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还在英国上学的时候,一次和几个同学聊天时,我说我想去伦敦西区看一场音乐剧演出,其中一个山东男生立即送了我四个字“附庸风雅”外加一个一般疑问句:“你是不是GAY?”

转眼间我也回国差不多三年了,前些日子偶然读到一条新闻,1月10日在北京天桥剧院上演了为期8周,共64场的音乐剧《剧院魅影》落下帷幕,该剧创造了北京音乐剧演出史上连续演出场次的新纪录,并创造了7300万的票房奇迹,这个数字,是2014年北京全部音乐剧票房总和的2倍。我想,今时今日如果我再说我想去看一出音乐剧,应该不会得到那样大惊小怪的反应了吧。

其实早在12年前,《剧院魅影》就在上海演了百场,13年时又演了8周。喝咖啡不见得比吃大蒜高雅,但是长期接受海派文化浸润的上海人民与音乐剧这类舶来品实现无缝对接显然要容易得多。

p67402_1

音乐剧(英文为Musical Theatre,简称Musicals)早前也被译为歌舞剧,因而有很多国人把歌舞剧和歌剧(Opera)混为一谈。简单来说,首先,歌舞剧比歌剧多了一个“舞”字,所以舞蹈在音乐剧中所占的比重要高于歌剧;音乐方面,音乐剧里经常会出现流行音乐,并选择流行音乐的乐器进行伴奏,演员也不一定非要用美声的唱法进行演绎;再有就是音乐剧里可以容许出现没有音乐伴奏的对白,这一点在歌剧中几乎见不到。

说到音乐剧,大家最先想到的也许是百老汇,而历史上第一部音乐剧《乞丐的歌剧》却是首演于1728年的伦敦,直到1866年,美国才有了自己的第一部音乐剧《黑魔鬼》。自20世纪20年代起,百老汇音乐剧迅速开始崛起,在5、60年代达到全盛时期,诞生了许多名家名作,如《俄克拉荷马》《音乐之声》《西区故事》,此后百老汇陆续推出了一系列风格迥异的音乐剧,如《油脂》、《平步青云》、《芝加哥》、《安妮》、《美女与野兽》、《狮子王》、《Q大道》、《摩门之书》等,受到了广泛的喜爱。

而音乐剧的发源地英国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自60年代起奋起直追,形成了百老汇之外的另一个音乐剧中心——伦敦西区(London’s West End)。伦敦共有大约100个剧院(详情请戳:英国剧院导航),我们所说的西区剧院特指由伦敦剧院协会(The Society of London Theatre)的会员管理、拥有或使用的49个剧院。这49个剧院除了金融城的巴比肯中心、摄政公园的露天剧院以及南岸的国家剧院、老维克剧院和莎士比亚环球剧院,其余大多数集中在Shaftsbury和Haymarket两个街区,这个方圆不足一平方英里的区域就被称作West End。

Cameron Mackintosh卡梅隆麦金托什

歌剧魅影

提到伦敦西区,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这个人。上文提到的《剧院魅影》,与《猫》《悲惨世界》《西贡小姐》被许多国内的音乐剧爱好者称为“世界四大音乐剧”,其实原始的说法是“the Big Four of Cameron Mackintosh”,卡梅隆麦金托什的四大名剧。卡梅隆是当今西区,乃至全球最成功、最有影响力的音乐剧制作人,上面所说的这“四大”都诞生于伦敦,并且都是由卡梅隆一手打造,不仅在伦敦西区战果累累,更是在随后百老汇的征途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比如《剧院魅影》,它是百老汇史上最长寿的演出,在2012年2月11日成为百老汇第一个演出场次过万的音乐剧;伦敦西区史上第二长寿的音乐剧,仅次于《悲惨世界》;伦敦西区史上所有演出中第三长寿,排在《悲惨世界》和《捕鼠器》之后。截至2011年,观众总人数超过1亿3千万,在27个国家的145个地区上演。《剧院魅影》还是史上票房收入最高的音乐剧,目测总收入已突破60亿美金。

虽然接连错过了上海和北京的巡演,但我今年年初还是有幸在《剧院魅影》的首演剧院Her Majesty’s Theatre(姑且翻译成女王陛下的剧院吧)体验了一把最原汁原味的“剧院魅影”。1986年10月9号,还没有成为“月光女神”的莎拉布莱曼就是在这里和当时的“魅影”迈克尔克劳福德一同为观众献上了一出精彩绝伦的剧目,二人的事业也从此平步青云,一发不可收拾。

目前饰演“魅影”的是John Owen-Jones

John Owen Jones

此君有多牛逼呢?他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担任音乐剧《悲惨世界》中主人公Jean Valjean(冉阿让)的男演员,于26岁时获得该角色(注:并不是Emergency Cover或者Swing的身份,而是长期担任)。这在人才济济竞争异常激烈的伦敦西区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他还是伦敦西区担任“魅影”一角时间最长的男演员。更牛逼的是,常年在《悲惨世界》和《剧院魅影》两个剧组霸占男主角的此君竟然一天声乐课都没上过……这不,今年三月份他就又要去百老汇继续当冉阿让了,伦敦的《剧院魅影》演到一月份就结束了,所以我算是赶上了末班车,得以亲临现场膜拜大神。

从Piccadilly Circus地铁站出来步行大约5、6分钟就到了位于Haymarket 57号的Her Majesty’s Theatre。演出正式开始是在晚上七点半,六点四十五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招呼大家检票入场了。进门后持Stalls和Royal Circle位置的票的从左手边下楼,正式开演时坐在剧院正厅的位置;持Grand Circle和Balcony的票则从右手边上楼,因为这些票所对应的位置在楼上。难得来一次的我咬咬牙买了最贵的Stalls正中间位置的票,碰上打折所以原价100多镑的票只花了70多镑,尤其是和国内《剧院魅影》的最高价1380元比起来,真是相当划算了。早到的观众上(下)楼后还要在演出大厅门口的休息区等一会儿才能进去,休息区提供零食、饮料和酒,并且允许带入场地里。

剧院

进场坐下之后,感觉老式的座位前后的空间还是比较有限的,如果想要去到中间的位子,边上的人全要起身让出来才有空间进去。红色的座椅和地毯配以金色的墙壁装饰,在黄色的灯光映衬下,乍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庄严与华贵的气息。正巧故事也发生在1870年代,一个金碧辉煌,华丽异常的时代,由此看来,Her Majesty’s Theatre确实是本剧的不二之选。舞台正前方下沉的区域里,不时响起乐师们调试乐器的声响。真心不是很大的舞台上,苫布包裹着全剧的明星道具:水晶吊灯,为待会儿的惊艳众人蓄势待发。其实整间剧院也不是很大,正是这样才能保证即使是坐在最后一排的人也能看清舞台上究竟在发生什么,坐在前排的观众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演员的眼神和表情。过道上,会有穿着红马甲白衬衫的工作人员非常尽责的吆喝着向观众兜售场刊、CD以及面具等纪念品,还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引路、答疑并阻止观众拍摄场内布景。随着广播里通知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灯光逐渐熄灭,演出正式开始了。

《剧院魅影》的故事情节相信很多人都很熟悉,即便没看过我也不在此剧透究竟演了些什么,有兴趣的话可以百度一下《剧院魅影》25周年纪念演出,舞台场景恢宏,表演美轮美奂,绝对是视觉和听觉的双重震撼。

这部戏还有04年的电影版,但我并不是很推荐。和其他很多从剧场搬上大银幕的剧目一样,我都更加推崇现场版。电影虽然可以通过实景的拍摄和镜头的剪接,将最完整的画面展现在观众面前,却少了一分留给观众自行脑补的空间。演出就不一样,在有限的空间内通过场景的调度,配以音乐和舞蹈来传达一些语言所无法表达的强烈的情感,靠的是观众发挥自己的想象,来让一切合理化,这背后凝聚着创作人员的不尽巧思与现场人员的默契配合。在音乐剧中,时空可以被压缩或放大,男女主角可以在一首歌里迅速完成从相识到热恋的全部过程还不让人觉得突兀;但是如此蒙太奇的表现手法在更讲究写实的电影里恐怕就不管用了。

另外,虽然没有固定的标准,但大多数音乐剧的长度都介乎两到三小时之间,通常分为两幕,即便有中场休息,整场下来对主角的体力和嗓子要求还是很高的,长期驻扎的巡演更是容不得半点差错,这一点也确实是电影演员比不了的。

也许对于多数国人来说,去看一场音乐剧还是需要在朋友圈晒票根的“高大上”活动,可对于英国人民来说,看演出和看电影一样稀松平常。14年恰逢《西贡小姐》上映25周年,伦敦西区复排了这出经典剧目。年底的时候,我专程到伦敦的Prince Edward Theatre爱德华王子剧院观看了这部剧。当时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满头银发的老夫妻。中场休息的时候,老先生问我:“你觉得这场演出如何?”我说:“非常棒,而且新女主角的声音和原版的Lea Salonga极其相似。”听我这么一说,老太太也凑过来说:“是啊!当年这部剧首演的时候我们俩就去看了。Lea很出色,(现在)这个小女孩和她一样优秀!”然后我们就聊了起来,两位老人告诉我,自两人相识起,到西区看演出就是他们最爱的消遣方式之一,直到现在,他们还保持着每个月来看一场的习惯。有写演出看了多次难道不会腻吗?他们的回答是,这些演出常演常新,虽然唱段是一样的,可是不同的卡司阵容,不同的编排,不同的场景设置,每一次都会有惊喜啊!何况谁的播放列表里面还没有几首百听不厌的老歌呢?

p157630-3

在伦敦的剧院里,我见过皮草傍身钻石绕颈自带光源亮瞎我18K钛合金狗眼的贵妇,也见过拎着大大小小NIKE、Adidas的纸袋一副刚采购完毕就风风火火闯进来的年轻人。经济实力允许可以买最好的位子,经济实力一般也可以选择往后面一点坐,演出带来的震撼与享受真心差不了很多。所以西区的剧院是向每个人敞开的,即便是在这个互联网高度发达,随便哪出剧都能在网络上找到高清视频的今天,到西区去享受一场高质量的现场演出依然是伦敦人民的共同选择,无关身份地位,无关年龄长幼,因为丰富的文化生活已经和吃饭睡觉一样,成为了他们生活中一件最平常、最普通的日用品。

相比较演出市场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伦敦西区,几年才能盼得一场经典音乐剧的大陆观众,何时才能迎来下一次惊喜呢?

《西贡小姐》算得上是“四大”里面名气最弱的一个,也是“四大”里唯一一个因为种种不得而知的原因没有在大陆公演过的。《西贡小姐》是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的现代改编版,故事始于越战结束,美军撤走之前,讲述了美国大兵克里斯(Kris)和痴情的越南妓女金(Kim)之间的爱恨纠葛,故事套路和《蝴蝶夫人》如出一辙,故事结局哀婉动人。

89年首演时扮演金的女孩名叫Lea Salonga,是一名菲律宾演员。她被卡梅隆发掘后带到伦敦主演了这部剧,然后一炮而红,顺利拿下了当年英国戏剧最高奖Laurence Oliver Award劳伦斯奥利弗奖最佳女主角。91年,Lea又随剧组出征百老汇,又横扫了包括美国戏剧最高奖Tony Award托尼奖在内的各大奖项的最佳女主角,一时风头无两。

据说当年为了配合剧中的情景,剧组架设了一台真正的直升机在剧场里,用心的程度可见一斑。可惜《西贡小姐》是“四大”里唯一一部没有出DVD的,因此在网上是无法看到这部戏的全貌的。不过原版卡司的音乐原声倒是比较容易找到,相信每一位听众都会被Lea充满感情的演绎和清澈非凡的嗓音所征服。

Lea后来还出演过《悲惨世界》10周年纪念音乐会,扮演的角色是Eponine艾潘妮,展现了和《西贡小姐》中的金截然不同的形象。不光是Lea,这场演出汇集了当时最优秀、最有名的音乐剧演员,号称“梦幻卡司”,被无数音乐剧粉丝奉为经典中的经典。个人觉得这场演出中演员的唱功甩出12年电影版的好几条街,我强烈推荐给大家。

推荐文章:伦敦西区上座率最高的10部音乐剧

原文来自微信号(thomas_bond)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