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是多高级的国外品牌,要想进入中国市场,必须有一个响亮上口、又寓意丰富的中文名,像“可口可乐”(Coco Cola)和“宜家”(Ikea)都是非常成功的例子。作为文化载体的电影更是如此,但因为两岸三地的文化差异,同一部电影经常会有画风迥异的译名,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那些被译名坑过的英伦佳片。

《The King’s Speech》

大陆译名:国王的演讲
香港译名:皇上无话儿
台湾译名:王者之声:宣战时刻

当年这部电影横扫奥斯卡的时候,喜欢满口拽英文的朋友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你知道吗!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是英国的《The King’s Speech》!”我立马激动起来,The King’s Bitch?听起来像是一部宫廷艳史!原以为我闹的乌龙已经够极品的了,直到后来看到了电影的香港译名。皇上无…话…儿…多么机智地开黄腔,但看过电影之后,又觉得这个名字多么的有道理,一个作不了公开演讲的国王,不就像有隐疾一样吗。如果非要按照这个套路,译成《皇上无话》就完全可以了,又不是北京人,为什么要带儿化音?想开车的意向太明显了!

《The King’s Speech》

抛开译名不谈,这部电影一开始就长着一张奥斯卡的脸。它根据英国皇室的真实经历改编,为大家讲述了爱德华八世的退位风波以及被迫继位的乔治六世克服口吃的故事。电影每一帧都流露着一股浓浓的正统英伦风,考究的布景与服饰、一流的配乐、无可挑剔的演技再加上正确无比的主流价值观,奥斯卡有什么理由不给一个最佳影片?

但也有不少人表示,它就像是一本精装版的名著,做工精良,思想正确,剧情平稳,毫无生气。长达两个小时的电影剧情缓慢,而且大部分都是昏暗的镜头,好不容易到了室外,又是伦敦散不开的大雾,容易让人感觉昏昏欲睡。

回头再来看看大陆和台湾的译名,“国王的演讲”应该是最贴近原名和电影气质的译名,规规矩矩,满满的正剧范。至于台湾的译名,个人认为取前半部分“王者之声”就可以了,符合故事情节又比“国王的演讲”更霸气,但加上了 “宣战时刻”未免让剧情太狭隘了。

《84 Charing Cross Road》

大陆译名:查令十字街84号
香港译名:伦敦查林十字街84号
台湾译名:迷阵血影

二十封盖着纽约和伦敦邮戳的书信,让查令街84号在英国成为了和贝克街221B一样著名的地点,也成为了全世界爱书人之间心领神会的暗号。女主角海伦是一个穷困潦倒却爱书成痴的纽约编剧,男主角弗兰克是一个老派英国绅士作风的二手书店老板。

《84 Charing Cross Road》

一次偶然的机会,海伦看到了登在美国书评杂志上的广告,于是她给弗兰克的书店写信,希望购买一些几乎已经绝版了的旧书。弗兰克也是爱书之人,他感同身受地尽力满足海伦的所有需求,给她寄过去的书虽然都是旧版,但装帧精美,纸张完整柔软,价格也非常低廉。一来二去,两个素未谋面的人成为了知心好友。二十年过去了,海伦已经变成了小有名气的作家,每每想去伦敦和弗兰克见面,都因为一些小事耽搁了,两人也都以为来日方长。但没有想到,有些机会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等海伦终于来到了英国后,才得知弗兰克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病逝了。或许就像中国那句古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原著小说被称为“爱书人的圣经”,因为海伦和弗兰克在信中谈古论今,点评了很多书,所以许多书迷就把它当成了一个书单,按照上面的推荐去一本一本地读。其实最让人伤感的,不是海伦和弗兰克一生都没有相见,而是,如今现实生活中的查令街84号是一家麦当劳。

如果说“皇上无话儿”都还情有可原,那这样一份惆怅的柏拉图式情愫被湾湾译成“迷阵血影”我就实在弄不懂了。可能它是做了一个极有远见的预言,可能俩人见面了,也不一定会有多么美好的结局。弗兰克的结发妻子看到了和自家老公暧昧了二十多年的女人怎么不抓狂,就算没有狗血的三角恋,现实生活中可不只有诗词歌赋,更多的是柴米油盐的繁琐。可能海伦受不了成天吃土豆,弗兰克也听不惯轻浮的美式英语,俩人一拍而散。现在很多网友见面不都这样吗,心中抱着无限的幻想,但见光立马死,可不是一个“迷阵血影”的结局么。

《007:Casino Royale》

大陆译名:007大战皇家赌场
香港译名:新铁金刚智破皇家赌场
台湾译名:007皇家夜总会

好歹詹姆斯邦德也是英国家喻户晓的特工形象了,能上九天揽月下四海捉鳖。《Casino Royale》是007小说的首部,那个时候詹姆斯邦德刚刚荣升为00级特工,获得了名震江湖的番号007。这下倒好,直接把代号抹掉了,叫他“新铁金刚”,奥特曼要变身的既视感。而且“皇家夜总会”怎么听都像是一个会被警察查封的场所。

《007:Casino Royale》

007系列是纯粹的商业电影,拼的是特效和打斗场面,观众们看的是007如何飞檐走壁,如何和邦女郎眉来眼去,故事情节几乎都可以一句话说完,所以这个系列的译名也基本换汤不换药。大陆版就是清一色的“007大破XX危机”,如《007大破幽灵危机》、《007大破天幕危机》,香港版从始至终都是“新铁金刚之XXX”,如《新铁金刚之量子杀机》、《新铁金刚之不日杀机》,倒是台湾还是有所思考,“Spectre”翻译为《恶魔四伏》,“Skyfall”翻译为“空降危机”。

《Harry Potter》

《Harry Potter》不管是书还是电影,都风靡全世界的。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越是受众范围广的作品,每个人的解读就会越不相同。大陆版和内地版电影名称的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人物名字和咒语的翻译,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风。

《Harry Potter》

Draco Malfoy,富二代公子哥,内地译作“德拉科·马尔福”,湾湾译作“拽哥·马份”。拽哥,倒是很符合人物高傲自大鼻孔朝天的形象,但如果他爸他妈每次都叫他“拽哥”,好像有点怪怪的,而且“马份”容易让人误以为是“马粪”,就算他算反派的儿子也不要这么整他吧。

Hermione Granger,HP中当之无愧的女主,姓,两地都是“格兰杰”,但名字,内地取前两个音节,译成“赫敏”。台湾取后两个音节,译成“妙丽”。读原著时,Hermione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聪明,她上课永远积极发言,考试永远年级第一,“赫敏”这个名字第一眼就能给人聪敏伶俐的印象。而“妙丽”则更偏重于曼妙美丽,虽然电影里艾玛·沃特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但在书里,Hermione更像是一个头发乱糟糟、顶着大门牙的“丑女”形象。

The Mirror Of Erised,这是在第一部里出现过的魔镜,人们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内心最渴望得到的东西。内地直译为“厄里斯魔镜”,台湾音意结合,译作“意若思魔镜”。个人认为台湾版要比大陆版更胜一筹。

以上这些都不算太大问题,但到了哈利波特魔咒的翻译……

Expelliarmus,缴械咒,是HP里是用频率最高的咒语,在不给敌人造成肉体伤害的同时没收对方的魔杖。内地译作“除你武器”而台湾则是“去去武器走”……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Crucio,钻心剜骨-破破心;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疾疾护法现身;

Serpensortia,乌龙出洞-蛇蛇攻

Avada Kedavra,阿瓦达索命-啊哇呾喀呾啦(不禁想起了巴拉拉能量……)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两岸文化的差异,大陆翻译坚持“信达雅”原则,大多是四字词语,对仗工整,让人一看就了然于心。台湾的翻译重点放在口语化上,毕竟咒语是要念出来的,所以多半采用AAB形式,配上绵软的台湾腔,全程都像在卖萌。

《Slumdog Millionaire》

大陆译名: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香港译名:一百万零一夜
台湾译名:贫民百万富翁

我最开始以为这是一部印度电影,但看完后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一群人像玩快闪一样大跳印度歌舞的画面,再一查,原来这只是一个在印度取景、导演和男主角都是英国人的西方电影。电影讲述了一个来自贫民窟的少年,参加了一档火爆的电视答题节目《谁能成为百万富翁》,一路答题所向披靡,眼看就要拿到终极大奖时,却被警察以有作弊嫌疑为由送进了局子,在严刑拷打的过程中,少年慢慢说出了他成长的故事……这部电影有种动人心魄的美,放眼望去都是充满印度特色的服饰和花纹,两个小时看下来全程无尿点,环环相扣,欲罢不能。

《Slumdog Millionaire》

但片方的商业意图太明显,这种全方面展示第三世界国家积贫积弱的电影,有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又有入木三分的人性刻画,最讨电影大奖评委的喜欢,所以它几乎横扫了各大电影节,还一举拿下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不过这部电影在印度激起了千层浪,印度媒体认为这完全是西方国家对印度一厢情愿地意淫,有评论家用“poverty porn”来评价这部影片,意思是导演故意用印度的贫穷落后来取悦西方人。而且当时印度人民为了抵制这部英国导演拍的片子,一怒之下烧掉了美国国旗……

个人认为,在原版的电影名称中,“slum”本身就是“贫民窟”的意思,后面再加上个“dog”,确实充满了赤裸裸的歧视意味,相比之下国内的译名就显得中立了许多。大陆和台湾的译名都是直译,而香港的译名很巧妙,模仿“一千零一夜”的格式,几乎用一句话就概括了电影的内容。

《Paddington》

大陆译名:帕丁顿熊
香港译名:柏灵顿
台湾译名:柏灵顿:熊爱趴趴走

《Paddington》

电影讲的是一只来自秘鲁的小熊怀着梦想来到伦敦,在火车站迷路后被好心的布朗一家收养,而后展开了一系列温馨搞笑的小故事,小熊除了卖萌以外,还引发了人类对家庭责任,环境保护的深思。听听,同样是熊,英国的Paddington比美国的Teddy不知道纯良了多少个等级(Teddy的电影在香港直接被译成“贱熊”)。

这次香港的译名画风正常,但台湾的译名“熊爱趴趴走”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其实“趴趴走”是闽南语,形容小孩老爱东跑西跑,找不到人影,所以用在这里还算是贴切。而且“XX趴趴走”就像大陆喜欢的“XX总动员”一样,都是万精油,只要词穷了就让它上场。

相关专题 电影电视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