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河的柔波,是徐志摩 “妩媚得望不到边际的一流清浅”(《我所知道的康桥》),是鲁伯特.布鲁克的 “绿如梦,深如眼”(《格兰切斯特的老神舍》),是拜伦的格兰切斯特浴河。

谁没有梦想过康河呢?“看一会凝静的桥影,数一数螺细的波纹;倚暖了石阑的青苔,青苔凉透了心坎”……然而剑桥并不只有波光里的艳影,还有不可一世的骄纵——三一学院,更有傲娇了几个世纪的人类头脑——从牛顿、达尔文、拜伦到霍金,以及与牛津上百年的明争暗斗,相爱相杀。

剑桥

晨——时间的荒野

有些城市令你忙碌,有些城市用一切节奏,教你学会等待。晨,是剑桥与世界相遇的时间。找一个几个世纪前的古老学院对面的咖啡厅,要一份Full breakfast,坐在窗里或者窗外晒太阳,或是偶尔抬眼看看窗边的过客,或许这些过客中就有着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脑袋。如果你遥遥的看到晨光中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人,你大概可以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要一个签名,因为那很可能就是宇宙之王霍金爷爷。在这座创立了800年的世界顶级学府,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碰到谁。拥有将近9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超过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意味着每一平方公里将会有两位拿过诺贝尔奖,整个人类的进步都得看剑桥的心情吧?

剑桥用一个早晨的悠闲惬意展示着它的独特哲学:岁月很长,不必匆忙!你不禁会怀疑,人类的进化和进步,究竟是争分夺秒的激情穿梭,还是像牛顿一样,在世界历史上最著名的苹果树下等待灵感迸发的一砸呢?或许,剑桥用它的惬意,任性地告诉人们,用最宝贵的时间和最舒服的姿势去思考吧!人类的发展像一条长达数千年的链条,每一个星光闪耀的时刻,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的流逝。剑桥能带给全世界学者最大的财富,就是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某一天,某一个小时,某一分钟的灵感勃发,是用漫长的等待酝酿的。这种将从容的研究、自由的支配视作最崇高的价值,让剑桥在世界上脱颖而出。

剑桥时钟

▲剑桥的圣体钟

在泰勒图书馆外面的街道上,一刻不停的爬行着时间的吞噬者——圣体钟。它没有指针和刻度,钟摆是代表死亡的棺材。每到五十九秒,金属蚱蜢便把时间一口吞下;每到一点钟,蚱蜢用毒针奋力一刺,用戏剧性的方式提醒人们:时间,必然流逝。

午间——华丽的叛逃

吃完早饭沿着King’s Parade慢慢踏上剑桥迷人而古老的街道,你脚下是一片不拘一格的土地。没有什么神秘的建城历史,剑桥的创立来自于一场不顺从的叛逃:13世纪牛津的一场暴动,使一群不羁的人们来到了荒芜的剑桥,至此开始了剑桥与牛津几个世纪的相生相克。除了执着于生命需要对手,剑桥更用举世无双的叛逆精神向欧洲的人文精神的起源致敬。你可以在路边随手买一本在剑桥几乎家喻户晓的书——The night climbers of Cambridge.

剑桥康河

▲国王学院

The night climbers of Cambridge是剑桥叛逆人文的佐证,在这本逆天的书里,古老而端庄的剑桥有一万种被攀爬的打开方式,几百年来剑桥的学生用夜间攀爬完成自己的成人礼。他们在夜间攀上剑桥每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并把自己的杰作留下来作为永恒的纪念。

1958年的某个清晨,在最最庄严的国王学院的屋顶上,尚未完全清醒的人们经过时被一辆斜放的奥斯汀汽车吓得魂魄离体。这辆奥斯汀究竟怎样狡猾地移形幻影般端坐在屋顶上成了这个城市茶余饭后的最重要谈资。尽管尊严不允许,救火队员们也不得不把它零打碎敲,才从斜着的屋顶把奥斯汀汽车卸了下来。将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令剑桥人津津乐道的,并非将奥斯汀汽车放在屋顶这件事本身,而是剑桥大学早就知道是谁如此聪明的挑战权威,却在一个世纪里守口如瓶。并且,最值得一提的是学校没有处罚学生,而是校长偷偷地给肇事者们送了一箱香槟。多么性感的纵容!

屋顶上的奥斯汀早就绝尘而去,空留令人赞叹的背影,人们也不得不翻阅老照片才能回味剑桥这挑衅的傲娇。然而,Naughty而喜欢挑战权威却成为融入剑桥血液里的基因。这座堂而皇之地高悬百年的亨利八世的雕像,用一条桌子腿跟全世界开了个巨大的玩笑。本来应该庄严的躺在亨利八世右手中的象征皇权的国王权杖,不知道从哪年哪月哪一天开始就变成了一只滑稽的桌子腿。剑桥就用这样一只桌子腿,奢侈地展示着他们对挑战权威的鼓励,和蔑视权威的自信。剑桥坚信,自由而色彩斑澜的观点才是人类之光。当然,如果你足够了解剑桥,就会发现,总有一个瞬间的庄严,能够秒杀所有年轻的叛逆。

黄昏——征服世界的启航

咀嚼着剑桥的昂贵的人文精神和传统的叛逆,不知不觉就走入了渐暖艳丽的黄昏。选一个有眼缘的剑桥学生撑起长篙,在剑桥来一场浪漫的Punting。

p177829-5

▲克莱尔桥

整个剑桥就倚着脱尽尘埃的清澈的康河而建。康河两岸矗立着几个蜚声世界的学院建筑,顺着大名鼎鼎的康河灵魂——“Backs”,能依次与Pembroke, St.Katharine’s, King’s, St.Clare, Trinity, John’s邂逅。娉婷的哥特式的尖阁骄纵的对望着坐镇图书楼的拜伦雕像;葱郁而隽永的草坪温柔的拥着学院宏伟庄严的建筑,垂柳摇曳成海里的轻波。远树凝寂,撑一支长篙,便可以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在征服康河的行程中,常常会让你沉迷。躺在船上,看天边的流过的行云、望时隐时现的桥影,幸运的话还能嗅到岸边舞动的青草香。又或者闭着眼睛,毫无顾忌的拥抱一场睡意,沉淀出彩虹似的梦,这便是徐志摩念念不忘的康河。

仰卧在康河的柔波里,不经意地路过的一座座桀骜的桥,更是值得浓墨重彩的吟唱。桥上的人痴痴地出了神,而你恰巧从桥洞探出头,望着披着夕阳的桥上的人,彼此便是风景。

在康河,你定然也甘愿做一条水草,陪伴朝雾升起,等待炊烟散尽……

叹息桥是英女王最爱的剑桥一景,连接St.John’s College的新庭和旧庭。你仿佛可以看到没通过考试的学子忧愁而又忧愁的身影。透过叹息桥暧昧的欣赏St.Clare学院玲珑的三环桥洞。婆娑的树影若影若现,水波荡进心间。

叹息桥(The Bridge of Sighs)

▲叹息桥

数学桥闪耀的人类最迷人的智慧,相传牛顿没用一颗螺丝就建起了数学桥,也传说数学桥是在牛顿死后才建好的。Anyway,数学桥用复杂的结构和几何的拼接展示着科学界对结构的痴迷。然而,剑桥却并不喜欢数学游戏,它沉迷于改变世界的游戏规则。剑桥用全部行动证明着,这是一所崇尚大脑的世界顶级学府。独立的人格、刻苦的潜质和学术的天分被剑桥视为学校的心脏。是的,无论你对数学有没有热情,都会赞叹于剑桥超越了美学的科学精神。

徐志摩的康桥足以让你流连,站在这座孤单的桥上徐志摩留下了他最动人的作品。然而当长篙划过此间,我耳畔却是徐志摩对林徽因的深情吟唱:“在四月天的树梢里你看见了什么?在我的低语里你听见了什么?”……遗憾,才是所有故事里最美的部分。就像徐志摩因为卢梭来到英国,卢梭去中国时他却在美国;就像徐志摩爱着林徽因时他已娶了张幼怡,张幼怡为了他来到剑桥,林徽因却因为他逃去了苏格兰。若人生没有一场旷日持久的无奈,又拿什么来回首往事呢?

暮色降临之前,剑桥进入了整个城市的调钟时间。上百座钟轰隆作响,踏着最后一抹阳光敲打着人类的灵魂。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在国王学院门口的广场上碰到一个迷人的乐队,长发而俊朗的吉他手激情地拨着琴弦,绅士的鼓手古典地敲打最朴素的皮鼓,平凡而灵动的姑娘时而吹起不知名的空灵乐器时而唱起歌,夕阳中这一切都美好的不真实。闻声而来的人们会在这里静静地坐一个小时,也许脑海中想象着自己在房间里听这些妙音的情形。没有人能拒绝买下乐队的CD,不管自己的电脑还能不能播放一张没有出版过的CD。朝霞盼来了晚照,晚钟撼动的黄昏,凌乱而密集的钟声是剑桥改变世界的呼唤——不期然的呼唤着没遮拦的田野,呼唤着满载星辉地流淌着的康河。你说,没有来看过康河的日子,算不算得上虚度?游荡在剑桥的时间,又算不算得上风流呢?

原文作者: 秦妙雪

相关专题 Cambridge | 剑桥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