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英语世界里最古老的牛津大学,900年的时间里,培养了12位圣人,86位主教,16位红衣主教,长久以来牛津保留了非常多的修道院特征。直至今日,我们依然可以从一些细节上看出一些端倪,例如传统的黑色长袍,拉丁文习俗,“耶和华是我的亮光”的校训,还有学院的名称例如万灵、三一、基督教堂等等,甚至有些学院的基石就建于学院的礼拜堂之中。早期的欧洲大学中,牛津的神学可谓是有着独树一帜的主导地位。

殉道者纪念碑

来过牛津的人一定无法忽略掉一个纪念碑,它被称作殉道者纪念碑。简而言之,1555年至1556年,三位英国的主教被作为异教徒烧死在了牛津。大老远的为什么要跑到牛津来烧呢?

16世纪初,牛津还仅仅是一个大约只有3000人口的小地方,但在此时正值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这个小地方成为了欧洲以及英国知识分子非常活跃的区域,而这种大量知识分子的活跃,也让牛津一跃成为整个欧洲的名校,这个时候的牛津与巴黎大学是相提并论的。人文主义占据上风之后的牛津,学院不再强调神性和上帝的博学,从图书馆到教学纲领,都在强调人文主义,不再尊崇经院哲学经典,学习古典名著。这时候的大学生们相信,只要能了解并且理解罗马帝国,就可以统治英国,人们开始怀疑中世纪以神为本的人生价值,基督教分裂出的新教,也因此在这种环境之下孕育生根。

牛津大学神学院

英国宗教改革之际,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新教追随者们,曾经想取缔这些天主教会的学院,甚至掠夺学院的财富。但亨利八世却阻止他们,并告诫他们,“英国没有比这个大学更好的地方了,即使有一天我们不在了,死掉了,腐朽了,我们的王国依然可以得到妥善的管理”。所以虽然天主教会失去了对这些学院的控制,但学院却并没有因为宗教改革而消失。在1540年,亨利八世创立圣公会,并根据原有的修道院分布情况,重建六个教区。在1546年,宣布牛津的基督教堂学院成为新的大主教所在地。牛津大学的神学家们此时扮演的角色就是帮助亨利八世,使得圣公会成为英国的国教。

而这一切,伴随着亨利八世的女儿玛丽的登上王位,牛津大学的神学家们却在这场王室,政治,宗教,乃至私人恩怨的斗争中,扮演着并不怎么光彩的角色。玛丽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如果说处死新教领袖人物,最不该选择的就是这个牛津了,但是女王大人请放心!牛津的神学家们是绝对不会让王室失望的。

火刑处死大主教

伦敦大主教里德力,温切斯特大主教拉莫提被带到了牛津,在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记载中,牛津的学者们毫无风范,对两位主教嗤之以鼻,高声咆哮。最后两位主教在圣玛丽教堂被宣判有罪,并处以火刑,惨死贝利奥学院门口的火刑柱上。其实两位主教只要肯承认错误,就可以免除一死,但是他们依旧坚持自己的主张。翌年,那个当年宣布玛丽母亲与亨利八世婚姻无效的、玛丽女王最痛恨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克兰麦也被送上了牛津的火刑柱。值得一提的是,三位在牛津烧死的主教竟然都是剑桥毕业,或许这也冥冥中注定了两所学校的苦大仇深。

不能说牛津的神学家们左右摇摆,只能说牛津是国王的坚定守护者,保皇派的帽子牛津肯定是摘不掉的,不论时事如何变幻,牛津都会站在国王一边。不由得让我想到政客行径,于是又想起牛津的另外一个特产,恍然大悟,牛津已经为这个世界贡献了五十多位首相和总统了呢!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英伦百晓生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