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年,存放在伦敦塔珠宝室(Jewel House)的圣爱德华皇冠(St. Edward’s Crown)险些被偷。作案者是英国臭名昭著的混世魔王托马斯·布拉德上校(Thomas Blood)。托马斯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恐怕世间再没有在比他胆子更大的盗贼了,而有人甚至说他是共和党与保皇党间的双面间谍,连他的上校头衔,都是自封的。

P140306_1

托马斯曾经在英国第一次内战中见风使舵,捞得不少好处。查理二世复辟后,他又企图绑架奥蒙德公爵等重要人物以勒索赎金、篡夺政府。结果,非但阴谋没有得逞,反而被当局先发制人,托马斯亡命天涯,并在此后多次刺杀奥蒙德公爵未果。

这一次,托马斯打起了国王皇冠和其他珍宝的主意。他装扮成一名牧师,一名女伴则装作他的妻子,前往伦敦塔参观圣爱德华皇冠。当“牧师”的“妻子”欣赏王冠上的宝石时,她突然假装胃疼,恳求珠宝室新上任的托管人塔尔博特·爱德华兹(Talbot Edwards)让她休息一下。77岁爱德华兹老先生一时心软,邀请两人去自己邻近的家中休息,未想到却是引狼入室。

“休息”足够,托马斯两人千恩万谢后离开。接下来的几天里,托马斯不断和爱德华兹夫妇套近乎。先是向爱德华兹太太赠送了4双手套以表谢意,得知两人有一女儿待嫁闺中后,又动之以情,晓之以利,声称自己有一个年入百磅、黄金单身的侄子,正好可以撮合两人的婚姻。而爱德华兹夫妇天真地相信了这一切。

几天后,见自己已经取得托管人的信任,托马斯随即说服爱德华兹将塔中贵重的珍宝向他、他的“侄子”以及两个朋友展示。当天,当爱德华兹夫人在家为不可能的晚宴盛装打扮时,爱德华兹先生带领四位客人前往珠宝室观赏宝物。托马斯和他的小伙伴们早已将匕首、手枪等凶器藏在了随身携带的手杖中。在进入珠宝室前,其中一人扯了个幌子,留在门口放哨。托管人满心得意地取出珍宝,正准备向来客滔滔不绝地描述时,大门突然关闭,一条黑袋向他当头袭来,接着又是一顿暴打。当爱德华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捆在了地上,嘴也被堵住了,而施暴者正是他热情款待的客人们。

LONDON, UNITED KINGDOM - JUNE 4: St Edward's Crown is pictured during a service to celebrate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Coronation of Queen Elizabeth II at Westminster Abbey, on June 4, 2013 in London, England. (Photo by Jack Hill - WPA Pool /Getty Images)

制服了托管人,四名歹徒开始肆无忌惮地掠夺珍宝。托马斯本准备将圣爱德华皇冠装到自己的外套里,却发现皇冠实在太大了。情急之下,他给了皇冠一木槌,将它砸扁。另一个共犯见权杖太长,也干脆将它锯成了两段。第三个暴徒派诺特则把宝球(Sovereign’s Orb)藏到自己的裤子里,形成了一个奇怪的鼓起。

偷窃还在疯狂地进行,不料,爱德华兹的儿子伟兹(Wythe)却刚好路过珠宝室门口。这名服兵役归来的军人发觉到有哪里不对劲。放哨者见不妙,一面故作镇定,以警卫的身份对伟兹进行盘查,一面找机会通知同伙。而就在此时,老爱德华兹挣脱了绳索,大声叫到:“造反啦!杀人啦!皇冠被偷啦!”

眼见事情败露,警卫随时可能赶来,四人顾不上其它的珍宝,拔腿就逃。他们逃到圣凯瑟琳门,在这里他们事先准备好了快马,却遭遇到了卫兵的阻拦。双方交火,慌乱中的歹徒们丢了权杖。但一名吊桥守卫却被吓破了胆,未能守住大门,最终还是让他们逃了。托马斯等人沿着伦敦塔码头一路狂奔,途中还趁乱加入围观群众的队伍,向前来追捕的警卫放“烟雾弹”,直到伟兹的姐夫贝克曼队长(Captain Beckman)认出了他们。

P140306_2

贝克曼队长锲而不舍地追捕托马斯,并成功躲开了他的子弹,终于在其到达铁门(Iron Gate)前抓住了他。大批警卫赶来,皇冠此时也从盗贼的外套中落了出来。但托马斯依然做困兽之斗,他咆哮道:“这是一个英勇的尝试,虽然失败了!为了皇冠!”宝球等其余珍宝也被找了回来,尽管有几块宝石丢失了。

被捕后,托马斯拒绝回答除国王外任何人的问题。警卫们无奈之下,将他带进皇宫,由国王查理二世亲自审判。查理二世问他道:“若是朕留你一命如何?”托马斯回答:“定不负皇恩。”这个前科累累的罪犯最终被赦免了,不仅如此,查理二世还给了他一笔每年500磅的养老金。至于国王为何做下如此惊人的决定,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由于查理二世害怕托马斯同伙的报复,有人却说是“快活王”被这个跳梁小丑的荒谬言论给逗乐了,甚至有阴谋论者指出托马斯其实是受了国王的指使,理由是国王那时候手头正紧……

总之,祸害遗千年,托马斯上校又得以继续逍遥法外。之后,人们常常见他在伦敦大摇大摆地转悠。他还受雇成为了政府的辩护律师,频频露面于法庭。

1679年,托马斯的好运大概是用光了。他得罪了他的前靠山白金汉公爵。白金汉公爵以人格侮辱的罪名起了诉托马斯,并要求他为自己的名誉损失赔偿10,000磅。1680年,托马斯被定罪入狱,虽然后来被保释,但1个月后就突然离世了。他的尸体被当局从坟墓里刨出来确认,以防他是假死——以逃避支付白金汉公爵巨额的赔偿。

然后,他们可以放心了,这只胆大包天的老狐狸确实再没有了偷天换日的可能。

作者: 李小闷
简介: 你可以说我文笔臭,但绝不可以说我不帅······
相关专题 名人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