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标榜但又格外重视天伦之乐的强烈的家庭观念,使得节日期间的英国显得格外无聊,空无一人的街道,偃旗息鼓的商店,几乎所有的小镇都是一副末世鬼城的氛围。只有伦敦的街头还是会有很多游客;海德公园里的园游会也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伦敦眼下面还是会里三层外三层的排着等待登上全球最大摩天轮一览伦敦全貌的人们;Selfridges和Harrods除了圣诞节当天和元旦的上午,其余时间也还是会照常开放供大家挤破脑袋买买买;即便半夜肚子饿了也还是有我们不眠不休的华人们在唐人街随时恭候前来饮茶宵夜,一切看上去和平时别无二致,甚至可能更热闹了也说不定。

我自己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次回到伦敦跨年,不论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不论前一晚有没有狂欢,新年的第一天我都想舒舒服服睡到自然醒,用一份好心情点亮接下来的这整整一年。接着磨磨蹭蹭去吃个Brunch,出去漫无目的暴走一圈,然后去提前订好的酒店喝Low tea,反正对于无所事事的我来说也没什么其他地方好去。

下午茶

Fun fact,下午茶确实分为low tea和high tea两种,而悠闲的贵族或上层社会食用的是low tea,low tea一般指午饭后、离午饭时间不远的下午茶,茶点一般是三明治、小煎饼;劳工阶层食用的才是high tea,high tea一般指晚饭前的茶点 ,多以肉食为主。这里的low与high指的是座位的高低,坐得比较low才能舒舒服服的享用茶点;坐得high一些才好随时起来干活。所以每每有人兴高采烈的跟我说又去柏悦或者洲际喝high tea了,我都会默默奉上一个“你low你先high”的微笑。

关于英国的茶文化小知识

1. 1662年,查理二世迎娶了葡萄牙布拉干萨王朝的凯瑟琳公主,公主随嫁妆带来了一小箱茶叶,并开始在宫中以茶待客,饮茶的习惯自此进入英国。

2. 红茶传进欧洲时,由于是遥远东方来的珍品,“喝茶”还只是上流社会的专属享受。18世纪中期以后,茶才真正进入一般平民的生活。

3. 1840年,第七世贝德福德公爵夫人安娜·玛利亚·罗素发现自己每天下午4点都会饿,而当时时兴的晚餐时间是晚上8点。于是安娜吩咐仆人在下午4点备好一个盛有黄油、面包以及蛋糕的茶盘果腹。后来她开始邀请其他知心好友同享惬意的午后时光及精致茶点。一时间,下午茶在贵族社交圈内蔚然成风。

4. 1865年6月10日,传统英式下午茶服务的诞生地——伦敦朗廷酒店隆重开业,当时的王室后裔,威尔士王子(后来成为爱德华四世)亲自主持酒店的揭幕仪式。酒店开业之初即于酒店主餐厅(Salle A Manger)以1先令6便士推出豪华英式下午茶。初期的下午茶在餐牌上称为“Teas, Plain”,除了一杯讲究的香茶外,酒店还供应蛋糕、糖果、面包配牛油等茶点。

英国贵族赋予红茶以优雅的形象及丰富华美的品饮方式。下午茶更被视为社交的入门,时尚的象征,是英国人招待朋友开办沙龙的最佳形式。在维多利亚时代,男士是着燕尾服,女士则着长袍。每年在白金汉宫的正式下午茶会,男性来宾则仍着燕尾服,戴高帽及手持雨伞;女性则穿白天洋装,且一定要戴帽子。

时至今日,虽然已经不需要大动干戈的准备燕尾服和长袍,牛仔裤、运动鞋也依然不是合适的参加low tea的穿着。对于去旅行而不是去走秀的普通游客来说,一身休闲西装与休闲皮鞋即可,领带、口袋巾什么的可以依个人喜好而定。

传统的英式下午茶的点心是用三层点心瓷盘装盛,第一层放三明治、第二层放传统英式点心Scone、第三层则放蛋糕及水果塔;由下往上开回吃。现在国内的Annvita、Alfie’s之类餐厅提供的都是这种传统的英式下午茶。而我在伦敦的两次体验却和这种一口气把三层食物直接端上来的吃法不尽相同,待我慢慢道来。

The Langham——伦敦朗廷酒店

去年新年我去的就是上文提到的The Langham——伦敦朗廷酒店。酒店的对面就是BBC的大楼,1940年代酒店的部分区域更是被BBC先后承租用作储藏室、办公室和录音室。1965年BBC收购了朗廷酒店,之后,酒店的宴会厅一度成为BBC 的俱乐部,BBC 将图书馆、酒吧等搬进这里。1980 年代大楼易主之后,这里重新被改造成为豪华酒店。

伦敦朗廷酒店

这家酒店有多牛逼呢?它是欧洲第一家Grand Hotel,即豪华酒店。究竟是什么样的配置才能称得上是豪华酒店呢?历时15个月,耗资300,000英镑,欧洲历史上第一家有十层楼高的酒店。酒店使用的是意大利的工艺和设计,以石膏雕饰天花板,以复杂的马赛克铺设地面,配以白金和天然宝石点缀。酒店的公共区域则铺设了15,000尺的波斯挂毯和手绘墙纸,并且大量使用了大理石和丝绸作为装饰。同时,为了迎合当时的时尚,酒店走廊宽度特别设计成足够“两位女士撑裙并肩通过”。

在1890年代,酒店安装了一种新的设备叫做电话。当时电话局甚至将整个伦敦朗廷酒店所在区域内的电话命名为“朗廷”,并且提供为朗廷酒店配设一个不少于20条线的专门号码:20809。

狂拽酷炫屌炸天了是不是?不仅如此,伦敦朗廷酒店还是首家安装使用了液压式“升降机”的酒店——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电梯。酒店还在每个房间安置了抽水马桶和靠水循环冷热系统来送冷风和热风的“空调”,是欧洲首家向客房提供冷热自来水的酒店。在酒店开业后的1879年又率先为每间客房安装了电灯。这样一种史无前例的规模,在维多利亚时期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酒店的另一看点是泳池。也许你会想,泳池能有多特别?伦敦朗廷酒店的泳池就是那么独一无二,因为它的前生是巴克莱银行的金库。在金库里游泳?你没看错,装满水之前,这里曾经装过黄金。金库原先是巴克莱银行的一部分,2000年被酒店改造成为泳池。金库泳池非常照顾儿童,专门设有儿童时段。带家人一同出行的客人可来此做“金库亲子游”。

独一无二的伦敦朗廷酒店也一直受到无数绅士名流的青睐。威尔士王子对朗廷的持续光顾,引领了当时王室和政界首脑参观入住的风潮。国王路易斯拿破仑三世在他被流放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朗廷度过的。从维多利亚女皇、前首相丘吉尔以及知名作家马克吐温,到戴安娜王妃、影星李察吉尔,都是伦敦朗廷的座上宾。1991年,戴安娜王妃成了朗廷酒店的常客,甚至将朗廷酒店列为体验时尚伦敦的必到之处。

说了这么多朗廷的故事,让我们回到下午茶上来。朗廷的下午茶安排在Palm Court,从大门进去,正对着的就是Palm Court。穿过一道十分精致的手工艺铁门,水晶吊灯在迷人的镜面墙壁上投射下星光点点,在柔美的钢琴声中西装革履或是身着套装的服务员会招待你就坐,奉上餐单并进行细致地讲解。这里有一个算是tricky的地方,服务员往往会在一开始问要不要先给您上一杯香槟,如果没什么经验而又没有事先做好功课就给出肯定的回答,看到账单的时候往往会感到无比困惑:因为一套最普通的朗廷下午茶是49英镑,而你的账单很有可能变成了59、64或者75英镑,原因就在于多了这一小杯香槟(以上价格均不含服务费)。

The Langham Afternoon Tea

初来乍到的我选择的就是最普通但又最经典的The Langham Afternoon Tea with Wedgwood。顾名思义,朗廷下午茶配英国皇室御用瓷器提供商Wedgwood的茶具,一切都必须是英伦范。整个套餐中唯一有的选的就是茶叶,我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有“茶中香槟”之称的他家自调的The Langham Blend,隐约记得是第一茬的大吉岭加第二茬的阿萨姆,喝起来还有柑橘的香气。

伦敦朗廷酒店下午茶

选择完毕之后,首先上了一小杯Lemon Posset柠檬乳酪,精致又开胃。没过多久,服务员就把泡好的The Langham Blend端上来了。不懂品茶的我断然不敢随随便便评价茶的好坏,而且东西方茶文化的巨大悬殊也注定了很多比较是没有意义的。我只能说确实是一种很新鲜的味道,香气馥郁,淡淡的柑橘味又使得佐以糖和奶的这道茶不至于太腻。更令人满意的是服务员的眼力劲,每人都会全程负责固定的几桌,喝完一杯不用自己动手,服务员很快就会上前帮你续上;一壶喝完不要紧,会立即为你更换茶叶重新沏泡。很多人都误以为英国人只喝茶包,事实是重要的场合或者有空的话,他们一样会优先选择优质的散装茶叶。

接下来,服务员会端着一个大大的餐盘,里面盛放着五种不同的Finger Sandwiches小三明治:有烟熏三文鱼配鳄梨与芥末;有胡椒牛肉配卷心菜;有咖喱虾仁配番茄与西洋菜;喜欢吃素的可以选择黄瓜配香葱与芝士;还有一种是……额……我忘了……一般来说没有什么忌口的话,服务员会一种一个放在你自己的瓷盘中让你全都品尝一下,反正每个夜都不大。差不多吃完的时候,服务员会端着大餐盘再来一轮,询问客人还想再多尝尝哪几个,这种无限量“续杯”的模式当时还真是把我镇住了……

传统意义上的最下面一层吃完后,传统英式点心Scones司康饼就登场了。延续了之前的豪迈,服务员直接给每桌都上了满满一竹篮新鲜烤制的司康饼,配的是产自本土德文郡的凝脂奶油与草莓酱,胃口不怎么大的我两块下肚之后就已经感觉很饱了。但我不得不说,司康饼确实是现烤出来的最好吃,放冷掉的没有这么松软,也闻不到这种热腾腾的香气。再给不熟悉英国的读者科普一下,司康饼的吃法是先涂果酱、再涂奶油,吃完一口、再涂下一口。

伦敦朗廷酒店下午茶

在吃下一道之前,服务员不会来询问是否要“续杯”而是会问要不要撤走司康饼,毕竟这么一篮子如果不是穷凶极饿的人应该是吃不完的。最后上的是五个极其精美的甜点,也就是传统的英式下午茶中最上面的那一层。不论是巧克力慕斯还是海绵蛋糕抑或肉桂饼干,卖相都极尽美好,味道都甜到哀伤……即便我能做到通篇对英伦文化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但我始终无法理解英国人对甜点一定要甜到极致的这种执念。何况吃到此时,我的胃里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容纳这么多糖分,虽然这些甜点同样是可以“续杯”的,但我每个都简单尝了一小口后就放下了。臣妾真心吃不动啊……

总体来说,49镑每人(不含服务费)虽不便宜,优质过硬的服务、交口称赞的味道与老牌豪华酒店的历史底蕴也绝对对得起这样的价格了,毕竟这里是把传统英式下午茶发扬光大的发源地啊!如果是初次品尝下午茶而且想要追求原汁原味的话,我第一个就会推荐伦敦朗廷酒店。

Hotel Café Royal——皇家咖啡厅酒店

今年新年我选择的是同样于1865年正式对外营业的Hotel Café Royal——皇家咖啡厅酒店。这家酒店的故事也颇具传奇。1863年,一个名叫Daniel Nicholas Thévenon的法国酒商为了躲避巴黎的债权人,和他的妻子躲到了英格兰。这个男人随后化名为Daniel Nicols,并在几年之内成功的在伦敦摄政街68号开了这家Café Royal。凭借着酒商出身的老本行,到了19世纪末期,Café Royal因有着全世界最牛逼的酒窖而闻名于世,成为了伦敦的地标性建筑,Daniel一家也从破产一跃走上人生巅峰~

Hotel Café Royal 相比较伦敦朗廷酒店,皇家咖啡厅酒店的地理位置很明显更胜一筹。西接优雅高贵的梅菲尔区(Mayfair),东临极具创意活力四射的苏活区(Soho),酒店自身位于摄政街(Regent Street),距离唐人街(China Town)、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议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和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有不到1英里(1.6公里)的距离。邦德街(Bond Street)、牛津街(Oxford Street)和萨维尔“裁缝街”(Savile Row)均距离酒店只有短短6分钟步行路程。

提供下午茶的是酒店的Oscar Wilde Bar——奥斯卡王尔德酒吧。虽然是叫做“Bar”,但我觉得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小型宴会厅,早在1865年创立之时,Oscar Wilde Bar还叫Grill Room,即酒店餐厅。经过一番精心地复原,这里现如今忠实重现了路易十六时期富丽堂皇的装修风格,着实无愧“Royal”的盛名。虽然已经更名,单玻璃上依然写着“GRILL ROOM 1865”。

还有这个绕不开的名字,就是唯美主义的代表人物,英国最伟大的作家与艺术家之一:奥斯卡王尔德。据说,王尔德曾经常在现在的Oscar Wilde Bar用餐,并就是在这间餐厅邂逅了他的毕生挚爱——美少年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Lord Alfred Douglas;昵称“波西(Bosie)”)。时值1892年,年仅22岁的波西连读了14遍王尔德的《道林·格雷的画像》后,经人引介拜见了王尔德,随后王尔德与他很快发展了感情。波西脾气暴躁、骄横自私、挥金如土,而两人热恋的两年间王尔德不仅抛家弃子,也没写出任何作品。1895年,昆斯贝理侯爵发现了儿子与王尔德交往,公然斥责王尔德是一个sodomite(同性恋代名词)。幼稚和冲动的波西让王尔德立刻上诉,告侯爵败坏他的名誉。结果王尔德上诉失败,更被反告曾“与其他男性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committing acts of gross indecency with other male persons)。根据当时英国苛刻的刑事法修正案第11部分,王尔德被判有罪,在瑞丁和本顿维尔监狱服了两年苦役。王尔德服苦役的两年,波西无影无踪,饶是如此,王尔德在狱中写下诗作《瑞丁监狱之歌》和长篇“情书”《自深深处》。出狱后,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王尔德曾尝试与夫人复合,但波西主动跟他见面,并表明想与王尔德重新开始,最后王尔德还是选择了波西。1898年王尔德与波西同游意大利,但最后两人仍分手,因为出狱后的王尔德风光不再,波西也开始明白王尔德已不再是那个已婚且人人敬羡的成功人士。仅管他们曾经相爱,腻在一起聊到天南地北,但是任性的波西早前就曾对王尔德说过:“如果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尔德,那一切都不再有趣。”1900年11月30日,潦倒的王尔德因脑膜炎于巴黎的阿尔萨斯旅馆(Alsace)去世,终年46岁,死时只有两个朋友陪在他身边。王尔德去世后,波西也被长期的精神问题所困扰。

故事的结局虽然令人唏嘘,但王尔德最美好的回忆都留在了Café Royal,曾经的Grill Room见证了他至死不渝的爱情。除了王尔德,奥博利.比亚兹莱,亚瑟柯南道尔,萧伯纳,叶芝,惠斯勒等大文豪和艺术家都是这间餐厅的常客;杰出人物如温斯顿丘吉尔,奥古斯都约翰,D H 劳伦斯,弗吉尼亚伍尔夫和雅各伯爱泼斯坦在这里也经常可以见到。

到了二十世纪中期,Café Royal继续散发着无穷的吸引力:从曾经与玛丽莲梦露齐名的好莱坞性感女星碧姬芭铎,到伊丽莎白泰勒和李察伯顿的浪漫约会;从爵士音乐的灵魂人物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再到拳王穆罕默德阿里,各界名人的频繁光顾简直成了每日的例行公事。

关于奥斯卡王尔德酒吧还有一位不得不提的巨星,就是不久前刚刚离世的David Bowie。1973年,就是在这间举世闻名的酒吧,他举办了一个被称作“最后的晚餐”的party,从此正式告别了他演艺生涯最辉煌、最成功的角色:Ziggy Stardust。当晚可谓群星云集,当时最重要的摇滚巨星Mick Jagger,Lou Reed等人悉数到场,为这间酒吧的传奇又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相信,每一个历史悠久的酒店都会有讲不完的故事,所以当我走近这个金碧辉煌的房间时,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餐具有多精致,食物有多美味,我是带着一种对无穷智慧的向往和多元文化的崇敬前来膜拜的。

Oscar Wilde Bar下午茶

因为有了朗廷的珠玉在先,此番点单、就餐我都更加轻车熟路,而Oscar Wilde Bar的上菜路数竟也和朗廷如出一辙:都是原本三层的茶点分三批依次奉上,种类繁多绝对管饱;不同的是这次没有“续杯”一说,吃完就直接撤走了,自助餐小能手们恐怕要不开心了。

Hotel Café Royal下午茶

对于Oscar Wilde Bar的食物,我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确实很好吃,但具体吃了什么又有些恍惚,感觉和朗廷的差不多,大概是因为我志不在此吧。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茶,长长的茶单目测要比朗廷提供的种类更加丰富,但既然来了自然要选择他家自创的招牌Oscar,选用的是很正宗的正山小种红茶,闻上去有很重的烟熏味,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吃烟熏三文鱼,但喝起来口感极佳,能感到一股暖意夹杂着一丝秋天的果实的香气在身体里流动。

酒吧的经理也相当nice,会亲自到每一桌问候、交流,并认真回答每一个关于酒吧的问题。每隔一个小时,她都会通过摇铃铛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欢迎大家的到来,并讲述一小段酒吧的历史,让整个就餐经历变的更加有意思了。

Hotel Café Royal下午茶

Oscar Wilde Bar下午茶的起价是每人42英镑(不含服务费),如果选择添加一杯香槟的话依照不同种类依次加价,最贵的香槟王+下午茶要95英镑每人(不含服务费)……就伦敦的五星级酒店而言,Café Royal算是良心价了,除却极其便利的地理位置,光是这无数背后的故事就足以令来自世界各地的朝圣者心潮澎湃趋之若鹜了。要问我的感受,也就一个字:值!

放眼全英国,除了伦敦其他地方有名的下午茶餐厅依旧数不胜数:约克的Betty’s,巴斯的The Pump Room,格拉斯哥的The Willow tea rooms……这要是数下去估计我得专门为此写本书了。有些人觉得这些餐厅都大同小异,也有人觉得每一家餐厅都各具特色,在这“没意思”和“有意思”之间,不变的是餐厅,有差别的无非是心态。喜欢挑毛病的总能在鸡蛋里找出骨头;心态积极乐观的即便是微小的细节中也能发掘出确实的幸福。这些令我深深为之着迷的人物和历史,也大可因一句“跟我有什么关系”而瞬间一文不值。码了这么多字,是因为对我来说,能够去到不同的酒店品鉴下午茶,并且探寻一些背后的故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希望我的幸福、我的收获,可以与你分享。

更多英国著名下午茶地推荐请点击:哈罗德百货英式下午茶格拉斯哥下午茶好去处伦敦英式下午茶推荐来约克,叹一杯精致的英式下午茶

原文来自微信号(thomas_bond)

相关专题 London Hotel | 伦敦酒店 Regent Street | 摄政街 Bond Street | 邦德街 Afternoon Tea | 英式下午茶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