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念真说:“回忆是奇美的,因为有微笑的抚慰,也有泪水的滋润。生命里某些当时充满怨忿的曲折,在后来好像都成了一种能量和养分,因为若非这些曲折,好像就不会在人生的岔路上遇见别人可能求之亦不得见的人与事;而这些人、那些事在经过时间的筛滤之后,几乎都只剩下笑与泪与感动和温暖,曾经的怨与恨与屈辱和不满彷佛都已云消雾散。”——题记
云南洱海
无数次说,无数次承诺,找个时间,去赴这趟云南之约。但是竟然一说说了4年。提交离职申请的时候,便同时订了昆明的机票。这一次,一定不爽约。
一开始计划去雨崩的。他听说雨崩是一座半开发的山,还挺危险的,便一直很担心很担心。帮我准备登山鞋、速干衣、速干裤……还一直嘱咐我,在路上要注意安全等等。我还笑他大惊小怪。他只是不放心我一个人而已。突然觉得,抛下他,一个人去旅行,好像变得不那么美好。

我是不是太随意了点?

后来由于天气原因,改了行程。他才略微放了心。

约定的日子终于到了。拖着行李,上了飞机。

期待,一场春暖花开的盛宴。

到了昆明,在下雨,有些冷,坐在售票厅里等着霜的到来。她变了,又似乎没有变。看着她走来的时候,心里有一阵恍惚,也有一些错觉。11年前的我们,能猜想得到,我们会在这里吗?11年前的我们,能想象得到,我们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吗?她在昆明开客栈,而我竟在广州,停驻下来。

11年前的那些时候,天空很蓝,宿舍楼下电话亭旁的那棵树很绿,而我们的日子却都太过于苍白。忙于升学的压力,我们压抑着,不安着,沮丧着。忘记我们是从何时起,变成非常要好的朋友。但相同的兴趣爱好,让我们变得无话不谈。好像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上体育课,我们便拉着手,绕着操场,一人一只耳塞,听着朴树的歌,一圈一圈地走。

走着,走着,我们就长大了。

尔后,她去了北京。我留在了四川。尔后,她去了云南。我去了广州。

云南之行,正式开始了。

第一站,昆明。谷雨客栈。这是霜开的客栈。开客栈的时候,她顶着好大的压力。但是,她说她想做一件关于“生活家”的事件。于是,就去做了。一直觉得,她是一个蛮理想化的孩子。在理想的世界里不断地耕耘着,打理着,痛并快乐着。
云南
我远远没有她勇敢。

她的生活是在屋顶种麦子;我的生活是在超市买面粉。

所以,我常说,她过的是我理想中的另一半生活。我听她说说便好。

好吧,我承认我的胆小和世俗。

昆明呆的时间不多,去了一趟附近的大学(云大么?我忘记了。)反正看到了小松鼠。然后去了霜平日爱逛的书店,还淘到一张村上春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碟片。晚上去火车南站(是叫这个名么?)的特色餐厅吃了一顿大餐,印象最深的就是油条了。那货好吃得真好意思叫油条?!尔后便去赶火车了。下着雨,顶着风,冷得瑟瑟的。不是说昆明四季如春么?为什么我后悔自己没有带羽绒服?
云南
在火车上看吴念真的《这些人那些事》,简单的文字温暖了一路。我们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擦拭我们的心灵,拂动内心的灰尘,然后再次纯净如初。

第二天清晨,到达第二站,大理。

先住进事先预定好的客栈——懒人回家。真心舒服呀。木质阁楼,温暖灯光,在古镇的尽头。安静地,迎接着太阳的光束。放好行李,稍做休息,我们便去租车。今天的行程是第三站,骑车去喜洲,看另一个老同学——婷婷。自打高中毕业,我们貌似就没有见过面了吧?时间过得也忒快了点吧!

一路上,我们骑着单车,享受着苍山脚下的田园风光。稻谷正熟,金黄了一片。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田园风光了。我们那里是丘陵,所以还第一次见到这种一望无际的黄。美到不可胜收。
云南
到了喜洲,看到婷婷,以为会陌生,其实一见面,熟悉感就回来了。一直在想,时间真是一件有趣的东西。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它会把你变成什么样?

由于时间关系,很快,我们又骑着车回到了大理古镇。跟婷婷约好,第二天去双廊。

第四站,双廊。主要是看洱海。一路上,老谢就不断地说,天气不好,天气不好。如果没有云,就可以看到更美的洱海了。但是,我已觉满足。只要不下雨便好。在云南看云海,不也是一件美事么?

况且,云南的云,真的很美呀!

彩云之巅,人家不是瞎说的!

从双廊回来的车上,看到高中群里发的一条消息,还有蜀哥的留言。他问我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参加某个人的婚礼?霜说,其实他曾经也来云南旅游过,还来找过她。带着他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霜只是一直未跟我说,因为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淡淡地笑了笑。

时间,就跟这美景一样,可以让你忘记一切。

包括,曾经的爱与被爱。

感谢曾经一路相伴。

祝福你们。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继续看QQ上的留言和消息。弹了一下他,然后问他在干嘛。他答,辛勤劳动,赚钱供媳妇儿旅游!

笑了笑。

这是我此刻拥有的幸福。

爱和被爱,一直都在。

回到大理古镇,时间还早。继续在连续吃了好几天的小馆子里吃了一碗米线(天啊,我是有多么热爱这家的米线!不过,真的很美味呀!)然后便继续逛古镇。从这头逛到那头;再从那头逛到这头。特地给他买了梅子酒。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把他当酒鬼对待,无论去到哪里,都会给他买那里的特色酒。突然想到,这次回家,什么都没带,倒是给他带了两瓶我妈自己酿的葡萄酒。哈!
云南大理

彩云之南:赴一场久违的盛宴(二)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