑下,亨利八世又翻出了这笔陈年旧账,要求罗马教皇宣布这场婚姻无效。罗马教皇本想成人之美,但王后凯瑟琳不愿意离婚,而她又有驰骋欧洲的外甥——西班牙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撑腰,教皇两边都不好得罪。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教皇最终只能拒绝亨利六世的申请。

被人拒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亨利六世当然不会轻易地狗带。在安妮的怂恿下,他首先干掉了罗马教皇在英国的代言人约克主教沃尔西,并随即召集议会讨论宗教改革问题,他决定不再向罗马教会上缴税收,而改为纳入自己囊中,同时任命信仰新教的克兰麦为坎特伯雷大主教。

1533年1月,亨利八世与安妮·博林在怀特霍尔宫秘密结婚。同年5月,新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宣布亨利八世与凯瑟琳的婚姻无效,安妮在1个月后被加冕成为王后,凯瑟琳则被流放。

不论是西班牙还是罗马教廷都决不能容忍这样的侮辱,亨利八世被开除了教籍。另一边,受够了教会的限制和剥削,亨利八世这次是铁定了心要和罗马教廷死磕到底。

1534年,英格兰议会通过了《至尊法案》,宣布国王是英格兰教会独一无二、至尊无上的首脑,并将与罗马教皇断绝一切往来。从此英格兰的教会与罗马教皇脱离关系,英国国教会成立。从1536年起,亨利八世先后制定了“十条教规”,简化了天主教仪式,发布了“十七条指令”,国教化和国家机构化了英格兰国会,废除了修道院制度,没收了修道院土地,杀掉了许多反对者。

可是亨利八世明显不是虔诚的宗教信徒,他进行宗教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抑制教权,加强王权,不仅对教义没有进行多少更改,还在改革后期杀掉了许多与他意见不和的新教徒,包括之前在改革中起了重要作用的托马斯·克伦威尔。

血腥玛丽恢复天主教

玛丽皇后

亨利八世死后,独子爱德华继承王位。在这位早逝国王短暂的任期内,英国国教会发表了用英语写成的《公祷书》,吸收了加尔文派中介于天主教和基督新教两者之间的部分思想,使英国国教会进一步向新教靠拢。

为避免英国落入天主教势力,爱德华六世违反了亨利八世颁布的第三次《继承法案》,临终前决定让自己的堂妹简·格雷继承王位。但简只做了13天(也有说法是9天)的女王,就被推翻下台。枢密院转而支持更得民心的玛丽。

玛丽是爱德华六世的姐姐,亨利八世和凯瑟琳唯一幸存的女儿。1553年10月1日玛丽即位,称为玛丽一世。幼时母亲被父亲流放,从公主沦为了私生女,遭受继母的虐待和父亲的冷落,玛丽的童年凄惨而艰辛。不幸的童年导致了玛丽一世性格的扭曲,造就了“血腥玛丽”。和母亲一样,玛丽信仰天主教,而新教对于她来说,是害母亲颠沛流离、自己含辛茹苦的罪魁祸首。因此,玛丽继位后放弃了英国教会最高元首的称号,全面复辟罗马天主教,恢复了英格兰与罗马的关系。在此过程中,玛丽下令烧死了约300名宗教异端人士,其中当然包括害她母亲失去后位的坎特伯里大主教克兰麦,还有800人被流放海外。

37岁的玛丽急切的希望自己生下孩子,以免王位落到安妮·博林的女儿、表面皈依天主教但内心坚信新教的妹妹——伊丽莎白手上。即位后的第二年,7月23日,玛丽与表哥查理五世独生子腓力首次见面,两天后便成婚。此后玛丽经历过两次假孕,却到死都没有子嗣。

伊莉莎白一世的反击

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还是继位了,称为伊丽莎白一世。正如玛丽一世料想的那样,她再次推翻了罗马天主教。伊丽莎白没有理由不这样做,她母亲依靠宗教改革当上了王后,天主教如果再度当权,自己就成为了私生女,王位也不再合法。接着,她重新颁布了被废除的《至尊法案》,又颁布了《1558年单一法令》来恢复爱德华六世时期定下的礼拜和仪式形式,圣公会(安立甘宗)从此再次成为了英国国教会。而英格兰教会同罗马天主教的关系也又一次断绝了。一不做、二不休,1573年,伊丽莎白一世进一步于通过了三十九条信纲,完善了英国国教会教义,成为英国国教会的纲领性文件。

1570年,伊丽莎白被罗马教廷开除教籍。这刺激了女王对天主教徒的迫害,英格兰和笃信天主教的爱尔兰关系更加恶化了。尽管如此,伊丽莎白在宗教改革中还是一直寻求折衷的方法。但这却埋下了祸根。一部分新教徒认为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在教义上依然非常不彻底,他们被称为清教徒,与顽固的天主教徒一同被伊丽莎白政府镇压。这些清教徒在后来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历史,并使英国的宗教矛盾更加复杂尖锐。

小伙伴们是不是有没有看够的感觉,那就去看看小闷的另一篇文章英国人和天主教的恩恩怨怨(下)一文吧。

作者: 李小闷
简介: 你可以说我文笔臭,但绝不可以说我不帅······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