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希腊”两个字,人们想起的不是“希腊公投”就是“欧债危机”,这个国家和它的人民的头上也仿佛笼罩着一股阴云,但与此同时,希腊也是“美味”的代名词。在一个周六阳光灿烂的午后,我来到伦敦Marylebone附近的一家希腊餐厅Opso,品尝正宗的希腊美食。

Opso伦敦希腊餐厅

Opso餐厅在一个街转角,是一个狭长的两层结构,靠近街一侧的餐厅外墙边上,人们正坐在门外一边享用美食一边享受阳光。Opso的餐厅设计很有意思,使用了大量木材作为家具材料,并辅以盆栽植物,借以展现希腊文化中对于人与生物的和谐相处。当然,身在英国,也不忘加入英国元素,用钢架搭建出餐厅支架,表明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这一“软”一“硬”,营造出强烈对比。

Opso是一个古老的希腊词汇,意为“美味的食物”。餐厅的创始人之一Andreas Labridis是一位希腊后裔,毕业于伦敦卡斯商学院,曾经在投行上班。在经过两年的业余厨艺学习之后,他决定转变人生轨迹,于是在开了这家希腊餐厅。

Opso伦敦希腊餐厅

Opso的早午餐从周末上午十点开始供应,来一份美味的炒鸡蛋菲达奶酪烤面包(Strapatsada Scrambled Eggs on Grilled Sourdough Bread with Cherry Tomatoes)是一个不错的开始。鲜嫩的炒鸡蛋摊开在烤得香脆的面包上,伴以切半的甜番茄和菲达奶酪粒,打开味蕾的同时也开启美好的一天。

主菜我特别推荐慢炖羊腿拌番茄和米粒意面(Slow Cooked Lamb Shank Giouvetsi)。羊腿经过了15个小时的慢炖之后,轻轻用叉子一扯,肉就从骨头上分离下来。牙尖在与羊肉碰撞的刹那,口水已经涌上喉咙口,迫不及待地想一啖肉香。羊肉已丝丝分明,一咬汁水就出来了。铺在羊肉下的是一种放大版的米粒状意面,拌以番茄的酸甜和柠檬叶的馨香,一口羊肉一口意面,有一种奇妙的融合感。

Opso伦敦希腊餐厅

我怀着很大的期待点了菠菜羊奶酪酥皮派(Hand Made Spanakopita),希望上来一道热乎乎的、脆脆香香的酥皮派,但实际并不是,酥皮已经冷了,一旦冷下来的酥皮就会发软,里面的羊奶酪也变得异常的酸,不免令人失望。

还好鸡尾酒扳回了一城。Mastiha是一种长在希腊小岛上的树,这种树提取出的汁液做成了鸡尾酒Mastiha Colada,加入了椰奶和菠萝的鸡尾酒喝起来香香甜甜,很适合夏日饮用。而另一种葡萄杜松子酒(Grape Gin & Tonic)喝起来则是另一种感觉,不仅冰爽解腻,喝完之后还可以吃掉酒里用小签串起来的葡萄粒,冰得过瘾。

Opso伦敦希腊餐厅

Opso不仅提供的是地地道道的希腊菜,服务生也是清一色的希腊小哥。周六的餐厅里,用餐的客人人满为患,他们忙碌地来回穿梭在餐桌间,热心地为客人服务。只要一招手,他们立刻来到你身边,那一脸灿烂的微笑像地中海的阳光一样耀眼。仿佛只要有美酒和佳肴的陪伴,乐观的希腊人就能度过暂时的危机,走出阴霾。

地址:10 Paddington St, Marylebone, London, W1U 5QL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London Restaurants | 伦敦餐厅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