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去巴斯是在初秋,没有大风没有雨,天光淡淡的有一点润,衬着这里蜜色的老建筑仿佛胶片里的滤镜。从伦敦帕丁顿火车站出发,不用1小时就来到了160公里之外的巴斯(Bath Spa Station),如果不是为了简·奥斯汀和她那些轻快俏皮又年代感十足的故事,我一定想笑出声来:怎么会有一个城市的名字叫“洗澡”啊?!

火车还未到站,车厢里的游客都小声欢呼,原来因为地势起伏和尖顶的教堂,窗外已呈现出错落的乡村美景。英国乘客合上报纸,半是骄傲半是好笑地斜睨着我们,潜台词是:这些没见识的外国人啊……
巴斯

▲巴斯普尔特尼桥

下火车走向巴斯老城,经过的第一个景点就是普尔特尼桥,我去时正值早秋景色,简直站着就不想走。

巴斯之所以著名,在于古罗马时期留下的温泉,这也是它那个略有点古怪又很可爱的名字的来源。公元1世纪时,英国还属于古罗马帝国,相传一位名叫Bladud的罗马王子在希腊求学时感染了麻风病,被放逐到巴斯来放羊。结果偶然发现这里的温泉,不仅在温泉里泡澡泡好了麻风病,还变得通体白滑细腻,跑回罗马去继承了王位。这下手握权力的Bladud同学要好好犒赏这眼温泉,派人来这里大兴土木,开凿泉水,修建起供王公贵族洗浴的国王浴场。

bath

▲古罗马浴池遗址

实际上,今天我们能进入参观的这座古罗马浴场遗址是在公元前43年,罗马大军入侵英国时被发现的。罗马人认为这是上帝的奇迹,就在此开建神殿,供奉泉神萨利斯-密涅尔瓦。而作为英国唯一的天然温泉,巴斯温泉也被联合国评为世界三大古迹之一。

古罗马浴池遗址的浴池现在已经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泡澡了。

因为巴斯温泉过于有名,现在城里稍微好些的酒店旅馆全都提供温泉浴服务,有天井中的圆池供情侣包段,也有大众澡堂,哦,不,温泉,供客人热热闹闹地泡澡。

巴斯温泉

▲巴斯水疗中心(Thermae Bath Spa)

从古老的罗马浴场遗址出来,穿过一条小街,就能来到2006年新建成的巴斯水疗中心(Thermae Bath Spa)。这个三层的小楼里拥有丰富的温泉享受:一楼是水光电组成的挺炫的一个室内温泉池,二楼是各种桑拿房,三楼则是令人肺腑为之一震的屋顶露天温泉池。我和Grace小姐迫不及待跑来这里,天公作美,巴斯城坡度斜缓的景色全都尽收眼底,阳光透过云层射下来,草地像缎子一样柔滑,山坡上的白色羊群都能看出那懒懒的样子来……我们一边享受着水冲按摩,一边把这360度美景用眼睛刻进脑子里,Grace小姐说:简·奥斯汀不知道有没有也像这样体验过呢?

古罗马时代的辉煌和喧嚣渐渐过去了,巴斯又迎来了自己作为社交重镇的岁月。18世纪,著名的建筑师老约翰·伍德对巴斯城进行了一次整体设计包装,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古典又雅致的乔治时期建筑风格就是在那时候成为主调的。蜜色的建筑主体搭配灰色屋顶,再加上雅致的花园景观,一切的体量都是细巧而精致的,这时的巴斯就跟我们在BBC年代剧里看到的那种气质相吻合了。

简·奥斯汀

▲简·奥斯汀油画

当然了,我来巴斯,主要还是来寻访简·奥斯汀的足迹。不为别的,只为在大学的英文课上,每次偷懒都是拿她来应付。烦得那个美国大胖子外教在讲台上说:“啊啊啊,为什么中国女人的论文总是选择写简·奥斯汀?!我真恨死她啦!”这边,教英国文学史的袁老师莞尔一笑,说:“我知道,因为简小姐的作品少且薄,你们有时间读穷尽,所以都争着写她吧?”这位老师生得小巧莹润,一双大眼总含着笑,说起话来比电视剧里的林妹妹还温柔,正是袁行霈的女儿。彼时她在北大念比较文学的博后,做一个作家首先就是读穷尽他的作品,她说读得好想死,但也好开心。我们心下惭愧,就连简·奥斯汀我们也没有读得穷尽啊,赶紧跑到图书馆端坐,悄悄把剩下的《劝导》《诺桑觉寺》补上了。

恰恰巧,这两部书中描写的场景,正在巴斯。在《诺桑觉寺》中,简这样描写初到巴斯的凯瑟琳的兴奋:“他们来到了巴斯,凯瑟琳充满了欢乐的热望。一到这个魅力十足的美妙地方,她的眼睛就不住地四处打量,片刻之后才能反应过来,整理思绪。”而《劝导》中安妮听歌剧的场景,更是简自己在巴斯时最沉醉的时刻。

BBC电视电影《劝导》正是在巴斯拍摄,当时用过的服装和海报还留在简·奥斯汀中心里。

劝导剧照

▲电影《劝导》剧照

如果仔细看来,两部小说中主人公们踏过的街道、停留过的建筑、住过的房屋和穿行过的城郊小径都还完好地保存着。在巴斯盖尔街40号的“简·奥斯汀中心”一公里范围内,游人们还可以清晰地找到《劝导》和《诺桑觉寺》的故事背景。而2007年BBC重拍的电视电影《劝导》也完全是在此取景的。

巴斯的简·奥斯汀中心是“简迷”们来此的必到之处。1801年,简·奥斯汀那位不能继承家族财产的父亲退休(因为他是家中次子,按当时法律无权继承财产),26岁的简小姐跟随全家搬到了疗养名城与社交重镇巴斯。这一方面是为让当了40年牧师的老奥斯汀先生能享受到温泉水的治愈,另一方面更是为了给家里的几个女儿打开了更好的社交局面。

简·奥斯汀生得不美,社交上也不怎么会“来事儿”。好在富有文才的她还能埋首文字的世界,之前也算过得平静安详。但迁居巴斯之后,一切都变得躁动起来。作为当时有名的度假胜地,巴斯无处不在的交际与舞会让简小姐疲于应付。在写给姐姐卡桑德拉的一些信件中,她抱怨道:“我讨厌小型舞会,人们一刻不得闲……我找不到兴趣相投的人。”

每年9月的简·奥斯汀节期间,人们都会穿上那个时代的服装在城中游行欢庆。

当时她给这个城市的评价是:浮华、浅薄、乌烟瘴气和空虚迷茫。特别是对于这里夜夜笙歌的舞会,简觉得它简直就是年轻小姐们待价而沽的“婚姻拍卖所”,虽然事实证明她也曾跟普罗女子一样精心打扮而去巴斯的舞池“竞拍”,但结果总是一无所获。即便简曾被认为很擅长跳舞,算得上个中高手吧,可惜男性的选择大概亘古未大变,漂亮的脸蛋比生花妙笔或高超舞技有吸引力多了。为此,简小姐对这项强调身段、不强调头脑的活动更加深恶痛绝。

傲慢与偏见

▲电影《傲慢与偏见》剧照

跳舞是简小姐那个时代最重要的社交手段。这些场景,我们可以很清晰地从她之后根据这段生活经历写成的小说《劝导》中看到,而小说中的安妮和现实中的简曾经造访过的舞池,现在仍然开放给游客参观。而在每年9月举办的简·奥斯汀艺术节期间,巴斯市内的多个礼堂和户外场所都会举办舞会来纪念这位既擅长跳舞,又对它心怀怨念的女作家。

再说回简小姐。除了这里“高大上”的社交生活与她业已习惯的乡村社交之间的巨大差异外,她烦恼的更直接根源还出在“钱”上。巴斯当时号称“黄金之城”,是乔治王朝时期最时髦的城市之一,一年四季都有大批上至王公贵族,下到中产阶级的人前来度假和猎艳。巴斯人也因此变得势利眼,既嘲笑只是有钱的暴发户,又看不上没有钱的平民,可财富和地位,奥斯汀家都不怎么合格。搬来这里来时,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父亲已经退休,又没有可继承的产业和田地,而且为了搬家,父亲变卖了几乎所有家什,包括简的那架钢琴。而要在这里参加社交舞会,简没有马车华服,没有珠宝首饰,就连上好的蕾丝软缎都买得拮据。而舞会每晚举行,要做到常出席又不常重复穿衣,真是够她烦的了。

这样的家庭聚会场景是简·奥斯汀笔下最常见的情景。不美、无钱、老大不嫁,简·奥斯汀早已成为城中长舌妇们的谈资话柄,对这样一位心高气傲、敏感多情的才女来说,还真是可怕的煎熬。因此在她作品中,总有那种睿智又酸酸的调调,交叉比较想来,不无趣味。跟那些期望自我包装成圣母白莲花或者铁血女强人的人相比,简小姐倒是个有缺点、有欲望、有真实情绪反应的好小姐。她在书信中还时有购物释放压力的言论出现,她在给姐姐的信中说:“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今天又把所有钱花光了”,好事者细细探究她这笔钱的去处,据说是全买了当时的奢侈品用了。

Northanger Abbey(诺桑觉寺)

▲电影《诺桑觉寺》剧照

电视电影《诺桑觉寺》讲述的正是发生在巴斯的故事。或许是因为心烦意乱,在巴斯生活的5年多时间里,简·奥斯汀没有完成任何一本书。但是这段生活经历却又给了她积累,她后期出版的两部作品《劝导》与《诺桑觉寺》(前期创作,死后由哥哥出版)就是直接描写女主人公们在巴斯生活的故事,其字里行间完全就是简小姐本人在巴斯的经历。而在两部小说中反复出现的圆弧形的皇家新月楼,现在仍是来巴斯不能错过的景观。

跟随简奥斯汀的脚步游巴斯

▲巴斯的代表性景观——皇家新月楼,几乎所有在巴斯拍摄的影视剧都会到此取景。

然而在巴斯的坏事对她来说,还并不止于此,她还在这里经历了自己人生唯一的求婚与悔婚,还有父亲的去世,以及一位好友的意外死亡。也许正是这些,让她“遭受到了抑郁症的侵扰”。

电影《成为简·奥斯汀》就讲述了简小姐与法律实习生汤姆·勒弗伊之间的爱情故事。正如电影《成为简·奥斯汀》所表现的那段恋情一样,简小姐也曾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与那位名叫汤姆·勒弗伊的法律系实习生。他是简哥哥的好友,与简陷入热恋后竟到了几欲私奔的地步。但是爱情的火焰很快就被家人的反对所压制,因为这位未来的爱尔兰最高法官当时还只是一个穷小子,理智的简听从了长辈的“劝导”,离开了他。这也成为她一生恋爱的终止。后来她在自己最后一部小说《劝导》中表达了自己终生的追悔与遗憾,但可惜的是作者本人并没有得到故事里的破镜重圆。

搞笑的是,这位汤姆兄弟在离开简小姐之后却渐入佳境,后来娶了富家小姐,又走上政治的道路,先后成为爱尔兰枢密院成员和爱尔兰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从这个职位上辞职时,他已经90岁了。在自己的晚年,他曾向侄子承认说“年轻时与一位后来的知名女作家有过一段爱恋”。

这段伤心的恋曲终结近5年之后,奥斯汀全家来到巴斯。又过了一年多,在1802年的冬天,正在巴斯家中的简收到了自己的老邻居,也是奥斯汀家的世交,富裕的哈里斯·比格·威瑟的求婚信。这位比简小6岁的男子从小就仰慕这位睿智的大姐姐,而此时的简已经27岁了,家庭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于是她决定抓住这“最后的稻草”,答应了哈里斯。但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第二天清晨,简就反悔了,她说:“这世界上什么我都可以忍受,但决不能接受没有爱情的婚姻。”于是她亲自回到故乡斯蒂文顿,当面回绝了哈里斯,即刻又匆匆返回了巴斯。随着这场求婚短剧的落幕,简小姐的孤独终身也成为定论。

回到巴斯之后。简内心的波澜可以想象,这时候她只靠着在普尔特尼街4号的家中阅读,在普尔特尼街上散步和观看夜晚普尔特尼花园里的烟火表演来排遣郁闷,这也是她难得的喜欢上巴斯的地方。

简奥斯汀纪念中心

▲简·奥斯汀中心

可惜好景不长,1806年,老奥斯汀先生辞世,简连同母亲和姐妹们决定离开巴斯。她在《诺桑觉寺》中写道:“对于访客而言,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但它就是让人不想长住。”后来,她又在给姐姐卡桑德拉的信中这样写道:“明天就是我们搬离巴斯,投奔克里夫顿的两周年纪念了,那曾是多么令人愉快的解脱时刻啊!”逃脱了巴斯的奥斯汀一家继续到南安普顿投奔哥哥弗兰克去了。

一位作家跟一座城市的关系就是这样山重水复,不论喜欢,还是抗拒,总会在生命中留下这样或那样的痕迹。如今被简小姐厌恶的巴斯将她尊为城里最重要的“市民”,想着法地来纪念她。在“简·奥斯汀中心”里,导览参观每半小时安排一次,首先我们被安排到影像放映厅里观看BBC版《劝导》的片段,以及当地“简·奥斯汀艺术节”期间的各种资料录像。

然后一位身着简·奥斯汀时代碎花长裙的甜美姑娘就把我们带进一个小型会议室,用英文为我们讲解简的生平与她在巴斯的生活。同时,她还不忘从手挽着的那个竹篮里分给我们每人一颗糖。

如果还不能满足,你还可以到纪念中心二楼的摄政茶室来一场简小姐的下午茶。这家完全按照简·奥斯汀那个时代布置的茶室从装饰到口味都相当古典正宗,据说在英国茶协会中还获过奖。伴着《傲慢与偏见》的电影海报,点一套“达西先生下午茶”(Tea with Mr. Darcy),真好像他就要骑着白马来了呢!

简奥斯汀艺术节

▲简·奥斯汀节日期间着古装的人们很开心啊

至于每年9月中旬的“简·奥斯汀艺术节”更是全世界“简迷”来探望巴斯的最佳理由。每到这时,整个巴斯都像回到了两百多年前,蜜色的街道与古典建筑之间挤满了穿着古典服装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幼都有自己定做的服饰,女士们手持折扇或洋伞,男士们则戴着高礼帽,拿着手杖,全城俨然都是摄政时期的样子。那一周的时间里,每天都有音乐剧、歌剧、露天演出和舞会在举办,和着巴斯秋日的美景,真是让人难忘。

最后还是写一下实用信息:

交通:伦敦出发,从帕丁顿火车站搭乘快速火车,每半小时一班,约1小时到达巴斯泉火车站,记住要在Bath Spa Station下车最方便。也可搭乘巴士,从伦敦维多利亚汽车站到巴斯汽车站,用时大概2~3小时,也是半小时一班。

景点:古罗马浴场遗址、亚贝教堂、巴斯洗浴中心泡温泉、简·奥斯汀中心、皇家新月楼、简·奥斯汀故居(只有一天时间的话,游玩到此为止),还有各种博物馆和小店,以及小森林、花园(有两天时间的第二日可以进一步参观)。更多旅游攻略请点击:去巴斯感受古典美

住宿:皇家新月楼里可以住宿,但必须提前预定,是体验古典巴斯生活的好选择。

时间建议:赶时间的话1天来回伦敦足以,但如果可以,住一晚上,慢慢地体验这个小城,至少泡上2次温泉,才真的是来到巴斯了!

原文作者:南方来的斯嘉丽

相关专题 Jane Austen Festival|简·奥斯汀艺术节 Bath | 巴斯 Jane Austen | 简奥斯汀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