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BBC纪录片《Are Our Kids Tough Enough》一经播出,我的朋友圈就被刷屏了。舆论基本分为两派,一派叫嚷着“嘿!别上当!英国学校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另一派则哀叹“中国教育扼杀天性”。教学方法这样的事,教育界的流派众多,并且各派观点僵持不下。我不是研究教育的人,但作为半只脚踩在教育界里的人,自认还是很清楚教育情怀和因材施教这两个词儿的表面意思。既然该片把中英两国的中学教育拿到台面上来作比较,摆明了就是要大家来讨论的,那我就在这里以BBC纪录片为引子,浅谈一下我对两国基础教育的基本印象和看法。
中西教育差别
通常我们是把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分开来谈的。什么是基础教育?在我看来,所谓基础教育简言之就是扫盲,让学生在接受教育之后能够具备一个合格社会人的基本素质。打个比方,如果说高等教育探讨的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奥义,那么基础教育就是教会你这八个字怎么写,并且在教学的过程中顺便培养你日后钻研奥义的习惯与意识。但即使是从这个层面来探讨中英教育体制的异同,切入点也太过宽泛。倒不如来个命题作文:“英国公立中学与中国非重点高中的教学方法优劣”。三十篇论文也论述不完的命题想要在三集纪录片里讲清楚,实在野心太大。我也不打算死抠这哈佛注释格式在这里写一篇论文。

我的小升初不痛不痒,但是初升高的九年级着实辛苦了一整年。当年,我因为获得了参加本区重点高中保送考试的资格,和其他同样中选的小伙伴们一起被老师们抓去开小灶。别人晚自修在写白天老师布置的作业,我们在上物理、化学、生物拔高课,做着中考根本不会考到的题目。当然,老师也不会因为我们要加餐就给我们豁免权,该做的作业照样不能落下,以至于从来不熬夜的我那半年是每晚做作业到11点,高三都没有这么晚过。想想当时我参加中考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依然拼死拼活地去挣那个保送的资格,说到底是为了面子。后来以英语全区第一的成绩考进去,周围的人纷纷恭喜我妈我爸,顺便称赞老师教导有方。当时,在其他人眼里我学英语是一点力气也不费的。不过我的同学们大概不知道小学毕业大家都去放风旅游的暑假,我一个人背诵并默写完了一整本《新概念英语2》,害怕在家效率太低,每天早上就背着复读机和课本跑到我爸的办公室去正襟危坐。直到初中毕业的时候我用听着磁带跟读和背诵默写课文的方法学习完了全四册《新概念英语》,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即使我没有听过一堂英语课(都在偷偷做数学题)高考英语依然考了第一的原因。在这里说我学英语的例子实在不是想要炫耀自己的成绩,只是想说任何收获之前必定有付出。

就再讲讲我当年学习文科的经历吧。我读文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痴迷地理不能自拔。我的地理成绩一直都非常好,曾经在高三的全市联考中只跟第一名差一分,以至于很多同学有什么问题都会来问我。地理老师曾经在课堂上说这个学科会成为许多人学习文科的短板和瓶颈,但也夸我说没见过在这门课上这么开窍的女生。说起来,所谓的开窍不过是我比别人多看了几本地图册在心里而已。中国地图,世界地图,交通图,《中国国家地理》,《博物》……睡前看,午休看,一本地图册我可以默默看个几小时。我妈对我上厕所也要顺一本地图册的做法就曾经非常看不惯。结果不必多说。再说政治,我一度非常讨厌政治经济学以外的内容,几乎不去看书,考试成绩也长时间一塌糊涂。后来发现不背书完全不行,于是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做了四本笔记梳理内容结构,每天早上一定第一个到教室,只为了多一个小时背书。两个月之后我的政治老师再找我爸谈话,终于不是损我是夸我了。
中西教育差别
自夸的话说了两大段,想说的无非是“想比别人更优秀必然要比别人更努力”。BBC的纪录片带着预设好的故事线告诉人们,快乐教育同样能成功,但却对成功的定义含糊其辞。中国学生和家长对于成功的教育的定义显然更功利也更直接:对高中是重点大学升学率,对高校是大学毕业就业率。数字这一量化标准虽然残忍,但是对于学生而言,很早就要开始认清现实的冰冷未尝不是件好事。然而博航特中学(Bohunt School)的标准显然是不同的,老师们一再强调“我们不希望学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希望学生享受自由的学术氛围。但是,固执的校长显然把学术自由和尊师重教混为一谈了。于是在学习正余弦函数、勾股定理这样子基础的东西时孩子们表示完全不知道老师在讲个什么鬼。至于课上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去捣蛋,考试一无所知所以去作弊,听课听不懂所以偷偷刷睫毛膏,显然也被设定成了“自由学术氛围”的一部分。孩子们,你们知道英国绅士的脸面都被你们喂猫了么。当然,如此设定无非是想证明中国老师的照本宣科和高压政策对英国学生而言是行不通的。
中西教育差别
我相信,来自南外、杭外的学生们看到自己尊敬的老师被如此糟蹋一定会感到不忿。英国学生跟不上中国老师的进度是因为他们基础差,而中国老师对英国学生束手无策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平时面对的都是中国最顶尖的学生,根本不用花时间在维护课堂纪律这种破事儿上好吗?说到课堂纪律,我存在一个很大的疑问。我念书的英国小镇上有一所历史悠久的皇家文理学校,有时候在镇上碰到学生放学,那些孩子给我的感觉无一不是有着良好的教养。即使再小的男生,穿着西装套装的校服,神采飞扬地谈天,却又礼貌十足的做派实在很难让人把他们上课的样子与博航特中学那些熊孩子的表现划上等号。我很好奇,若是悲催的中国老师遇到的是这一群小绅士,被考验的不是作为纪律委员的能力,而是真真正正传道授业解惑的能力,他们是否还会如此手足无措?

当然,这只是我对英国中学的管窥蠡见而已。我是经验主义的信奉者。我也算是经历过严苛的英式教育,因此我相信仰望星空的绅士国度不会对学生纪律如此放任。所以为了英国的积极形象,这里就再说一个例子吧。看看《哈利波特》就知道英国精英教育是多苛刻了吧。还记得哈利在课堂上被斯内普教授折腾么?“格兰芬多扣十分”只是因为他跟罗恩咬耳朵而已啊。乌姆里奇教授关他禁闭的理由是“治治他爱说谎的毛病”。先别说老师们的行为正确与否,至少哈利还是乖乖听话接受惩罚了不是么?霍格沃茨的老师们可是权威十足的。我怎么能拿文学作品跟现实生活相提并论呢?《哈利波特》的成功不仅在于其故事的新巧,更因为其浓浓的英国风情而颠倒众生,否则改编为系列电影时也不会全套演员班子都是英国腔十足。所以,学生上课的情形必然是与英国的精英学校教学氛围有着高度相似性的。说到这里,不知各位心中疑问或否解开一二?

作者: MISS古德奈 | 微博
简介: 立志做个爱喝酒有思想的吃货。阳光正好,看书听鸟睡懒觉。
相关专题 电影电视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1条评论
  1. Yujie 2015年8月21日 下午12:28 回复

    这个节目很火啊,国内都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