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北约克郡的瑟斯克博物馆里(Thirsk Museum),前来观赏的游客们惊奇地发现,有一把椅子与众不同——并非是它看起来普普通通,毫无收藏价值,而是它哪里不放,偏要悬挂在半空中。难道这是一种特殊的保护方式?是的。不过博物馆要保护的不是文物,而是所有观赏这把椅子的人。

每年有大批慕名而来的游客要求亲身体验这把椅子,但都被博物馆一一拒绝,因为在这把其貌不扬的椅子上,有一个致命的诅咒——任何坐过这把椅子的人,都会在当天离奇毙命。在过去的300年里,已经有超过60人因这把椅子而丧命了。它就是巴斯比之椅(Busby’s stoop chair),也被称为“死亡之椅”。

杀人犯的诅咒

p140558_6

这把椅子最初的主人是17世纪一个叫托马斯·巴斯比(Thomas Busby)的伪钞制造者兼酒鬼。他娶了镇上的漂亮姑娘伊丽莎白·奥汀。但伊丽莎白的父亲丹尼尔·奥汀(Daniel Awety)并不赞成这件婚事。某天,丹尼尔前往女婿的家中,执意要带走女儿。喝得醉醺醺的巴斯比回家后,发现岳父不仅要破坏他的婚姻,还未经同意就坐在了自己最喜欢的椅子上!

当天晚上,愤怒的巴斯比杀死了丹尼尔。没多久,他就被捕了,并在居住的小旅馆旁被执行绞刑。据说,临刑前,巴斯比提出要回到自己心爱的椅子上再喝一杯啤酒的要求。警察同意了,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死刑犯饮下最后一口啤酒后,诅咒道:“任何人胆敢坐我的椅子,都得死!”

巴斯比死后,他曾经居住的那家旅馆改名叫巴斯顿·斯图普旅馆。总有不信邪的人要去坐一坐巴斯比的椅子,而现在我们知道,他们的下场都一样——不得好死。

离奇的死亡

p140558_3

据说第一个死于巴斯比之椅的人是一名倒霉的清洁工。当时他需要打扫烟囱,但是除了巴斯比之椅外,再没有椅子可以使用。最后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可没想到就在工作中,这名工人突然失足从屋顶摔落下去,当场身亡。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无人敢碰这把椅子,直到二战期间,巴斯比之椅受到旅馆临近的飞行基地中空军们的“热捧”。他们属于加拿大皇家空军中的四个中队,将坐上这把诅咒之椅视为一项挑战。传说,战争结束以后,没有一个坐过该椅子的人回归故里。

1967年,有两个好事的空军,再次坐上巴斯比之椅,短短几个小时候后,他们的汽车就撞上了路边的大树,无一人生还。诅咒再次灵验,巴斯顿·斯图普旅馆的老板决定将椅子放在地下室中封存起来,避免它为祸人间。

可惜悲剧并未就此终结。一个在旅馆工作的泥瓦匠,在无意间发现了巴斯比之椅,并直接在上面休息。结果,当天他就摔死了。后来不幸坐上椅子的人还有很多,例如一名女清洁工和建筑工,结果前者后来得了动脉瘤,后者则当天死于施工事故。

其他的灵异事件也在同时发生。有不少人声称看见过了托马斯·巴斯比的鬼魂在自己的行刑处,也就是旅馆附近转悠,脖子上还有勒过的痕迹。还有报告显示,每一个触发诅咒的人死前都会发现到可怕的怪象:要么是听见异响,要么是周围的物品莫名被移动,要么是在镜子里看见死亡预警……

某天,一个工人送货到地下室中,也刚好看到这把椅子,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就这么坐了下去。仅仅一个小时候后,他就在返程途中遭遇车祸身亡。这一次,旅馆老板采取了进一步行动。1972年,他把椅子送到了瑟斯克博物馆里,那里的工作人员决定将椅子高高悬挂起来,这样就没人可能一屁股坐上去了。如今,这把椅子已经有40多年无人坐过,诅咒自然也无从应验。

超自然还是骗局?

p140558_1

和大多数灵异事件一样,关于巴斯比之椅的死亡案例大都来自民间传言与媒体,而非官方记录。小编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就发现了不同的故事版本。我们都知道“打井的人”的寓言,真相在口口相传的途中被夸大、误解也常见的事情。事实上,研究者发现,传说中热捧巴斯比之椅的二战空军中队们,实际在战斗中的飞机损失率低于二战平均水平。这似乎意味巴斯比之椅并未给他们带来厄运。而巴斯顿·斯图普旅馆和瑟斯克博物馆皆因诅咒传说吸引了大量游客。细细想来,如果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那么他们都是最终受益者。

不过,读者们若是有机会前往瑟斯克,不妨到博物馆里亲眼见识一下这把臭名昭著的“死亡之椅”吧。

作者: 李小闷
简介: 你可以说我文笔臭,但绝不可以说我不帅······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