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中国的国庆节,举国上下张灯结彩,庆祝新中国的生日,我们以各种不同形式表达对祖国的热爱。

在西方,“爱国”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有人认为,爱国是一种朴素崇高的情感,但也有人认为,爱国主义不过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是狭隘民族主义的一种低劣表演。今天的这篇文章,我无意探讨爱国主义本身的对和错,让我们看看一向以“冷静、低调、极具批判反思精神”著称的英国人如何表达他们的爱国情怀。

英国学校里没有类似中国的升旗仪式,也没有面对国旗的宣誓,不少英国教育工作者甚至认为学校对孩子实施任何形式的爱国主义教育都是一种“洗脑”,应该被抵制和禁止。19世纪之前,英国曾要求学童面对英国君主的画像宣誓效忠,但在1800年左右,这种强化爱国的形式被废弃。

尽管如此,英国人对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文化极其重视,他们的骄傲已深深写入到他们的骨子里。不过,依然有这样的时间和地点,英国人不再含蓄低调,毫不隐藏他们对自己昂格鲁撒克逊基因的深深自豪:

足球场

足球流氓

英国的足球据说踢得越来越差,但这一点不影响英国人对足球热爱。每逢国家间的足球比赛,尤其是英国对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巴西,英国球迷们会将英国人的爱国主义推向极致。成群的足球流氓身穿印有圣·乔治十字图案的球衣,不管在主场还客场,无论在英国还是海外,到处打骂撒泼,不惜与警察对峙,就算被打得头破血流,也愿意为英格兰和“敌人”拼尽最后一滴血。

在足球场外,还有更多的球迷,聚在全英大大小小的酒吧里,一边喝酒一边观看比赛。通常,这个时候,外面就是大批警察,严阵以待,等待比赛之后镇压可能的骚乱。

战争悼念日

p66454-5

每年11月11日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是英国的“战争悼念日”(Rememberance Sunday)。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大战停战。人们为了纪念一战中阵亡的英国士兵(后来也包括二战和后来英国参与对外战争中阵亡的英国士兵),就把11月11日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定为“战争悼念日”。对英国而言,这一天意义非凡,因为它所纪念的人和事,是英国历史记忆中的一部分。上自女王,下至百姓,无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会在这一天都会聚在社区教堂,将虞美人花(也有人称罂粟红)编织的花环敬献给曾为这个民族浴血牺牲的战士们。在这一天,英国人以最安静、最有尊严的方式表现他们对民族历史的骄傲和崇敬。

皇室纪念日

英国人对英王室怀有深深的热爱。女王生日、女王登基纪念日、皇室婚礼都是全英举国庆祝的日子。每逢这样的节日,就算平时不大打招呼的街坊邻居也愿意凑在一起,把各自家里的座椅板凳搬出来,以英国国旗为背景装饰,一起聚餐庆祝。

还有不少英国人涌入伦敦,在白金汉宫门前和林荫大道两旁,为了一睹女王和其他王室成员的依仗,不惜夜里露宿街头。多数英国人尊重女王,喜欢威廉王子和他的一对儿女,他们对皇室的美好祝福和热爱,自然也是他们对英国文化的认同和热爱。

伦敦逍遥音乐会的最后一夜

伦敦夏季逍遥音乐会(The Proms,全称是“The Promenade Concert”,意为“可以自由漫步的音乐会”),自1895年亨利.伍德爵士(Sir Henry Wood) 创办这一普及古典音乐的古典音乐节以来,今年的伦敦夏季逍遥音乐节迎来了第119届。

一百多年前,亨利.伍德爵士创办这个音乐节的宗旨,就是以举办世界一流的音乐会,提供低廉的门票,向英国公众,特别是年轻人普及古典音乐。

BBC 英国广播公司自1927年开始主办这一每年夏天为期两个月的古典音乐节,音乐节也从此固定在辉煌的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举行。

一百多年来,只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因德国纳粹对伦敦的空袭而停办了两年,夏季逍遥音乐节年年如期举行,吸引了世界一流音乐家、指挥家和交响乐团前来献艺,更吸引了世界各地古典乐迷前来观看。

然而,很多英国人迷恋伦敦夏季音乐会只因为它的最后一夜,因为在这晚,平时不善直露表白的英国人,也能换个活法,张扬或发泄一下自己的民粹和爱国情感, 挥舞米字旗,高唱爱国歌曲。最后一夜下半场的曲目是固定的,此传统已经长达六十年,演奏的都是英国作曲家作品。与戏剧和文学的功绩相比,英国人的音乐成就在欧洲不算突出。保留曲目先从埃尔加的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 1开始,而后是Thomas Arnes的名曲 Rule Britannia,最后一节是Hubert Parry的 “耶路撒冷”(Jerusalem)。全场最期待的自然是合唱部分。英人多有很好的合唱素养,唱诗班里孕育的。六七千人齐声,脊背上顿时有暖流闪过。

一些英国文化精英或指挥家曾批评Last Night过于民粹,主张调整曲目低调处理。但英国民众从不理会专家对建议,仅此一晚的爱国游戏,让英人激情民粹一番,重温一下当年大英帝国的荣耀。

最糟糕的爱国表达

如其它民族一样,英国社会也夹杂着一些带有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爱国者”。“英国抵抗联盟”(the English Defence League)和“英国民族主义党”(the British National Party)是英国两个臭名昭著的推行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政党。它们在粗暴抵制外来移民、英国脱离欧盟等问题上,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不得不说,在英国经济低迷的时候,英国底层社会所弥漫出的排外和民族主义情绪,让一个伟大的民族蒙羞。

主页君的话:

爱国者,英文是“patriot”。这个词源于拉丁文词根,“patria” 或 “patrius”,意为“一个人出生和熟悉的地方”。英文的“familiar(熟悉)”和“family (家庭)”有着语义上极深的渊源。一个人把自己熟悉的地方当成家,对家园饱含热爱,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我们要爱的“国”,不应是抽象的符号或空洞的口号,它应有更为广泛的内涵并体现在摸得着、看得见、实实在在的事物上,如我们赖以生活的土地、每天呼吸的空气、身边或熟悉或陌生的同胞。

杨绛在谈到“爱国”时说:“我们从来不唱爱国调。非但不唱,还不爱听。但我们不愿意逃跑,只是不愿意去父母之邦,撇不开自家人。我国是国耻重重的弱国,跑出去仰人鼻息,做二等公民,我们不愿意。我们是文化人,爱祖国的文化,爱祖国的文字和语言。一句话,我们是倔强的中国老百姓。”

因此,如英国作家萧伯纳所说,“爱国主义,就是你相信你的国家比其它国家更牛X,因为你生在这里”。(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你的国家让你骄傲,那就去爱吧,爱得浓厚和具体,而非对着空泛的概念,打了鸡血,癫狂中丧失自我。

国家从来是为人而存在,而非人为国家而存在。对于国家的本质,我非常喜欢斯宾诺莎的一句话:

国家的目标,绝不是驾驭统治自己的人民,恐吓驯服,使其仰人鼻息而苟活。相反,国家应该提供各种帮助,让人安全自由的运用理性去发展心灵和肉体。国家的终极目标:让人民自由。(The final end of the state consists not in dominating over men, restraining them by fear, subjecting them to the will of others. Rather it has for its end so to act that its citizens shall in security develop soul and body and make free use of their reason. For the true end of the state is liberty.)

人们忘记了国家本身只是一件工具,却满怀激情的把它当作目的本身。尤其应该警惕的是,当“爱国主义”被利用,人对国家无条件服从和丧失理性,“爱国主义”又会释放出巨大的“恶”,如俄国思想家,恰达耶夫他的《箴言集》中所说:对祖国的爱,是一种美好的感情,但是,还有一种比这更美好的感情,这就是对真理的爱。对祖国的爱会造就英雄,对真理的爱会造就智者和人类的恩人。对祖国的爱会分裂各民族,引起民族仇恨,并会马上给大地披上丧服;对真理的爱会传播知识的光芒,创造出精神的享受,并使人们接近上帝。通向天国的道路所经过的不是祖国,而是真理。

作者: 英国范儿 | 微信: uktastes
简介: "英国范儿"微信公号是由几个非常热爱英国的主页君运营。他们对不列颠怀有深深的感情。他们都是非常好玩的人,有人中英文俱佳,有人喜欢比较东西方文化,有人行文嬉笑怒骂、中英文典故信手拈来。无论是稗官野史、风土人情、或是英文掌故,他们都能说得图文并茂、妙趣横生。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