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是英国颇负盛名的剧作家、评论家和辩论家,早年主要从事音乐和文学评论,后来以剧作而声名鹊起。他一生共写了60多个剧本,包括为我们所熟知的《人与超人》(Man and Superman),《皮格马利翁》(Pygmalion)和《圣女贞德》(Saint Joan)等等,可谓著作等身,他在他的文章中以黑色幽默来揭露社会问题,结合历史寓言和当代现象,进行意味深长的讽刺描写,对英国乃至整个西方的戏剧、文化和政治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于他在文学创作上伟大的成就,1925年,萧伯纳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George Bernard Shaw

萧伯纳于1876年跟随母一亲起搬到伦敦,正是在那里,萧伯纳一步步完成了由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到一个文学巨匠的生命蜕变,他在这段时间里的奋斗史同时也见证了英国伦敦从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到二战结束所经历的沧桑巨变,下面就让我们来聊一聊这段时间里,萧伯纳与英国伦敦不为人知的一些往事吧。

萧伯纳那些年的伦敦生活

1. 1876—1881年

这是萧伯纳与他母亲来伦敦的前五年。此时萧伯纳与作为音乐教师的母亲生活在一起,萧伯纳当时20岁,到了独立生活的年纪,于是他开始寻找第一份工作。他拒绝成为一名牧师,也放弃了小时候成为一名画家的梦想,甚至都没有想过要从事文学创作的工作。机缘巧合之下,经朋友介绍,他成为了当时很流行的音乐杂志《大黄蜂》(The Hornet)下一名评论撰稿员。

George Bernard Shaw

从事了这样一名文字工作之后,萧伯纳着手开拓自己的写作领域,在这五年里,他连续创作了5部小说,只是由于当时的他没有名气,出版商大多不愿意出版他的作品,所以一直到萧伯纳多年以后获得极高的声誉,这几部作品才得以与观众见面。

2. 1881—1886年

这五年里,萧伯纳与母亲搬了家,住到了伦敦的费次罗伊街(Fitzroy Street)37号。或许因为作品得不到出版,萧伯纳有些失落,这几年里,萧伯纳脚踏实地地忙于改变自己身上存在的缺陷。

他意识到自己不擅长与别人交流,而拥有一张巧言善辩的嘴无疑对于自己的社交生活有很大的帮助,因此,萧伯纳在这几年里加入了一个辩论社,利用辩论社的特色活动,强迫自己在公众场合说话。他还对自己的相貌不很自信,于是开始吃素食、练拳击,以改善自己的形象气质。

此外,在这几年里,萧伯纳受经济学家亨利·乔治(Henry George)社会主义学说的影响,成为一名活跃政事的社会主义者,利用在辩论社锻炼来的口头表达能力,他开始四处发表宣扬社会主义的演讲,渐渐地居然给自己带来了演说家的名誉。

George Bernard Shaw

萧伯纳当时住的公寓没有沐浴设施,他因而非常不喜欢这个住所,大部分的空余时间,他都选择到住所附近的大英博物馆和图书馆去打发时光。1883年时,他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里认识了当时的剧评家威廉·阿彻(William Archer),他们开始洽谈合作,阿彻也为萧伯纳找了一份报刊的评论工作。

此外还值一提的是有关著名的费边社(Fabian Society)的事。萧伯纳成为一名出色的社会主义演说家之后,为了向政治家推行社会主义制度,1884年,他和他的同道一起组织了这个著名的社会主义社团,他们通过各种社团活动,包括学术演讲、出版、座谈会以及暑期学校等,向大众推行社会主义的思想,推动了社会改革,对很多教师、公务员、工会领袖、国会议员等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3. 1887—1898年

在这十多年里,萧伯纳搬到了费次罗伊广场(Fitzroy Square)29号。此时,萧伯纳的小说创作依旧没有获得出版商的青睐,不得已,萧伯纳转向了写剧本。他的第一个剧本《鳏夫的房子》(Widowers’ Houses)于1892年写成,剧本讽刺了贫民窟房东们的贪婪和不负责任的心理,充满了政治批判和道德教化的意味,在当时的一个剧院上演了两场,反响平平。

《鳏夫的房子》(Widowers' Houses)

此后,萧伯纳陆续创作了几部剧本,如《华伦夫人的职业》(Mrs Warren’s Profession)、《武器和人》(Arms and the Man)等等,不过都发展得不太顺利,在写成几年之后才陆续出版,并在各个城市的舞台上亮相。其中《华人夫人的职业》更是在1902年搬上舞台后,因为内容涉及乱伦,遭到禁演而命途多舛。直到同年《武器和人》在纽约和伦敦上映后,不错的票房才姗姗来迟地为萧伯纳赢得了剧作家的名气。

90年代末期,萧伯纳由于劳累过度,身体难以支撑而病倒了,然而在此期间,他遇到了陪伴他下半生的人,即富有的爱尔兰女人夏洛特·佩恩-汤森(Charlotte Payne-Townshend),她照顾萧伯纳病中的饮食起居,慢慢地他们有了感情。1898年,他们喜结连理,成为正式的夫妻。

4. 1898年后

和夏洛特成为夫妻之后,萧伯纳一家子搬到了伦敦阿德尔菲(Adelphi)排房10号——当时妻子的家中。在那里,萧伯纳度过了相比之前这么多年来舒适得多的一段时光。一方面,由于新婚妻子本身相对富庶,萧伯纳的生活衣食无忧。另一方面,萧伯纳的剧作逐渐大卖,他的名声越来越响,经济上有了相当的保障。

p154950_1111

在这一段时间里,萧伯纳也终于苦尽甘来,迎来了展现自己才华的时代,趁着名气正旺,他开始大力开发他在剧本创作上的天赋,他的有名巨作《人与超人》、《卖花女》(即《皮格马利翁》)、《圣女贞德》等等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其中《卖花女》被陆陆续续翻拍成黑白电影、音乐剧,体现了萧伯纳在剧本创作上的天才。

1906年,得知政府要拆除他们在阿德尔菲的古典住宅之后,萧伯纳夫妇搬到了伦敦附近的哈特菲尔德(Hatfield)郡,在那里他们找到了一个新的乡村住宅阿约特圣劳伦斯(Ayot St Lawrence),并在那里度过了他们幸福快乐的余生。

今天与萧伯纳有关的伦敦胜地

1. 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

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

萧伯纳的粉丝们在伦敦有好几个值得去参观的地方,比如特拉法加广场。古往今来,特拉法加广场上多次举行过游行示威的活动。1887年的“血色星期天”就发生在这里,当时,面对经济大萧条,萧伯纳等社会主义者举行游行活动,预备进入这个广场,都被政府派遣的警察拦住,后来局势一度非常紧张,双方剑拔弩张,几乎要发生暴乱。如今的特拉法加广场已经变成伦敦市区相当繁华的著名旅游景点,萧伯纳粉丝们来此一游时,回想当年轰轰烈烈的游行,也很有纪念意义。

2. 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

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

宽广雄伟的圣保罗大教堂,萧伯纳的《卖花女》第一幕场景——一群人在圣保罗大教堂门廊下避雨——就发生在这里。这座教堂是是英国圣公会伦敦教区的主教座堂,坐落于英国伦敦市,巴洛克风格建筑的代表,以其壮观的圆形屋顶而闻名。

说起这座教堂的历史,真是九死一生辉煌壮烈。它在历史上多次重建,第一座主教座堂由撒克森人用木头建造,毁于公元675年。后来又经过几次重建和摧毁,最终保留至今的是17世纪由克里斯多佛·雷恩(Christopher Wren)设计施工的建筑。在今天看来,颇具厚重的文化历史底蕴。如今的圣保罗大教堂有时还用于英国王室举行婚礼之用,如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戴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的婚礼,就是在这里隆重举办的。

3. 皇家宫廷剧院(The Royal Court Theatre)

皇家宫廷剧院(The Royal Court Theatre)

位于斯隆广场(Sloane Square)东侧的皇家宫廷剧院,历来以上演各种举世闻名的戏剧而著称。萧伯纳的很多剧作都在这里开展第一次公演以及后续的演出。仅仅20世纪初,萧伯纳的剧作在皇家宫廷剧院的演出就达到了700多场,萧剧的风靡流行之程度于此可见一斑。

为了纪念萧伯纳,曾经在皇家宫廷剧院放着有萧伯纳的半身像,但是自从最近剧院翻新修建之后,半身像就不知去向了。如今的皇家宫廷剧院多用来作为推广和培养新剧作家及其作品的平台,举办年度戏剧节和作家计划,鼓励剧种创作,功能上就像中国的企业孵化器。每年自这里诞生的剧作除了在伦敦,还在其余各大城市如纽约、悉尼、多伦多等地方上演,吸引着外来的剧作家进入英国本土,也将英国的剧作家和新作推向国际舞台。来此瞻仰萧伯纳,亦可饱览皇家剧院的浓厚的戏剧气息。

相关专题 名人 文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