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小学那会儿始终不能区分阿姆斯特丹和阿姆斯特朗,一直觉得可能阿姆斯特丹就是登月英雄的兄弟。长大一点,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也始终停留在教科书提供的那几点信息上:荷兰的首都,很小,身为首都却不是政治中心。再后来,听说荷兰有木鞋,有疯子梵高,还有奶酪和郁金香,但也始终不觉得这些是阿姆斯特丹的符号。直到某一天,不情不愿地被朋友拖着去那儿旅行,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城(咳咳,虽然它是首都但真的很小)的符号是什么。简言之,有点儿像欧洲的澳门,靠着皮肉生意和大麻撑起了一片天,另一片可能是金融业。旁边那位说牛栏奶粉的,(看什么!说的就是你!)你出来我们谈谈。
阿姆斯特丹
荷兰,又称尼德兰,巴掌大的地方资源匮乏,荷兰人只好围海造地把自己的国土扩了又扩,也是曾经的海上霸主商业强国。精明的荷兰人一手开辟了现代金融,创造了第一只股票,第一个证券交易所以及第一家现代银行,带领人类进入现代金融史的同时也让阿姆斯特丹成为了17世纪的世界金融中心。不过说起来,真是好汉不提当年勇。时移世易,阿姆斯特丹金融业曾经的辉煌早已随着航海时代的过去烟消云散,抢夺其地位的伦敦现在也随着日不落帝国的不断衰落让位于华尔街。

如今,说起阿姆斯特丹人们恐怕首先想到的牛栏奶粉(其实人家叫Nutrilon),其次是毕马威,然后就是那些灯红酒绿的荷兰红灯区了吧。

在前往阿姆斯特丹的途中,导游面不改色地告诉我们,看到橱窗女郎要hold住,带女友的管住自己的眼睛,带相机的管住自己的手。拍照是绝对禁止的,如果被抓住的话轻则被泼一杯咖啡,重则被卖春委员会的人请去喝咖啡。是的,你没看错,卖春委员会!阿姆斯特丹划定了一片红灯区,在这里卖春合法,嫖宿无罪。政府和法律保障你合法卖肉的权利。毛爷爷曾经说过,商品经济存在一天,卖淫就不会停止。在这里,有大把来自东欧穷国的姑娘们靠着自己的身体和美貌换取房租和酒钱。初闻此事,生在新中国长在蓝天下的单蠢青年——我和我的小伙伴纷纷表示:“惊呆了!”。与红灯区毗邻的大街就是阿姆斯特丹城区主干道,从皇宫出发往火车站的方向走会经过一个不起眼的博物馆,但是大名却如雷贯耳: Sex Museum。性解放运动之后许多国家早已不避忌这个话题,不过开馆陈列倒是难得一见。我是抱着科普的严肃心情去参观的(哪里不对?),观赏内容醒脑提神,参观完后扶墙出门。当时我们一致认为:“虽然没去看导游安排的艳舞,但是我幼小的心灵也受到了巨大冲击好么”。
阿姆斯特丹
除了这一条,导游还介绍了另一项阿城土产——大麻。阿姆斯特丹遍布合法售卖大麻以及大麻制品的商店。如果你在街上走着,想来杯咖啡暖暖身,请带好美瞳看清楚了,不要进了“科菲臊普”(其实是coffee shop,请原谅导游的东北大碴子味儿英语发音)还傻乐。一般写着Coffee Shop 的商店里所售商品都含有大麻,比如大麻咖啡,大麻蛋糕,大麻饼干等等。大麻是软性毒品,长期服用会损害神经系统健康,但偶尔服用并不会上瘾。何况这些食品中大麻的有效成分THC(请自行谷歌或百度)含量并不高,少吃一点不会有什么危险。且据说吃完喝完Coffee Shop里的东西可以飘飘然,不用睡觉起来嗨,所以不少人图新鲜都会去尝一尝。我们仨也不例外,非常及其以及特别地好奇,所以在一家纪念品商店买了一罐大麻曲奇。但由于那个时候的我三观比五官还正,始终克服不了“这个玩意儿还是毒品”这样的认知,最终没有迈出那一步,没有去尝一尝那罐据说难吃的要死的曲奇。这是后话。

我对于大麻的认知即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时至今日我始终不能忘记第一次闻到大麻烟那种酸酸呛呛的味道。这样的第一印象来得太强烈,以至于后来从宁静的小镇搬到喧闹的伦敦之后,时不时就能辨认出街角的某位颓丧青年或者楼上的某对黑人情侣刚刚吸食过大麻。在我刚刚对这片禁地产生概念之处国内的某位男演员就因为吸大麻被查,那个时候觉得既然在荷兰都能够合法,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事。直到后来此人闹出了粉丝妄言要集资给他买毒品的新闻,我才意识到这种底线的重要性,我那在阿姆斯特丹被冲击得支离破碎的三观才终于被正了回来。这世上,某些新鲜最好一直都不要去尝。

其实,这座城市还是泾渭分明的。红灯区之外的地方,看起来和别的欧洲小城并无多大区别,大麻生意也仅限于“科菲臊普”。多数荷兰人都知道借大麻盈利,但他们从小就知道这东西沾染不得。我所知道的某位荷兰摇滚青年,二十多岁就已经处于肾衰早期,精力与可怜到看不见的才华皆靠着软毒品支撑。至于对卖春女们所谓的不歧视,也不过是嘴上说说的幌子。合法化固然极大地保障了这些穷女孩的权利,但如果硬要说这是个正经职业,我看拿着高福利的本国人并不见多少从事这个行当。子不语,怪力乱神。所谓不语,不过是明哲保身的政治正确罢了。

刚刚踏足这个小城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汽车沿河而行,看到的是一排排临河房子,颜色浓淡有序,棕色跟白色交错相邻。从侧面看起来多数墙体都向着运河倾斜,据说最夸张的墙倾斜达20°。如果从正面看,这些房子就一点儿也不整齐,东倒西歪乱七八糟可能是最好的形容词了。宽窄不一也就罢了,竟然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形状。房子之所以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归结于当年的富人率先沿河建房,把这个弹丸之地的可用地皮占去一大部分。后来中产阶级只好在夹缝中挑挑拣拣委委屈屈地盖房子。至于中下阶层,能用的空间就更小。所以到了阿姆斯特丹,看一看房子直观大小就能知道当年哪些是豪宅哪些是平民屋。因为是围海造地,所以城市地基并不牢固,虽然已经深至地下20米,改用了砖石,但是如今有的房子还是跟比萨斜塔一样一点一点地在倾斜。

沿河行走,我看见的不止是景,也有人(废话)。问题在于我自认到了英国也算是高妹,但是在走向火车站以及走回来的二十分钟里,我觉得自己已经淹没在了人群里。荷兰人平均身高全球最高,我在这里终于体会到了跟人说话治疗颈椎的妙处。当晚住的酒店墙上充电插座的高度似乎也有半人高的样子,更别说那张贼高的床了,我感觉哈比人们是无法通过 “坐”这个动作成功上床的。请大家爬上去,用力地爬上去……推荐大家去看日本漫画家高木直子的绘本《150cm life》,真是道尽了卡哇伊身材生活在大人国的辛酸泪。
阿姆斯特丹
前文中所说的主干道贯通了整座城市(其实并没有多大),沿线有皇宫,红灯区,中国城,走到街的尽头就是阿姆斯特丹火车站。当我们从性博物馆走出来以后直接去了步行不超过十分钟的阿姆斯特丹火车站——买明信片和邮票。我寄出的明信片是两个极端:一张是红灯区的橱窗女郎,隐没在邪性的红与幽暗的黑中,只留一个搔首弄姿的背影在夜色里极尽魅惑之能事;另一张里,粉色的雏菊插在淡蓝色自行车筐中,车子静静靠在运河的某座桥上,阳光洒了一地,河水映着粼粼波光。仿佛天地间只有鲜花,河水,绿树这些清新自然的东西。凡此种种,滑稽又和谐。

阿姆斯特丹,是浪荡子眼里的值得反复玩味与玩弄的朱砂痣;亦是在昨日辉煌里嘲弄着今朝荒唐夜色的白月光。

推荐阅读: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的老餐厅,Haesje Claes

作者: MISS古德奈 | 微博
简介: 立志做个爱喝酒有思想的吃货。阳光正好,看书听鸟睡懒觉。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