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 1926 年,《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就说过:“伦敦之于男人,正如巴黎之于女人。”它指的是传统英伦男装。直到今天,这句话依然正确——可以这么说,最顶级的西装并不属于任何一家国际奢侈品牌,最顶级的裁缝也不出自任何一家时装学院。要寻找最好的西装,真正懂行的人一定会指向伦敦心脏地带那条短短的萨维尔街(Savile Row)

Savile Row伦敦萨维尔街

毕竟西装三件套就起源于英国。1666年,英王查理二世发布禁奢令,将长背心、长外套和及膝束裤规定为官员的标准着装,以取代紧身上衣、马裤和披风的华丽风格宫廷着装。到了18世纪初,“男性大弃绝”(the Great Male Renunciation)时代让西装三件套真正地走上了历史的舞台——男人们不再穿戴绸缎、绣花外套、扑粉的假发和装饰着银扣的鞋子,而是穿上了剪裁简单、色彩低调的羊毛西装。而在这股时代的洪流中,乔治·布莱恩·布鲁梅尔(George Bryan Brummel)是其中真正的弄潮儿。这位著名的美男子是法国皇帝乔治三世时期首相的私人秘书之子,也是乔治四世的好朋友。他天生美貌,并且对贵族式的着装非常熟悉,在英国摄政时期引领了贵族圈的时尚潮流。他被认为是穿着现代西装三件套的第一人,并创立了商业阶层的标准着装:纯羊毛外套和裤子,白色亚麻衬衫,再加上领带。至今你还能在伦敦梅菲尔(Mayfair)地区的街头找到他的铜质雕像。

同样坐落在梅菲尔地区的萨维尔街,其兴起是在1846 年,亨利·普尔(Henry Poole)把自己主营军装的裁缝铺(如今的 Henry Poole& Co)从布伦斯威克广场(Brunswick Square)搬到了萨维尔街 32 号。随着 1879 年法国大革命之后兴起的民主和自由思潮,自信的资产阶级让低调朴素的男性消费文化进一步传播,低调而高超的裁缝技巧预示着未来许多年中英伦男装的关键所在——实际上,布鲁梅尔雕像的基座上就刻着一句:“真正的优雅不应被人注意。”——因此萨维尔街上的裁缝也越来越多。

设计师属于全世界,裁缝属于萨维尔街

当今的英国著名设计师深受萨维尔街的影响,维维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的标志性元素粗花呢、猎装和皇冠标识都来自萨维尔街,英国时尚圈最伟大的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最为人所称道的剪裁技能,就是萨维尔街的馈赠。亚历山大·麦昆曾在Anderson & Sheppard、Gieve & Hawkes和Huntsman这三家裁缝店先后做过学徒,接受传统定制服装的裁缝训练,这些技巧——特别是外套和长裤的剪裁技术——让能够他完美实现自己的灵感,并从同辈设计师中脱颖而出。McQueen还曾在高端男装系列中推出与Huntsman合作的高级手工订制大衣系列。

亚历山大·麦昆,小裁缝的逆袭

第一家 Alexander McQueen旗舰店就开在萨维尔街,你可以理解为这是McQueen在跟开除了他的萨维尔街叫板。

Savile Row伦敦萨维尔街

而打造了史上第一个设计师男装系列的法国设计师皮尔•卡丹则是萨维尔街著名的裁缝店亨兹曼(Huntsman)的客户。这家裁缝店最拿手的是英国人发明的新爱德华风格造型,这种造型由长款、收腰、在臀部展开的夹克和窄腿裤组成的,带有典型的骑马装风格。而这种风格后来在皮尔•卡丹的手里发扬光大,他也因此成为第一代男装设计师。

如何才能在萨维尔街做裁缝?你需要有天赋、有坚持,最好还有点家族传统(这里大多数的裁缝,家族里往上数好几代都是为萨维尔街服务的)。想要在这里站住脚,你首先要做 3-5 年学徒,成为高级裁缝需整整 10 年。每个学徒都会被分配一个导师,从顶针和剪刀的用法开始,如何使用顶针、针脚怎么缝、布料怎么裁。学完缝领子,接着学安装袖子、缝制袖子、精确地剪裁出能缝制一件外套的布料、缝制衬里、缝表袋(而不毁掉整件衣服的轮廓)、钉扣子、做扣眼、缝制不同面料(天鹅绒、粗花呢、马毛和帆布)的技巧、缝制燕尾服、晨礼服和夹克。

Savile Row伦敦萨维尔街

与其说定制西装是关乎西装,倒不如说这更关乎客人。这其中学习的远不止是技巧,还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灵光乍现。为粗细不一的手臂或腿制作合适的袖管或裤管,让人活动自如并看起来匀称;如果脖子习惯性前倾,那么背部的衣料就要比前襟更长一些,这样不仅合身而且看起来也更挺拔;领子是长一些还是短一些?两片衣领的角度是大一些还是小一些?口袋的上端是平的还是斜的?要不要缝制票夹?

这一切都没有写进哪本《萨维尔街裁缝手册》,都要靠他们多年的时间与揣摩。无论是穿着者还是旁观者,可能都很难一眼看出其中的奥妙,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裁缝们认为,自己从事的是一门“隐藏的艺术”。那些在历史上曾为布鲁梅尔、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和温莎公爵做过衣服的伟大工匠,他们积攒了一生的经验和技巧就这样一代代传承了下去。

好的西装值得等待

萨维尔街上那些历史悠久的店铺似乎还保持了200年前的样子:墙壁上装饰着鹿头,泛着柔软光泽的牛皮沙发,桃花心木橱柜里陈列着的纽扣和领带,贴着精致而古老壁纸的试衣间,放满布料册、裁衣剪、软皮尺的长桌,还有那些高高摞起的、泛黄发脆的账本,上面记录着百年间在这里订做过衣服的每一位顾客的尺寸和要求。店里的伙计穿着得体的三件套,戴着斯文的框架眼镜,准备着在最合适的时候给你献上最合适的殷勤。而在这些店铺的楼上或地下室里,还有无数双灵巧的手在裁剪布料、锁边、上衬里、锁扣眼、钉商标和扣子。

Savile Row伦敦萨维尔街

要获得一件萨维尔街的全定制西服,靠的不仅是技术精湛的裁缝,还有知情识趣的顾客,不仅要花费重金,还需等待漫长的时间。虽然每家裁缝铺都有一些成衣出售(400-600 英镑),也有半成品的西装可以供顾客试穿后让裁缝修改至合身(半定制700-1000 镑),但全定制(Bespoke,二件套2250 镑起,三件套 2700 镑起)才是萨维尔街的真谛。

在萨维尔街客户定制协会(Savile Row Bespoke Association)的严密监管下,每一套全定制西装的定制过程都漫长而繁复,一般情况下,制作一件全定制西服至少需要等待 12 个星期,亲临萨维尔街量 3 次尺寸,丈量至少 35 处身体尺寸以制作纸样,让 2-3 名裁缝付出至少50个小时左右的劳动,衣服上 95 % 以上的部分手工完成,这样裁缝才能量体、打样、制衣,让衣服与顾客的身体贴合到每一毫米,“就像是长在你的身上”。一套萨维尔街出品的西装,内外裁片可多达50 余片,每隔几厘米就用针密缝在一起,联缀出完美的廓型和舒适的穿着感受,无论穿着这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能调整到最适合的位置。每个裁片还预留了放大或缩小一个尺寸的位置,为日后的修改作准备。这样的西服还应该能巧妙地修饰穿着者的身材缺陷:高低不平的肩膀、粗细不同的双臂、鸡胸或是习惯前伸的脖子。

早在 19 世纪,萨维尔街的裁缝们就会定期坐着轮船去美国新世界,为那里的new money上门量尺寸,再返回伦敦打版,然后在下一次的旅行中去试体,再回到伦敦修改……因此一套西装的制作周期往往长达两年。现在,萨维尔街的裁缝们也延续了这一做法,只不过他们的目的地大大增加,甚至包括了香港、北京和上海。

当然,只有最懂行的人才能体会到萨维尔街上每一家店之间细微的区别。比如说,查尔斯王子的最爱是Anderson & Sheppard家拿手的双排扣西装,Huntsman擅长的是单粒扣西装,Thomas Hawkes是陆军军装的制作行家……也正因为如此,造访这里的客人们有极高的品牌忠诚度,可能终其一生都只会在同一家店铺做衣服。萨维尔街上的一个传说是,曾有位客人为了找出最适合自己的一家店,用同样的面料在三家店各做了身一模一样的衣服。到底有什么区别?恐怕只有他本人穿上后才能体会得到。

王室认证、好莱坞明星与逝去的荣光

所有的英国品牌都以获得王室认证为荣::一旦王室成员成为某家门店的顾客,该门店就会得到一封委任书,一般是封授权信,由该王室成员盖上专属的个人盾形徽章或王室家族徽章。但是在萨维尔街这可不稀奇。200年来,萨维尔街获得无数荣耀,这条街道上的裁缝们几乎拿着皮尺测量过欧洲几乎所有王室成员的尺寸,赢得了无数的皇室经营许可证。这些委任书往往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以证明自己的历史和工艺。亨利·普尔的主顾名册上,前三位分别是拿破仑三世、威尔士王子和维多利亚女王。隔壁的Huntsman在1849年开店,爱德华七世、乔治五世都是他家的常客。查尔斯王子的西装只在Anderson & Sheppard服装店定做(据说McQueen在这家店学徒时曾在给王子的服装内衬里涂写脏话,但后来人们并没有找到证据)。而创建于1865年的Dege&Skinner则拥有为王室护卫队订制礼服的至高荣耀,曾为无数英国将领和战斗英雄订制军服。而这家店唯一服务的女性就是伊丽莎白女王。

Savile Row伦敦萨维尔街

而欧美政客、好莱坞明星也是萨维尔街重要的主顾,丘吉尔、杜鲁门、迈克尔·杰克逊、奥黛莉·赫本……这些名字随便哪家裁缝店都可以找到一箩筐。比方说,格里高利·派克1954 年在电影《百万英镑》里所穿着的帅气服装就都来自Huntsman。对了,在完成任务时也要潇洒漂亮的间谍们也需要 100% 合身的定制西装。电影《王牌特工》中,科林·费尔斯带着刚入行的特工学徒塔伦·埃格顿来到一家裁缝铺做了一身漂亮行头,这场戏的拍摄地点就在萨维尔街的 Huntsman,我们得以欣赏那间派头十足的更衣室,是因为导演马修·沃恩的第一套定制西装就是他妈妈带他来这里做的。

就像这个时代里很多需要时间、技艺和传统的好东西一样,萨维尔街也感受着来自全球化和快消费带来的冲击。如今,这条小街上有Alexander McQueen,有三宅一生,最北端是一家“维多利亚的秘密”,而最南端则是一家Abercrombie & Fitch。这些店铺无论付出多么昂贵的租金也要开进萨维尔街,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地位。但太高的租金让原本开设在这里的裁缝铺子的生计开始艰难。除了租金,这些店铺带来的青少年和游客更让裁缝们不满。2012年,在Abercrombie & Fitch申请在萨维尔街开设童装门店之前,很多当地人身穿制作精良的传统套装,手里举着“救救三件套吧”的标语,安静地站立在Abercrombie & Fitch店铺对面抗议示威。然而,抗议无效。

近年来,萨维尔街上开了越来越多的奢侈品店,这让街上的房租越来越高,裁缝铺的经营也越来越艰难。裁缝们组织了一场游行,“给三件套一条生路吧”!

为了保护行业传统,亨利·普尔牵头在2004年成立了萨维尔街定制服装联盟,成员有12间店铺。联盟特别对定制西装做了各类严格的规定,以此保护传统和技艺。联盟的成员还斥巨资装修店面和工作间,并与东伦敦的社区学院联合开办课程培训年轻的裁缝。但如今,萨维尔街总共只剩下100位裁缝,年产量区区1万套。与任何奢侈品牌每年销售的西装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的数字。但是当你推开萨维尔街边的任意一扇窄门,一定会为自己身上的牛仔裤、运动鞋或是在连锁店铺里购买的成衣所羞愧。

裁缝师们背后挂着上百年来这家店打过的版型,古老的账本里记载着每一位客人的信息。

Savile Row伦敦萨维尔街

萨维尔街西装守则:

1.全定制西装最重要的价值在于,一人一版。裁缝会根据客人的体型专门裁剪出版型,并根据试穿结果调整,而不是像很多定制裁缝店那样根据现有版型进行修改调整(套码或推版)。

2.萨维尔西装的扣子必须是某种动物的角磨制成的,而不是像大多数成品西装用树脂扣。因为“这是品质的象征”。

3.条纹或者格子面料的西装,在裁剪时都会注意对条或者对格。比如说,左右衣襟的条纹必须对准,而身上的格子和袖子上的格子也要一致。

4.裁剪上承英国传统,强调合体、修身和线条感。往往肩部稍宽、腰部收紧,上身呈沙漏形。垫肩较薄,使肩部线条自然;而袖窿上提,为手臂提供足够活动空间。

5.每件衣服必须有95%以上是由手工完成。比如说,每片布料的接缝处都留下一定余地可供伸缩;手工上肩、手工上袖。可以在版型非常修身的情况下给肩部和胳膊活动的空间,这是机器制作西服难以达到的;所有的扣眼也都是手工锁的,袖口钮扣下面要开真扣眼。这样扣眼远比机器锁的扣眼立体、美观,单手系扣子或者解扣子也更容易。

原文作者:邓鲜鲜

相关专题 Savile Row | 萨维尔街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