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从教堂回学校的路上听手机里的BBC 4(BBC广播4台)预报天气:The weather will stay dry and settled till this weekend, the week after next and beyond(天气已经比较稳定,基本不会再下雨了)。

腐国,已然万物复苏……那么,母国是否也已“春水荡漾”了呢?

本月27日复活节之后,英国将重启夏令时制(戳文《一文弄懂英国夏令时和冬令时》了解英国夏令时和冬令时详细知识。),届时与中国的时差恢复到7个小时。复活节倒是听说过,虽然每年的时间不一样,可从来不知道在这个节日前还有一个叫什么Good Friday的(在3月22日至4月27日之间,春分以后的一个星期五),而且居然还是一个西方国家非常重要的日子——学校放假、银行关门、商场休息,就连股市也关闭了。

Good Friday

查阅资料后才知道还是和耶稣有关,因为耶稣就是在两千年前的一个星期五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所以中文把这个节日译作“耶稣受难日”,Good Friday又可称为God Friday。三天后,耶稣复活,那就是“复活节”的起源;在欧美各国,复活节是仅次于圣诞节的重大节日。因为鸡蛋象征春天新生命的开始,所以到了十二世纪,复活节就有了“鸡蛋祝圣”的习俗。

虽然基本不下雨了,但是温度的起伏较大,小屁孩们都不太会照顾自己,感冒发烧的骤然增多。

有童鞋头疼去GP(入学时每人签约的一个校医)那里就诊,GP和她聊了一个小时,最后给她打印了一些建议和知识,让她走人了。另外一个因为咳嗽去看病,GP说:“We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e virus, only time can take it away.(我们没有办法对付病毒,时间到了自然就好)”,然后这厮咳嗽了大半个月,直到国内的阿奇霉素治好了他。还有一个感冒,嗓子疼,发烧39℃,GP先拿便利贴给她,开了个扑热息痛,再来一条喉糖了事……

所以,我在这里只能苦口婆心地跟大家说:去英国之前,别嫌麻烦,该带的常备药一定要带好了再去!老外医生的方法不错,但我们这种小身板不一定撑得住。之前有网友写的《在英国除非要狗带了,否则千万别生病》一文绝对不夸张,这里的看病效率真的很低。另外的Point(关键点)在于:申请签证时花的医疗附加费(硕士读一年按一年半计,150+75,共225个胖子, 1:10的比例,可就是几千大洋啊),换来的就是这个?我也是醉了……

生病

上周五第一次去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fice(国际发展办公室,为学校一专门针对国际生的服务部门,简称:IDO)做兼职,负责通过电话向已收到Offer(录取通知)的学生提供入学指导,然后做好通话记录便于Follow Up(后续跟进),本周二去了第二次。

因为时差的关系,中国组的工作时间只能是上午,毕竟格林威治(Greenwich)的中午12点,已经是母国的晚上8点了。供所有Student Ambassador(学生大使)使用的只有一部电话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可能也是出于Confidentiality(保密)的考虑(我们都曾签署保密协议),所以为防止冲突,我们事先都通过在线的Google Docs填写过自己Availability(可以参与)的时间段;时间段按半小时划分,这样,我们甚至可以利用课程间隙前来工作。目前这个项目规定一周工作不能超过四个小时,如果按每小时8.77英镑的报酬计算,工作四小时就有35英镑,自己做饭的话,一周的餐饮开支完全够了。两次下来我再度领教老外管理方面的松散,因为连签到也没有,一切全凭自觉。

周五工作完后,周六终于去了向往已久的巴斯(Bath)——其实就是洗澡的意思。

Bath巴斯

旅行之前我好好做了一番功课,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大意而错过难得一见的美景或佳肴。巴斯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43年,满目“蜂蜜色”建筑群,是英国唯一一座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

罗马浴场(Roman Baths)

古罗马浴场是巴斯最著名的博物馆景点,连地名都直接叫浴场了。由于保存完好,我们现在还可以在罗马浴场看见许多古罗马遗址。一楼罗马浴场周围分为几个区域:浴池,圣泉(the Sacred Spring)、罗马神庙、罗马澡堂和蒸汽室等,还原了古代贵族奢侈精致的休闲生活。

这里的温泉水常年保持在46度左右,在圣泉处还可以感受古泉水的跳动。由于不停歇的注入新泉水,整个罗马浴场温泉一直保持水汽弥漫的感觉。

圆形广场(The Circus)

老约翰·伍德(John Wood, theElder)设计的圆形广场是由三截长长的圆形平台组成的。整个建筑从下往上分别使用了三种古典柱式:希腊多立克柱式、罗马/复合柱式和科林斯柱式,而柱子上方的带状装饰图案传说可是有525种之多(确定没有重复不可以玩连连看吗)!

皇家新月楼(Royal Crescent)

走过圆形广场,西北方向就是小约翰·伍德(John Wood, the Younger)设计的皇家新月楼了,它是英国最大的乔治式建筑之一,外形为一巨大圆弧,大约有30幢楼的长度。据说这个正面看起来整齐划一的建筑其实是“表里不一”的,每幢房子背面都别有洞天,出自不同建筑师手笔的屋顶、窗户、布局和正面的端庄典雅完全不同。之所以用“据说”是我当时没有打算绕道其背后去看。

Royal Crescent

普尔特尼桥(Pulteney Bridge)

建筑师罗伯特·亚当(Robert Adam)设计的普尔特尼桥又是欧洲一大奇景。这座桥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不仅发挥了桥的作用,而且还是一个商业街!这种既走人又有建筑的桥梁在欧洲是非常少见的。

巴斯修道院(Bath Abbey)

罗马浴场的边上就是巴斯修道院了,它又被称作巴斯教堂,是英国著名哥特式建筑之一,以圆形拱顶和彩色玻璃著称。进入的时候正碰上合唱队在排练,于是,我就静静地在前排坐下,听了半个小时。

傅雷曾经评价,巴斯是座精致而美丽的城市。此行,我没有选择任何人结伴,沿路印入眼帘的景致也是最丰富的一次……其实,依赖与束缚同在而孤单,与自由并存。

作者: 老鼠妈妈
简介: 何怿昕工作室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