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思罗机场候机,总能看到那些20岁出头留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拎着大包小包的免税商品来回穿梭。想想我当年其实也是如此,八竿子够不着的亲戚和毕业后就相忘于江湖的同学纷纷冒出来要你帮点“小忙”,可对于我来说,一方面可以托运的重量有限,化妆品、香水之类压分量的放在里面真心不合算;二来诸如香奈儿之类的大牌商品,即便赶上打折也最多是20%的折扣,比免税店里便宜不了多少,在免税店买还免去了办理退税的麻烦,可谓一举两得。

恰逢英伦范儿这两年在国内大行其道,小清新、小确幸开始占据主流消费市场,一些沙龙级、偏小众的香氛开始走俏于各个“高逼格”朋友圈。这不,今年回国的时候,同机的几个中国学生真的是人手满满一购物袋的Jo Malone(祖· 玛珑),一副不买就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不囤个十几、二十瓶就不够分的架势。原因也很明显,比起物价上了天的天朝,原产国+退税的优势让一瓶香水的价差能达到差不多50%,也就是说国内买两瓶的价格,在这里能买三瓶……
FLORIS香水

Jo Malone自打99年被雅诗兰黛集团收购之后,在业务拓展的道路上大步流星顺风顺水,帝都的三里屯和SKP(原新光天地),魔都的梅龙镇、港汇、来福士等等地方都可以买得到,着实方便了天朝的普罗大众。但当一个小圈子里的私享品变成街知巷闻的大陆货,那一分来自异域的神秘感与稀有感便荡然无存了。我们常说物以稀为贵,打个比方,从我要去西藏,到每天在朋友圈晒走了几万步 ,再到顶礼帝都朝阳区散养着的几十万仁波切,但凡从小清新的“私人定制”变成全民众的“某宝爆款”,逼格都瞬间被拉低有木有?当然我没有贬损Jo Malone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个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品牌还需要进一步接受时间的检验。漂亮的销售额固然是大股东们喜闻乐见的,但只有当热度退去,沉淀下来的才是品牌最有价值的客户,未来发展的走向才会变得清晰。

说回我的伦敦之行。这次托朋友的福,我有幸住在London Marriott Hotel Park Lane伦敦帕克路万豪酒店。酒店位于最繁华的商业街牛津街和帕克路的交界处,出门就是Marble Arch地铁站,我住的房间的窗户正对着马路对面的海德公园,视野相当开阔。最让我感到熟悉和亲切的,是酒店洗浴用品的供应商:FLORIS。后来去皇家咖啡厅酒店喝下午茶的时候,在盥洗室我也看到了FLORIS的身影。

FLORIS品牌故事

今天的主角FLORIS的故事还要从1730年讲起。来自西班牙东部梅诺卡岛的Juan Famenias Floris和他的妻子,在伦敦核心地带的Jermyn Street的89号开了一家主打香水、梳子和剃须用品的店(以下简称“老店”),从此开启了FLORIS品牌近三百年的传奇。直到今天,Jermyn Street上的这家老店依然作为品牌的旗舰店对外开放,并由Floris家族继续经营着。当时,Juan把他研制的第一支香水的配方记录在一个大大的皮革装订的册子里面。此后每研制出一款新的香水,其配方都被记录在这本册子里。三个世纪以来,这本配方一直被Floris家族世世代代精心保存在老店里,并作为创意灵感的来源不断激励着他们推陈出新。

FLORIS香水

到了1820年,FLORIS收到了第一张皇室委任状:为国王乔治四世提供梳子。此后,乔治五世、伊丽莎白一世等数位君主都对这一品牌赞赏有加,FLORIS陆续获得了十多张皇室委任状。到今天,这个历经近三个世纪的老牌,已经伺候了英国皇室八代之久,成为英国的皇室御用香水品牌。目前挂在Jermyn Street老店里的是伊丽莎白二世和查尔斯王子颁发的委任状,两位王者的印章也被特许印刷在FLORIS的产品包装上。

除了皇室贵族,FLORIS也是无数精英客户的心头好。1818年,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妻子、同时也是科幻小说“Frankenstein”(译作“弗兰肯斯坦”或“科学怪人”)的作者玛丽雪莱,因为居住在国外,还写信给她伦敦的朋友,让他专程从FLORIS买两把梳子和一把牙刷寄给她。1934年12月,温斯顿丘吉尔购买了Special No.127和Stephanotis两款香水,这两款香水直到今天依然可以买得到。到了1950年代,FLORIS开始源源不断地收到海外订单。比如1959年12月,玛丽莲梦露就曾订购Rose Geranium这款香水。

注重细节是决定成败的关键,FLORIS所有的产品均使用最优质的香精油及配料,是品味高雅的最好证明。风格严谨内敛的FLORIS也始终坚持在位于老店后面的作坊里手工制香,直到1989年,迫于供不应求的压力Floris家族才终于决定在Devon再设立一家工厂,黛安娜王妃当时亲自去剪了彩。

FLORIS香水

可以说,FLORIS是一个相当善于传承的品牌。除了纪录配方的册子、手工调香的技艺以及屹立不倒的店面,就连现在摆在老店里仍在使用的西班牙红木展示柜,都是从1851年在海德公园举行的轰动世界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上买的,保存完好,沿用至今。所以每到伦敦,我都必定会专程到Jermyn Street 89号的老店里去感受一遍历史的气息,同时把香水、香皂、蜡烛、浴液等全部产品线,统统席卷一遍。

不过说到底,香水还是一种很个人化的东西,是否符合自己的调性一定要亲自试过才知道。我接下来推荐的几款,都是我曾经亲自用过或是赠送给身边的男、女性朋友的,切勿盲从。

FLORIS女香

1. White Rose 白玫瑰
FLORIS香水

创作于19世纪早期,“提灯天使”Florence Nightingale也是这款香水的拥护者。

2. Night Scented Jasmine 月夜茉莉

FLORIS香水

月夜茉莉是Floris先生1806年创作的,灵感源于他在夏季返回地中海梅诺卡岛的家中时,萦绕在清凉晚风中的茉莉香气。

3. Lily Of The Valley 铃兰

FLORIS香水

铃兰是品牌创始人在18世纪研制出的最早的几款香水之一。虽然是一款传统的单一花香香水,但在调制过程中使用了超过250种香精油。

4. Fleur 鸢尾

FLORIS香水

鸢尾是为了庆祝新千年,于2000年5月上市的。这款香水能够让人感觉平静,带给人温暖和慵懒的感觉。

FLORIS男香

1. No. 89

FLORIS香水

诞生于1951年,名字取自老店的门牌号。《007》系列的作者Ian Fleming不仅自己是这款男香的簇拥,还将自己的喜好投射到了他笔下的人物,小说里邦德也用这款香水~

2. Jf

FLORIS香水

是以创始人名字的首字母命名的,创意来源是他家乡梅诺卡岛的蕨类植物。

男女通用

1. Cefiro 微风

FLORIS香水

这瓶香水是整个品牌里我的最爱,而且请相信我,这款香水和日产风度绝没有半毛钱关系。Cefiro这个词其实是西班牙语,意思是微风。Cefiro于2002年问世,带给人的感觉是有如坐在地中海式的庭院里,一阵温暖、轻柔的微风拂过,清新舒畅。

2. Soulle Ámbar 日光与东风

FLORIS香水

还是一款反映Floris家族的老家——地中海梅诺卡岛风情的香水。

3. Special No. 127 特调127号

FLORIS香水

特调127号是1890年专门为俄罗斯大公爵Orloff专门研制的,当时被命名为“Orloff Special”。后来这款香水的配方被记录在祖传的配方册子里,并用它在册子里的页数重新命名为“Special No. 127”。这款香水不仅受到众多男性的欢迎,比如上文提到的丘吉尔,在女性中也有很多追随者,比如Eva Peron贝隆夫人。

4. Lavender 薰衣草

FLORIS香水

虽然我很喜欢薰衣草的味道,可我始终对Tom Ford的Lavender Palm情有独钟,所以唯独没有入手这一瓶,不过还是一款很值得推荐的薰衣草味道的香水。

扯了这么多,购买的欲望差不多调动起来了,剁手、吃土的心理准备也差不多做好了,那么问题来了:去哪买呢?答案是:去英国买啊!

首推FLORIS在伦敦的旗舰店,地址:89 Jermyn Street, St. James’s, London SW1Y 6JH,全天都营业。

FLORIS在伦敦还有一家精品店,地址:147 Ebury Street, Belgravia, London SW1W 9QN,旗舰店里的商品精品店里也都会有,不过这家精品店周日、周一以及Bank Holiday是不营业的(就是这么傲娇)。

Johnlewis官网链接

作者: 蕃薯
简介: 我爱吃蕃薯
相关专题 Floris of London 香水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