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能与爱斯科赛马场(Ascot)相提并论的体育场地。英国皇室所建的爱斯科一出生便拥有“贵族血统”,300年的历史使它成为英国传统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皇家爱斯科赛马会

皇家爱斯科赛马会三百年

300年前,伯克郡(Berkshire)爱斯科曾是一片荒芜之地,当时被称作East Cote。1711年,酷爱骑术的英国女王安妮(Queen Anne)在温莎城堡外乡间策马时一眼相中这片宽阔平坦的原野,并决定在这里修建赛场。女王的愿望很快成为现实,那年8月11日,绿草茵茵的爱斯科赛马场正式落成,并举行了第一场“女王杯赛”(Her Majesty’s Plate)。比赛对所有平民和马匹开放,参赛马匹的年龄和品种各不相同,水平参差不齐,骑手也是未经专业训练的猎人,负重76公斤的马匹需要完成三段四英里(约6.5公里)长的赛程。最后的比赛成绩差强人意,竟无人获得女王开出的100金币的赏金,也没有留下关于比赛中获胜马匹的记录。不过,首届“女王杯赛”虽远不及今天赛事的专业化程度——今天仅有最顶尖的专业骑师和标准纯种竞赛马才有资格进入爱斯科,却奠定了英国赛马运动与民同乐的传统。

皇家爱斯科赛马会

1813年,国会通过法案,爱斯科正式成为公众马场。目前,爱斯科赛马场由英国王室地产(The Crown Estate)负责运营管理。每年有众多国际顶级赛事在此举行,包括春夏社交季和秋季赛期的18场平地赛会(Flat Meetings),以及冬季月份狩猎季(National Hunt Season)期间举行的一系列障碍赛。以皇室成员冠名的赛马会更是数不胜数,足见爱斯科赛马场和赛马运动与英国皇家的深厚渊源。事实的确如此,从安妮女王至今的300年里,历代英国皇室始终致力维护并发扬这一古老体育盛事。为了纪念安妮女王修建爱斯科赛马场,女王安妮锦标赛(Queen Anne Stakes)于1840年成立,并成为每年六月皇家爱斯科赛马会(Royal Ascot)的开幕赛。

皇家爱斯科赛马会

英国最豪华的赛马会:皇家爱斯科赛马会

每年六月第三周的皇家爱斯科赛马会不仅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赛事,也是每年四月至八月英伦社交季期间最引人注目的庆典。按照传统,英国皇室成员每年都会出席这一盛典。重视传统的英国人自然谁也不愿错过这社交日历上重要的一周,它既是上流社会华丽生活的缩影,也为平民百姓所津津乐道。每年30万赛马爱好者蜂拥而至,距温莎堡十几分钟车程的爱斯科小镇名流汇集。赛马会为期五天,周二到周六的下午两点整,每当女王与皇室成员乘坐从温莎堡驶来的开放式马车款款入场,并步上专用皇家看台,即标志着当日赛事正式开始。

皇家爱斯科赛马会

2015年,皇室赛马会将举行30项比赛,包括八场国际一级赛事,总奖金高达550万英镑,堪称英国最豪华赛马会。专业人士最看重的是第3天的金杯赛(Gold Cup)。全程2.5英里(约4023米)的金杯赛始于1807年,是英国乃至全欧洲享负盛名的长途赛。此场比赛中的胜出者往往会成为民族英雄并且身价不菲,无论是骑手,驯马师,还是马。2011年,皇家爱斯科赛场为曾经创造爱斯科传奇的爱尔兰纯种马叶芝(Yeats)塑像以示纪念,并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揭幕。

“仕女日”时尚盛典

有人为赛马而来,有人为狂欢而来,对时尚人士来说,赛马会就是一座展示时尚服装与创意帽饰的舞台,既可以赏心悦目,也为了被人欣赏。赛马会对观赛者的着装历来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说起赛马会的着装传统,还得提起英王乔治三世的好友博·布鲁梅尔(Beau Brummell),这位当时闻名伦敦的社交明星曾经影响19世纪英国美学和男装时尚,紧身裤搭配长筒马靴的赛马服饰便正是布鲁梅尔所宣扬的时尚。

皇家爱斯科赛马会

赛马会每年都会更新对观赛者的着装要求。大致来说,观众须盛装出席。男士应穿着黑色或灰色的绅士礼服头戴礼帽,对女士的要求则更加细致,对头饰、裙子,甚至肩带的尺寸都有明确规定。除此之外,女士必须头戴大礼帽,如果帽子太小则会被要求现场购置一顶。于是,一场时尚女性争奇斗艳较劲比阔的比赛拉开了序幕。

尤其是比赛第三天的仕女日(Ladies Day),所有女嘉宾都身着靓装,头戴出自名师之手的帽饰或头饰,或夸张,或华丽,也不乏搞怪的设计。虽然风格各异,终极目标却只有一个:吸引众人眼球,成为今年的时尚焦点。赛马会期间,美女与时尚总是抢占各大娱乐时尚媒体的版面,风头大有盖过赛马之势,的确有些喧宾夺主。又或许正因如此,皇家赛马会才会成为一场关乎大众平民的娱乐盛事吧。推荐阅读:从皇家赛马会看英国的帽子文化

皇室赛马会远非一场单纯的体育赛事,专业赛马与时尚相得益彰,形成了赛马会独特的风格与氛围,在贵族经典中玩出了俏皮的时髦。

作者: Poppy
简介: 一路走走停停,喜欢分享沿途旅游心情。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