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上一次写了英国人的真实生活:我们隔壁家的英国老夫妻,好像很悲情的样子,不少亲们表示看了有点难过。其实是我只写了他们生活的一两个面啦,除了老爷爷身体不好,没有子女以外,其他方面都挺好哒,钱挺多的,经常去度假的。老爷爷还是很喜欢讲笑话的,虽然我们不大容易Get到笑点。今天给大家介绍另外一个邻居吧,很欢乐的一家。

我们家这一片的二十来栋是60年代由房地产公司建的房子,在英国属于“新房子”,每一栋都长得差不多。往前一点的住家就是各自自建的,有一些已经有一百多年,这种他们叫“老房子”。基本上一百年以内的,他们都算新房子。

亲们可能见过一种英国传统的茅草顶的房子,叫做Thatched Cottage,也听说过这种屋顶维护成本很高。Green一家的房子就是这样一栋一百多年历史的茅草顶房子。Green先生是个退休的警察,他太太Amy做什么工作我忘记了,只记得她不固定休息天,节假日特别忙。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在本地一所成绩很好的私立女校读高中的Rebecca,我很少见到她。因为她每天一大早赶火车去上学,放学后去附近一个学生Club呆到9点才回家,在偶尔几次的碰面的印象中,这是一个很白很高挑很羞涩的少女。

Thatched Cottage

Green夫妇两年前搬进这栋茅草顶的百年老房,他们俩的日常,就是围绕着这栋房子转。当我们搬来时,Green先生是第二个主动跟我们打招呼的邻居,事实上也没啥,其他邻居来主动跟我们交流了。我们对面的一家人,至今都没搭理过我们,任凭我貌美如花地在前院种花啊浇水啊修剪树枝啊,始终不理不睬。

Green先生简直是我见过的最像美国人的英国人。我家就在本区域的Playground边上,且连着大片的麦地,且是步行到泰晤士河的近路,所以每天附近养狗的人家都要经过我家门前去遛狗。Green先生的狗狗是一头乌黑发亮四蹄踏雪的高大短毛犬,有个很Man的名字叫Neil,是他领养的流浪狗,非常地不怒自威,非常地训练有素。唯一不乖的时候,就是见到邻居的猫就忍不住要去挑逗,有一次还把别人的猫给咬伤了。Green先生就是在遛狗的时候跟我们开始了热情的聊天,他哈哈笑着说:“打理房子是一件永无休止的工作呀!我家大门密码是1212,欢迎你们随时来造访。”

每次我们相遇,Green先生都会告诉我们他最近在房子里搞什么花头,在花园里开辟菜园啦,修剪树篱啦,改建壁炉啦,改建厨房啦,换地板啦,真的是没完没了。有时候他会教我们一些省钱省力的办法,比如把扫起来的落叶晚上倒到围墙外面去。有时候他会告诉我们一些附近的八卦,比如路尽头的房子卖掉了,为什么他会知道?因为有天遛狗的时候他看到有两个人围着那栋房子转悠,警察的本能驱使他走过去问他们在干嘛,那对老夫妇吓了一大跳,赶紧说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刚买了这房子。

圣诞前夕,有天早餐的时候,Green先生肩上扛着一根大腿粗细一人来长的树干,从河边走回来,见到我他吃力地把树干放下地,插着腰休息,一边哈哈笑着说:“没钱啦,厨房改建只好停工啦,得攒几个月才能继续啦。哎呀,表哥要从西班牙来我们家过圣诞呢,只能委屈他们住在没有地板的房子了啦,哈哈!” 先生和我回屋不厚道地议论,英国人跟咱们中国人果然不一样哇,钱不备足就大兴土木。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样一户住着Thatched屋顶的大房子,开着两部宝马,女儿读私校的人家,改建厨房中途居然要等发工资。换做是我怕早就愁白了头,可是他们两个每天还是器宇轩昂地遛狗,当然啦,Green先生头发是很白的。

遛狗

大家各忙各的,转眼快到我们的春节了。这天碰到Green先生的时候,跟着他的不是Neil,却是一只棕色白色相间的卷毛小奶狗。“Green先生你有新的小狗啦?” Green先生哈哈笑着说:“是啊是啊!我跟Amy说啦,Big house, two dogs!” 他学着广告里大减价的音调,夸张地打着手势,惹得我们都乐了。我蹲下去想摸小奶狗,那小家伙在狗绳的一头翻着跟斗,乱蹦乱颠,哇哇叫着想扑到我身上来。Green先生拉着绳子喊”Poppy!Poppy!”不让它扑到我,一边笑着说:“它很皮很皮的。”

”它叫Poppy啊?“

”是啊是啊!Poppy the puppy。哈哈!”

“它多大呀?”

“六周。”

“男的女的呀?”

“女的,哈哈。Poppy,别这样!你盯着它看会让它很激动,然后它就扑过来了。不要看它,像这样。” Green先生侧着身别过头演示着,像个小学生做的蹩脚雕像,“看,看,它马上找别的东西去注意了吧。哎哟,它等不及了!” 于是他费力地拉着Poppy歪歪扭扭走了。

接下来每次见到Poppy,它都哇哇叫着扑上来,被Green先生拉住,在绳子一头乱颠。Green先生一手握着一杯咖啡,一边哈哈笑着说:“每天六点就被两只狗闹醒,太困了。哎呀,它满三个月就该去接受为期18周的培训啦。”

春天来了,Green夫妇约我们早上一块儿遛狗散步。他们两人每人背一个背包,一人一条狗,Green先生牵着Poppy,“Amy拉不住它。” 说着他带头往田野里走去。Poppy和Neil被松开绳子,在田野里追逐,Poppy发现远处的大雁群,像一阵风似的撵过去,两只长长的卷毛耳朵像翅膀一样飞舞着,几百只大雁嘎嘎乱叫着哄然起飞。Green先生欣慰地眺望着他的小狗,一边说:“我就喜欢它那两只耳朵。” 他嘹亮地吹一声口哨,Poppy应声掉头,一阵风从草丛里钻出来,对啦,它的腿很短,几乎是贴着地跑。“它现在听我指挥啦。” Green先生把Poppy栓回绳子,继续领路。走到一条马路边,Green先生停下来,给Poppy换了一条绳子,“这条绳子没有弹性,可以防止它在过马路的时候失控,但是它会很难受,所以等下再换回刚才那根绳子。” Green先生直起身子,给Poppy喂了一口零食,带着大家穿过了马路。

走过长长的田野,我们进了一个小咖啡馆休息。Green夫妇从背包里掏出一条大毯子铺在地板上,让Neil和Poppy蹲在上面,“这样他们的爪子和毛毛上的泥水不会把人家地板搞脏。” Amy告诉我们。Green先生反复向Poppy发出坐下的指令,Poppy坐下几秒钟就会骨碌站起来四处张望,伺机捣蛋,Green先生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始终紧紧拽着它。而Neil则静静地坐着,静静地观察着店里的人们,间中用鼻子顶一下Poppy,好像在教导这个抖抖病发作的小公举。我们就这样在一静一动两只狗狗的旁边,听Green先生讲他退休那年去马丘比丘旅游的事,中间不断掺和着“Poppy!Sit!Poppy!No!”。

过了一阵,Green先生要上洗手间,我无知无畏地说我来替你拉着Poppy吧,Green先生给我手里放了一把肉干就去了。这两分钟简直有两年那么长,Poppy的力气大得像跑道上即将起飞的飞机,两只大眼一瞪我心里咯噔一下手就伸出去了,怕它咬我手指,只好摊着手掌,于是它两口就吃光了肉干,接着就要起飞了。它简直是抡圆了要把我远远甩出去,费尽力气拉回来,它掉头往桌上蹦,赶紧把桌上的杯子糖罐花瓶移到远处,一不留神它又往外窜。大喊先生和Amy一起拉住它,幸亏这时Green先生回来了……

复活节后,我们发现Green先生开始修茅草屋顶啦。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跟邻居们打招呼,摊着两手表示对这项工程忍无可忍。至于Poppy,据Green先生说,这个品种的狗狗一般要到12岁以后才能像Neil一样安静。我打算重新慎重考虑一下自己养狗的计划了。

原文来自: Monnie_in_UK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