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菲尔(Mayfair)的西边是海德公园,东边是索霍,北面是圣詹姆斯,南面是马里波恩,它是伦敦最贵族化的购物、社交和高级住宅区域。这里有传统的贵族化商业大街摄政街皇家伯灵顿拱廊高级定制的萨维尔街,以及洋溢着时尚气氛的邦德街……这里也是伦敦顶级奢华酒店最集中的区域,同时,梅菲尔还荟萃了索斯比拍卖行、艺术画廊和伦敦最时尚的餐饮酒吧。

梅菲尔有时尚的商店和品牌,也有最老派和最恪守绅士传统的商店,它们不只是坚守在皇家伯灵顿拱廊的珠宝和萨维尔街的手工定制,也还散布在梅菲尔的每个角落。正是这些传统名店,让伦敦的时尚有了很厚的根基。邦德街上都是世界最显赫的时尚品牌,但细心观察也可以发现,每年都有新品牌将老品牌挤走的事件发生,况且在邦德街的周围马路边,一些更加生动活泼,散发着鲜明个性的年轻品牌,正呈现出跃跃欲试准备步入邦德街的姿态。伦敦的活力在于不断有新的生活元素涌动,深入梅菲尔,从名街的背后、巷尾的尽头,可以处处体会到新鲜生活的时尚气息。

历史上的梅菲尔由乡村而城市,是从六大庄园发展起来,其有规划的建设始于17世纪60年代。之前,这一带曾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市场,每年5月1日开始,进行为期15天的集市交易,这就是Mayfair名字的来历。1708年,集市因过于混乱而被禁止。奥黛丽·赫本主演的风靡一时的好莱坞电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中的“My Fair”便是“May Fair”的方言。影片讲述了一个在梅菲尔出生的女子被调教成窈窕淑女的故事。

17世纪60年代,随着开发商亨利·杰米(Henry Jermyn)把圣詹姆斯广场建设成一个高级住宅区之后,伦敦的富人陆续西迁,与圣詹姆斯相邻的梅菲尔也受到了很大的关注。比起圣詹姆斯来,梅菲尔的社区规模要更大一些。对于梅菲尔的面貌起着决定意义的是乔治四世时期,当他还是王子时就认同英国景观化运动的主张,计划为贵族阶级建造一个花园城市,在这样的背景下,广场和街心花园的布局,成为贵族住宅区的基本环境配套,梅菲尔的建筑就是围绕着伯克利(Berkeley)广场、格洛沃纳(Grosvener)广场和圣乔治(St.George‘s)花园三块绿地广场,构成优美的社区。

1783年乔治四世成年后,从圣詹姆斯宫迁居到今日摄政街街底的卡尔顿宫,雇佣建筑师约翰·纳什(John Nash)和花园景观设计家汉弗莱·雷普顿(Humphry Repton),修建了摄政街和摄政公园,极大地改变了这一地区的面貌,梅菲尔因此更受到贵族的拥戴,成为贵族社交区域,一些咖啡屋和赌场纷纷被改造成绅士俱乐部。这一时期的建设,奠定了今日梅菲尔的格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伦敦都心及权贵聚集地区的梅菲尔受到了德军的猛烈轰炸,高级住宅几乎全部毁于战火,房地产大幅下跌,战后经过重建才恢复了元气。

妮科尔法黑(Nicole Farhi)

在新邦德街上,尼科尔法哈不算新店了,它开业于1994年9月。

妮科尔法黑(Nicole Farhi)

进门大厅设计得非常别致,右侧一道白色旋转楼梯通往楼下的妮科尔斯(Nicole’s)餐厅,这也是尼科尔法黑品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餐厅一直是伦敦最热的场所。大厅的左侧有一个书架,上面陈列着前卫的设计杂志,两侧的墙壁上装饰着大幅的广告画。

穿过大厅往里走,先是陈列男装的房间,再往里,才是宽敞的主厅,各色当季女装、配饰以及部分家居用品,错落有致地放置在各个角落。这间占地面积达5500平方英尺的旗舰店布局非常有设计感,家居用品正对着大门,形成整个大厅的中心,也把店布置得有点像客厅。后面是几道大大的可旋转屏风,转动之间,衣袂翩然,活色生香。

妮科尔法黑(Nicole Farhi)是在英国走红的法国设计师,她出生于法国尼斯,1983年在英国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店内陈列的是刚刚上柜的春夏新品,仍然是她一贯的风格:宽大柔软却又贴身舒适。欧洲风味的简洁与精致生活,充满摩登气息,体现出一种优雅的品味。

虽然如今妮科尔法黑在伦敦已经拥有8家独立门店,在美国等地有分店,但新邦德街上的旗舰店仍是品牌的活力中心。

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

1995年从圣马丁学院毕业的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创造了一个设计界的神话。很多人说她的成功得益于父亲的名气,成功的毕业秀、那样年轻就成为法国著名时尚品牌Chloe的主设计师,以及充满魅力的个人品牌建立……人们仿佛在见证一个时尚界的神话。

天才的光芒是无法掩饰的。走进布鲁顿(Bruton)街的斯特拉.麦卡特尼店,或许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位设计师非凡的创作灵感。

Stella McCartney

两层楼的店堂既大方优雅又充满设计感。进门墙壁上是大幅的手绘壁画,线条柔美,翠带似舞。一楼的大厅里全部白色,只有一张鲜红的玻璃陈列柜放在正中央,对着天花板上的椭圆型装饰。两排衣架后面则衬着桃红的玻璃,就像一个少女忍不住在校服里露出一点点娇俏。继续往里走,天井搭出玻璃房,透进自然光线,旁边的两个房间里则放满各色玻璃瓶,其背景是手绘墙纸。

二楼的设计简单大方、轻盈娇软,与她的一贯设计风格相类似,把维多利亚设计混入伦敦东区的街头,把摇滚元素融入女性化服饰,既有绅士高贵也有女性性感。走在店内,可以感觉到斯特拉的设计风格既有女孩般的甜蜜浪漫,又带有英式摇滚的风格,还有一丝成熟女人的风韵。比如她的香水,散发着优雅和娇魅。

马克·雅各布(Marc Jacobs)

穿过皇后花园,走过农场教堂,梅菲尔的芒特(Mount)街似乎稍稍离开了一点喧哗,沉淀下一丝含蓄。

马克·雅各布(Marc Jacobs)

马克·雅各布伦敦惟一的专卖店就在这条路上,店的外墙全部漆成白色,门楣上简单地写着MarcJacobs。店堂内简洁、明亮,除了展示的物品,没有多余的摆设。2700平方英尺的空间里陈列着马克.雅各布的全系列产品,冲浪板、摩托头盔、沙滩毛巾配着今年全新的印有伦敦出租车的T恤衫、限量版背包,整个店堂里有着一种新鲜的活力。店堂划分为前后两进共四个空间,走廊里放置着童装和配饰。这是欧洲惟一展示马克.雅各布童装的专卖店,还有一些设计师新设计的骨瓷瓷器以及为Waterford设计的水晶制品。

这个店面原来是一家古董店,马克.雅各布团队重新装修时,特地保留了原建筑中的精华。他们卷起地毯露出地板,修整壁炉,打开后面宽大的落地窗,使得店内的光线非常明亮通透。感觉上这家店的风格与巴黎马克·雅各布店非常像,克里斯蒂安·利艾格尔(ChristianLiaigre)特地为店里设计了长绒地毯、大理石木头衣橱、贝壳背景的展示架,虽然都不是非常显眼,却有着无处不在的舒适与妥帖。

马太·威廉森(Matthew Williamson)

有人这样形容马太·威廉森(Matthew Williamson)的店:“犹如一只天堂的小鸟,扑闪着翅膀飞进了红砖灰泥的伦敦街道。”确实,这是一个任何女性都无法拒绝的地方,美丽如伊甸园。

Matthew Williamson

陈列衣服的前半部分,全部采用白色的墙壁,两旁和天花板上垂挂着新装;店的后半部分由一个巨大的玻璃暖房隔开,透明玻璃围着茂盛的枝叶,成为一道天然屏风。这里的天花板设计成天棚的样子,灯光如自然光照耀进来,非常明亮。清新的绿色手绘墙纸上有着精美的花鸟和翩翩的蝴蝶,还特别钉了一些水晶或古董的装饰上去,别具一格。试衣间出人意料地宽敞舒适,有沙发和古董镜。通道里点缀着鸟语花香,似真似幻,两头的边桌上各放着鲜花与装饰,错落挂着的衣服与鲜花相互映衬。红色的半圆型柜台上妖娆地坐着一位模特,旁边的沙发上随意堆着靠垫。一切都那么柔美、那么妩媚、那么多姿,就像马太·威廉森设计的时装,处处可见礼服裙摆的蝴蝶波纹滚边、缀有蕾丝的丝质衬衫、精致细腻的刺绣夹克等,飘逸浪漫,是他最精彩完美的设计风格。

这位1971年出身于英国曼彻斯特的年轻设计师,是时尚界的一个惊喜。1994年从圣马丁学院毕业后,一直在时装界摸索,直至1997年他的作品走上T型台。从此他也创立了自己的事业,并且成为英国时尚界的重量设计师之一。从设计中,很容易感觉到他对色彩与印染的那种敏感,并且擅长将对比强烈的元素放在一起,从冲突中创造出现代、女性、令人清新愉悦的美。

马太·威廉森把他设计时装的感觉,也运用到了这间店的空间设计中,为人们在凡尘俗世中创造出一个纯粹的美丽世界。

西蒙·芬奇珍品书店(Simon Finch)

也许是因为处在这样的地理位置,这条街上的二手书店也特别有气质。新邦德街旁边马多克斯(Maddox)街上,一排连着的乔治风格建筑内,有一个非常窄的门面,白窗黑墙,只在每层楼的分隔处分别画上了红、橙、蓝、绿各种颜色,特别醒目。这就是西蒙·芬奇(Simon Finch)的珍品书店。

Simon Finch

店面虽然非常小,但是有好几层,西蒙请设计师为有限空间进行了合理布局,不仅陈列出他收集的各种版本,也挂了一些他自己喜欢的画、海报以及艺术品。西蒙是一位成功的二手书商,他年轻时就开始从事二手书的交易,后来日渐做大,结交名流,将店开到了海外。近几年,他渐渐地关掉了伦敦之外的其他店,把精力专注于梅菲尔这一家,自己平时则主要从事写作。

书店和画廊,在这一区域并不少,只是如果没有特别所长,很难在这一区域立足下去。在附近逛街的朋友,喜欢去按响书店的门铃,进去看看有些什么自己喜欢的,或者只是喝一杯茶,嗅嗅书香。

阿斯普雷(Asprey)

阿斯普雷(Asprey),英国优雅和精美的典范,高贵与传统的代表,英国生活方式的终极。在邦德街上,占据了那么大的地盘,它几乎是这里最大的一家店面,其规模超过了路人皆知的LV。

阿斯普雷诞生于1781年的米彻姆(Mitcham),那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却充满芳香的村落,出产熏衣草、甘菊、甘草、薄荷等各种香草。威廉·阿斯普雷(Willian Asprey)在这里开始丝绸印染生意,创下了Asprey这个字号。他的儿子和孙子都叫查尔斯,也都是铁匠,他们将阿斯普雷家族的生意拓展到金属艺术。1841年,儿子查尔斯成为邦德街一家文具公司的合伙人,1847年,阿斯普雷家族终止与他人的合作,把自己的家族生意搬进了新邦德街167号,也就是现在阿斯普雷全球旗舰店的所在地。

Asprey

早期阿斯普雷专业生产化妆盒,不仅出品最高档的传统化妆盒,而且从设计上考虑分类、创新和容纳。他们在化妆盒内部设计分隔,并用松紧带将物品固定在盒中,以免移动过程中倾倒,尤其适合火车旅行,成为当时名流们旅行的必需品。公司在发展中果断地并购和收购其他公司,以巩固确立自己的地位。1859年,阿斯普雷将一家得过奖并拥有皇室许可的专业化妆盒制造公司爱德华兹(Edwards)纳入麾下,还购买了位于新邦德街背后阿尔比马尔(Albemarle)街22号的阿尔弗雷德(Alfred)俱乐部,这意味着阿斯普雷在伦敦最有名的两条时尚街上都有了店门。

真正让阿斯普雷声名鹊起的是1862年世界博览会,Asprey化妆盒以其精巧的设计获得金奖。同年,阿斯普雷还得到了维多利亚女王的特许,成为英国王室御用品。此后的两百多年间,多位王室成员光顾新邦德街167号,威尔士王子即后来的爱德华七世也成为这里的主要顾客。1925年,玛丽女王(Queen Mary)特地来阿斯普雷,为玛格丽特公主(PrincessMargaret)的18岁生日订购了一条项链。

除了英国王室外,世界各国的皇族显要来伦敦时,也总是喜欢光顾阿斯普雷。爱德华七世时的一位店员说过:“有时在这里可以同时看到三四张著名的面孔。”许许多多的达官贵族以穿戴这一品牌为荣,商人、政治家、演艺界明星,来自全世界的名流显赫无不争相前往。伊莉沙白·泰勒、理查德·伯顿夫妇、凯瑟琳·赫本、斯宾塞·屈塞都曾在这里逗留,为自己的爱人选购礼物。莎朗·史通、伍迪·艾伦、贝克汉姆夫妇也是这里的常客。

20世纪,阿斯普雷突飞猛进,他们拥有当时最新的制造设备和条件,并且雇用最好的银匠、金匠、珠宝工匠和制表匠。这些技艺精湛的手工艺人中有桂冠诗人约翰·贝奇曼爵士(John Betjeman)的父亲欧内斯特·贝奇曼(Ernest Betjeman),他是那个时代公认的最好的手工艺设计师。旗舰店里的几幢楼就是当时银匠、金匠、珠宝匠、皮匠、雕刻师、制表匠的工作坊。传统技艺与最新科技完美结合的同时,学徒们成长为新一代的天才工艺师。

威廉和索恩(William & Son)

威廉和索恩(William & Son)的门面古典气派,一看就知是属于精品店系列的。品牌虽然只有短短7年历史,但追根溯源,它与伦敦大名鼎鼎的珠宝礼品店阿斯普雷(Asprey)原本是一家。7年前,家族产生了分裂,曾经为阿斯普雷服务的一部分人单独出来,成立了威廉和索恩。虽然现在店铺的面积和经营品种还比不上阿斯普雷,但一流的品质和高昂的价格,令它只属于消费金字塔的顶尖。

William & Son

因为曾经拥有的雄厚资历,威廉和索恩可以自行生产除了手表之外的几乎所有奢侈品类礼品,包括皮毛、银器、水晶、珠宝等等。走进威廉和索恩,你可以看到价值2000英镑的袖扣,还能购买到世界上最贵的钢笔,高达7500英镑一支。威廉和索恩更提供高级定制服务,力求满足最苛刻客人的需求。珠宝是该项服务中最热门的产品。威廉和索恩聘请了两名全职设计师,按照客人的需求设计耳环、项链、戒指等,精湛的技艺创造出独此一家的精品,总令客人满意而归。

目前威廉和索恩在中东有很大的市场,不少富豪会专程来到伦敦挑选高级礼品,而只要走进威廉和索恩,就不会空手而归。也正因为威廉和索恩的顾客大多是富豪和显赫之流,所以至今只在芒特(Mount)街上开了一间店铺,他们相信,只要货品够好,顾客会不远千里自己亲自前来购买的。

加勒德公司(Garrard & Co.)

加勒德(Garrard)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珠宝店之一,已经拥有超过250年的历史。我们在阿尔比马尔(Albemarle)街上看到的小楼,则是1911年特意为加勒德旗舰店设计建造的,属于典型的摄政风格。店铺内的设计出人意料地现代:主色调由银色和水红色构成,柜台、墙壁和天花板的线条整洁明快,华丽高贵又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Garrard & Co.

说起加勒德的历史,非“辉煌”、“荣耀”这样的词不能形容。1735年创立品牌之后,加勒德迅速赢得伦敦上流社会的青睐,到19世纪中期,维多利亚女王更是成为它的忠实顾客。现在人们最常见到的维多利亚女王画像,头顶上那个小小的皇冠就是来自于加勒德。自此以后,加勒德几乎成为皇室的专属品牌,无论玛丽皇后册封大典还是乔治五世皇帝造访印度的时候,他们都选择了加勒德制作的皇冠。

如今的加勒德依然在珠宝界保持着至尊的地位,但它并未固守曾经的辉煌,而是不断拓展业务,顺应潮流的变换,也希望吸引更多年轻的顾客。店铺内展示了加勒德8个经典系列,有些设计颇为前卫,更有供男士配戴的项链和戒指等物品。加勒德奉行的宗旨就是:经典与时尚并进。

乔治·特兰佩(Geo. F Trumper)

说起英国绅士,人们首先联想到的肯定是整齐的仪表、得体而略带夸张的举止。在越来越多年轻的英国男士把自己装扮得颓废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群人始终对传统的仪表情有独钟,希望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个永远的绅士。

Geo. F Trumper

位于柯曾(Curzon)街上的特兰佩(Trumper)男士美容店,就是专门为这群人服务的。

特兰佩如同梅菲尔众多的高级店铺一样,拥有骄人的历史。1875年创立品牌之后,它的目标顾客始终是英国绅士和皇室成员,并得到维多利亚女皇以及之后连续五代皇室授予的荣誉证书。美容师傅精湛的手艺代代相传,所以现在的特兰佩店,生意非但没有比往昔清淡,相反因为信誉的保证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客人。

特兰佩虽然以为男士理发和剃须的服务为主,但它同时也售卖作为绅士需要的一切装备:香水、手杖、领带、袖扣等等。其中尤以香水和护肤用品出名。最初的特兰佩,有一项十分吸引人的服务:可以根据客人的需要专门定制香水,这种香水只有客人本人可以使用,而香味配方直到客人故世以后才会公诸于世。现在,虽然已经取消了这项服务,但特兰佩独制的多款适合男士的香水和护肤品,始终是招牌产品。

一百多年来,店铺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大的装修改动,所以如今的空间看起来略显得狭窄拥挤,客人多的时候,常常就把门口堵了个严实。店内基本分为内外两个部分,外间摆放着老式的产品陈列柜,挤挤挨挨排列着,没有一丝多余的空间。展示柜内的商品更是琳琅满目,香水瓶、须前须后水、剃须刀、烟斗……把人看得眼花缭乱,香味更是让人如坠花粉丛中。

内间又分地上和地下两层,基本如同上海老式的理发厅那样,分为几个小间,有客人时可以拉上红色的绒布帘子。楼下近年新增出脚部按摩服务,不过也只有小小的一个房间。

店员介绍,大多数客人都是在附近工作的银行家或者生意人,均属于中上阶层,所以即使每天都来享受剃须服务,也完全承受得起高昂的服务费。对于一个真正的绅士来说,颜面的整洁比什么都重要。

荷兰荷兰(Holland & Holland)

荷兰荷兰(Holland & Holland)的店名,让人很容易以为它与荷兰有什么关系,其实这只是个姓氏,重复两次因为这家店是叔侄二人共同经营的。

1835年,哈里斯·荷兰(Harris Holland)创立了H.Holland品牌,以出售打猎时使用的枪支而迅速受到上流社会的欢迎。由于哈里斯没有后代,1861年,他让侄子亨利·荷兰(HenryHolland)入店做学徒,继而二人共同经营店铺,名字也改为荷兰荷兰(Holland &Holland)。到了20世纪90年代,荷兰荷兰开始大规模拓展业务,重点推出打猎和旅行时穿着的户外服装,包括风衣、外套、毛衣、手套、帽子、袜子等等。它的服装除了品质有绝对的保证之外,外形也充满时尚感,所以得到业内高度赞赏和顾客的青睐。现在,荷兰荷兰每年都要推出春夏和秋冬两季新品,顾客也不仅仅限于要外出旅行或者打猎的人,而是任何爱好时尚又注重品质的品位人士。

荷兰荷兰(Holland & Holland)

走进荷兰荷兰位于布鲁顿(Bruton)街上的店铺会发现里面十分宽敞,里里外外大约有七八个房间,虽然从外面看是毗邻的两间店铺,但在里面走,才发现彼此之间相通。每间房间都挂着数个硕大鹿角,其中一间的地上还摆着个实物大小的犀牛。犀牛的毛发、眼睛都栩栩如生,我们正惊叹标本制作的手艺之高,店员解释道,其实这是为了营造荷兰荷兰品牌独特的形象,专门请艺术家仿制的。
店铺内除了出售服装,还有一间图书室,摆放着打猎、射击方面的书籍,另有一间枪支呈列室,既供欣赏亦可购买。客人甚至可以端着茶杯,在玻璃天花板的中庭坐下,一边享受阳光一边和店主聊聊打猎或者旅行的见闻。

除了在伦敦的布鲁顿街上的店铺之外,荷兰荷兰也在巴黎和纽约开设了分店。

相关专题 Regent Street | 摄政街 Bond Street | 邦德街 Stella McCartney | 丝黛拉·麦卡妮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