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方舞台究竟是什么,要付出一生的光阴来读解?他们因为舞台而相爱,却也因舞台所赋予他们的名声、欲望和罪恶而黯然分开。而今,那些苍茫的往事都已远去,老维克剧院(The Old Vic)依旧矗立在泰晤士河的南岸,借着莎士比亚的故事,静静诉说着那些永无法释怀的爱和不能磨灭的伤。

凯文·史派西的老维克剧院

凯文 ·史派西(Kevin Spacey)在凭借《美国丽人》和《非常嫌疑犯》手捧过两次奥斯卡小金人之后回归戏剧舞台,担当老维克剧院的艺术总监,由他领衔主演的《理查三世》于 2011年 11月 11日开始在国家大剧院与中国观众见面。这个有着深深的黑眼睛、仿佛怎么望也望不到尽头的男人,将奉献给我们一个怎样的《理查三世》?

老维克剧院剧照

萧伯纳曾经评价莎士比亚的戏剧时说:“莎士比亚戏剧里故事发生的地理背景都是极富有浪漫色彩的。”这话也许适用于朱丽叶的小城维洛那或者是克莱奥佩特拉的尼罗河,但是,可真不适用于老维克。如果剧院也像人一样讲究出身的话,那么,老维克的开篇可真不怎么样。它孤零零地坐落在远离繁华的滑铁卢桥畔,因为它的前身是老维克多利剧院,所以,这座剧院拥有了一个沿用至今的名字:Old Vic。

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老维克的场景估计和狄更斯小说中描写的相差无几:充满了跳蚤、流言和烈性杜松子酒,恶棍、赌鬼和妓女们都在这个肮脏的安乐窝中寻找自己的温柔乡。

老维克剧院

20世纪初,莉莲 ·贝利斯(Lilian Baylis)接管了老维克的烂摊子。贝利斯夫人长得又矮又胖,戴着老祖母样的眼镜,讲一口酷似南非口音的伦敦土话,这个完全不懂莎士比亚的老太太,却在日后一手创办了老维克莎士比亚剧团,当然,演莎士比亚不是因为她真心热爱艺术,而是她出于天生的嗅觉敏锐知道什么可以卖钱。

这位老太太有着旺盛的精力和超人的胆识,不论是对待皇室成员、普通百姓甚至是野兽,她都一概不惧怕。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伦敦上空敌机轰鸣,老维克剧院里却照常上演着《李尔王》。开场前,莉莲 ·贝利斯对观众的开场致辞是这样的:“亲爱的姑娘和小伙子们,我们不打算让Kaiser Bill(德国皇帝)掺和进老维克的演出,如果你们楼座中的谁觉得楼下更安全,那就下来吧,我不会因此多收你们一个钱的!如果谁想离开,那么请立刻滚蛋,我们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

The Old Vic

1936年,一个年轻男人走进了贝利斯夫人乱糟糟的办公室,他的名字叫劳伦斯 ·奥利佛(Laurence Olivier)。那时候,他已经演了几部现代戏,并且他那英俊的脸孔和刀刻出来一般的深邃线条已经在电影胶片上初露风华,但是,让他苦恼的是,大部分古典戏剧的评论家都对他的演技不抱好感。而生活中,让他纠结的糟心事也不少:这个29岁的年轻人已经像无数渴望安定以追求事业的人一样早早地结婚生子,但是因为拍摄一部《英伦大火》的电影,他无法抑制地爱上了电影中的恋人:那个叫做费雯 ·丽的女孩——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黑色卷发和调皮的绿眼睛,她天生的优雅的风度和内心深处压抑不住的野性让他根本无法自拔。

是在电影圈继续做个小明星还是迎着评论家刻薄的口水逆流而上、继续实现自己古典莎剧的终极理想?最终,他和贝利斯夫人一起做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决定——劳伦斯 ·奥利佛将在老维克上演长达4小时15分钟无删节版的《哈姆雷特》。

一个行动敏捷、激荡着情感与魄力的哈姆雷特在老维克的舞台上诞生了,这个穿着紧身衣、挥舞着长剑的丹麦王子彻底俘虏了观众们的心,也许他念无韵诗的时候还不够优雅,可是,那运筹帷幄的贵族气度却足以让所有人心醉神迷。

此后的日子里,费雯 ·丽最终在《乱世佳人》的郝思嘉后成为了他的新娘,而劳伦斯 ·奥利佛也跟随老维克剧团一起迈上了自己事业的巅峰。当他是阳台上朗诵着诗篇的罗密欧,她就是敏感而热情的少女朱丽叶;他是罗马的大将安东尼,她就是埃及那个妩媚迷人的猫眼女皇;他是装上假鼻子的理查三世,她就是美丽而软弱的安夫人。

不论是台上还是台下,她都站在他的身边。

其实,相对于“劳伦斯 ·奥利佛爵士与夫人费雯 ·丽”这个正式的称呼,这对20世纪英伦戏剧舞台上的国王和王后更喜欢被称做拉瑞和薇薇安。

1948年,作为身兼导演和演员的老维克灵魂人物——劳伦斯 ·奥利佛和费雯 ·丽一起,带领剧团出访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演出《理查三世》和《丑闻学校》等剧目。所到之处,他们几乎受到了如英国皇室一般的待遇,但是,这段曾经连战火都无法阻挡的爱情却慢慢充满着悠长的惆怅。

他们仍旧深深相爱,却越来越找不到相处的感觉,薇薇安的神经质和自小拼命压抑的乖戾喷薄而出,而拉瑞却疲倦到再也无法找到救赎的方向。

在《丑闻学校》的化妆间,因为丢失了一只道具鞋子,薇薇安拒绝上台,拉瑞劝说无效后,暴怒的他只好用巴掌将她掴上舞台。

而拉瑞在表演《理查三世》的斗剑场面时,一条腿不小心膝盖软骨脱臼,在以后的演出中,他只能拄着拐杖,一次次忍受着痛苦,用绝佳的演技复制着那个邪恶却魅力无穷的国王。

最终伤情恶化的拉瑞在惠灵顿码头被抬上救护车,而薇薇安却独自站在凄风冷雨中,那张美丽的脸孔惨白得没有一丝表情。——后来,伤心的拉瑞对薇薇安说:“在澳大利亚,我把你丢了。”

薇安和拉瑞也许是这个世界最有权力发问的人:这方舞台究竟是什么,要付出一生的光阴来读解?他们因为舞台而相爱,却也因舞台所赋予他们的名声、欲望和罪恶而黯然分开——这也太像是一出典型的莎士比亚悲剧了。

而今,那些苍茫的往事都已远去,老维克剧院依旧矗立在泰晤士河的南岸,借着莎士比亚的故事,静静诉说着那些永无法释怀的爱和不能磨灭的伤。

凯文 ·史派西

老维克剧院

凯文 ·史派西,像他的前辈劳伦斯 ·奥利佛一样,这个有着深深的黑眼睛、仿佛怎么望也望不到尽头的男人,在凭借《美国丽人》和《非常嫌疑犯》手捧过两次奥斯卡小金人之后回归戏剧舞台,担当老维克的艺术总监,他将奉献给我们一个怎样的《理查三世》?那些诡谲的宫廷政变、复杂的人性斑驳、以倾城为代价装点的离合悲欢,还有那残酷冷静的幽默感,在劳伦斯·奥利佛伟大的表演之后,将怎样再一次以崭新的形式呈现在这方古老的舞台上?

也许,不管是莉莲·贝利斯,还是劳伦斯 ·奥利佛与费雯·丽,抑或是今日的凯文 ·史派西,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把莎士比亚看得比自己的名字更重要,这些勇敢的人们,他们前赴后继地登上这个舞台,用自己最真实的眼泪、微笑与呼吸表达着爱、生存与死亡的意义。

这方舞台依旧,而他们,都终究在这里得到不朽。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