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学博物馆。它的收藏品反应了近四个世纪以来人们对世界伟大文明成果的认知。

阿什莫林博物馆发展历程

17世纪20年代,牛津大学艺术收藏始于陈列在牛津当时的博德利图书馆上层楼小屋内的手工肖像及古玩收藏。

1683年,阿什莫林博物馆第一个建筑完工,用于存放伊莱亚斯·阿什莫(Elias Ashmole,1617–1692)于1677年向牛津大学捐赠的珍奇古玩。1683年5月24日,博物馆开始对外开放,博物学者罗伯特·普洛特(RobertPlot,1640-96)担任首任馆长,这座建筑被称为“旧阿什莫林博物馆”,该建筑曾被一度用于《牛津英语词典》的办公室。博物馆收藏品包括伊莱亚斯·阿什莫从园艺家、旅行家及父子同名的收藏家约翰·璀德斯堪(JohnTradescant)那里收集的藏品,包括古币、书籍、凹雕版画、地质样品及动物标本。自1924年,该建筑被用作牛津大学科学历史博物馆。

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

1845年,考克维尔(Charles Robert Cockerell)设计的新博物馆在今天的博蒙特街对外开放。新馆的建立吸引了大量捐赠,诸如鲁本斯的油画草图、加纳莱托(Canaletto1697-1768)与卦狄Guardi (1712-93)的绘画、达芬奇的素描,还包括大量的考古学标本及精细工艺的收藏品等。

1908年,牛津大学的两大机构:大学艺术收藏及原阿什莫林博物馆合并,成立了现在的阿什莫林博物馆。自此该博物馆被称为阿什莫林艺术与考古学博物馆。

2000年,由范•海宁根与黑沃德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中国绘画馆在阿什莫林博物馆入口处对外开放,并成为主建筑的一部分。在这个一级保护建筑中,将画廊插入到天井中,用于支撑顶部的后期建筑。除原来的考克维尔设计空间,该馆是博物馆重建后唯一保留的老建筑物。该绘画馆经常展出阿什莫林自己的收藏品,也经常展出馆外的当代中国艺术家作品。该馆是英国博物馆中唯一一个为陈设中国绘画而建的绘画馆,并被命名为“环与苏立文馆”。

2009年,在大规模重建后,伊丽莎白女王于2009年12月2日宣布博物馆再次对外开放,她在演说中将阿什莫林博物馆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大学博物馆”。在英国遗产彩票基金会(HeritageLottery Fund)的支持下,阿什莫林博物馆由建筑师里克•马瑟(Rick Mather)和麦塔弗(Metaphor)展览设计公司设计扩建。重建费用达9.82千万美元,由原来的三层楼变为五层,博物馆面积比原来扩大了一倍,并创建了新的展览空间、修复工作室及教育中心。

作为博物馆的驻馆艺术家,我以绘画与版画的方式记录了博物馆的变迁,并在博物馆再次开放期间举行了个人作品展览。

现在的阿什莫林博物馆包括各文化的艺术品及手工制品,例如早期的弦乐器、来自古希腊米诺克里特的雕像、英国伍斯特瓷器、中国商朝青铜器、日本陶瓷、欧洲绘画、素描、版画及其他专项收藏品。

今天的博物馆包括39个新画廊,其中4个为临时展览画廊、一个新型教育中心、技术最先进的修复室及牛津首个屋顶餐厅。展厅布展显示了“文化交叉与时代交叉”的观念。

与其他公共博物馆不同,阿什莫林博物策展人一方面是专业学者,同时在牛津大学各学院担任讲师或教授。

赛克勒(Sackler)图书馆的前身是阿什莫林博物馆图书馆,于2001年对外开放,配合博物馆收藏,增加了藏书量。该图书馆为牛津大学古典艺术、考古学及艺术史专项图书馆。

阿什莫林博物馆部门机构

阿什莫林博物馆设置了以下部门,这些部门相互协作,使博物馆成为一个有机整体。这些部门分别是:教育服务部、新闻办公室、市场营销部、场地租赁及婚礼部、开发办公室、阿什莫林之友、公众参与部、古物部、西方艺术部、赫伯登币室、东方艺术部和石膏雕像馆。

同时包括项目组、财务部、信息通信技术文档部、人力资源部、馆长室、注册处、展览办公室、联合博物馆教育小组、修复室、设计部、出版及图像资料馆、博物馆商店、展厅事务部和博物馆工坊。

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

阿什莫林博物馆版画收藏

西方版画收藏及版画室

“阿什莫林博物馆的素描及版画属于公众,所以对全体公众开放。阿什莫林博物馆版画室也许是英国唯一的每个人无需预订或出示身份证就可以走进来欣赏艺术作品的版画室。”——安哲丽玛利亚·阿塞托(AngelaMaria Aceto),版画室主管

西方艺术部的版画室存有十五世纪至今在英国最好的欧洲版画、素描及水彩画收藏品。这些作品大多数是由著名的捐助者在十九世纪向牛津大学捐赠的,并在此基础上在卡尔·帕克(KarlParker 1895-1992)任职西方部主任期间成立了版画室。许多已故大师或当代艺术家的版画与素描通过捐赠或购买获得,收藏涵盖了大多数西欧学派的大师作品。

版画室为那些希望对版画(及素描或水彩)原作进行研究和欣赏的人员提供服务。尽管有诸多限制,例如不得使用钢笔或墨水等,但是艺术学子可使用铅笔直接临摹名作原作。重要的是这项服务向每个人甚至是有成人陪同的未成年人开放。

目前,博物馆西方版画及素描(含水彩)收藏约为五万件,版画约占总数的一半。

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

著名的收藏品

拉斐尔·圣齐奥和米开朗基罗的素描在1842年通过公开认购画家托马斯·劳伦斯(1769 – 1830)的著名收藏品获得。

列昂纳多·达·芬奇、伦勃朗、克罗德·热莱(1600-82)及阿德良·凡·奥斯塔德(1610-85)的收藏品于1855年从收藏家参伯斯·豪尔(ChambersHall1786–1855)处获得。

包括丢勒及其他德国、法国和荷兰的大师的北方文艺复兴的作品转自博德利图书馆收藏。许多版画及素描源自收藏家弗兰西斯·杜斯(Francis Douce)(1757-1834)的大量遗赠。15世纪大师E. S. (约1420 – 约1468) 的《死亡艺术》系列是早期大师版画的最大亮点之一。尽管该系列版画在其他博物馆版画室也有收藏,但在阿什莫林的这套作品是唯一的完整系列收藏。

1. 伦勃朗作品收藏

伦勃朗从1626年至1665年间创作了约300余件蚀刻及干刻版画。伦勃朗的油画与版画创作生涯平行发展。阿什莫林藏有相当数量的伦勃朗版画,包括被认为是伦勃朗及仿伦勃朗作品,版画室共藏有222件伦勃朗的版画与素描作品。

2. 卡米耶·毕沙罗作品收藏

20世纪50年代至20世纪60年代,因毕沙罗家族捐赠的收藏品,使版画室成为印象派学习的主要中心之一。包括卡米耶(Camille)、卢西安(Lucien)、奥拉维达(Orovida)及毕沙罗家族的其他成员的绘画、版画、素描、书籍及书信。

3. 其他收藏品

其他著名的版画(和素描)收藏包括威廉·布莱克 (1757 -1827)、弗朗西斯科·戈雅(1746–1828)、埃德加·德加(1834-1917)、托马斯·庚斯博罗(1727–1788)、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1780–1867)和塞缪尔·帕莫(1805–1881)、萨缪尔·帕麦尔(1805–81)、吕希安·毕沙罗(1863–1944)、拉斐尔·圣齐奥(1483-1520)、丹蒂·加百利·罗塞蒂(1828–82)、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1640)、提香(1485-1576)、约瑟夫·玛罗德·威廉·透纳(1775-1851)及让-安东尼·华托(1684—1721)等。

二十世纪英国木口木刻收藏品包括许多重要的版画家的作品及文献收藏,这些版画家包括杰楚德·荷姆斯(Gertrude Hermes 1901 -1983)、乔治·马可利(GeorgeMackley 1900–83)、罗宾·坦纳Robin Tanner(1904–88)及莱昂·安德沃德(1890–1975)等。自1990年开始,博物馆开始对皇家版画家协会会员作品予以系统收藏,由此近些年版画室收藏品数量大增。

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

东方艺术版画收藏

东方艺术版画收藏主要包括日本版画(1860件)、中国版画(378件)及印度版画(256件)等。

2005年,杰米尔先生对阿什莫林博物馆进行了慷慨捐赠,用于建立穆斯林及亚洲艺术在线中心以及东方艺术研究中心。杰米尔先生说:“我希望该中心成为探索不同文化如何互相学习并从而丰富人们生活的一个未来的世界网络。”

与西方部版画室类似,杰米尔东方艺术研究中心是一个对研究和欣赏东方艺术收藏品的公众、学生及学者开放的机构。收藏品(版画、绘画、陶器、金属制品、石器及纺织品等)中的所有收藏品均可预约查看。

阿什莫林博物馆中国版画收藏

大部分的中国版画于2006-7年间直接从艺术家手中收藏的作品。这些作品创作于自20世纪40年代至今,收藏品中共有378件中国版画。版画作品包括力群、彦涵等中国第一代创作版画家的作品以及徐冰等中青年版画家的代表作品。

苏立文(MichaelSullivan)(1916-2013)是一位享誉世界的著名中国艺术史学者,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与中国艺术家开始接触,他对中国艺术品的收藏跨距约70年。版画收藏量相对较少,但20世纪40年代末的版画有黄永玉(出生于1924年)、麦杆(1921–2002)和章西涯等艺术家的早期木刻版画。根据米切尔•苏立文教授的遗嘱,他所有的收藏品均捐赠予阿什莫林博物馆。

阿什莫林博物馆的版画保存与修复

阿什莫林博物馆修复与保护部已经有三百余年历史,并于2004年成立了专门的纸质作品修复室。与帆布作品相比,纸质作品极易损坏、破碎,且当置于阳光下,褪色迅速。在纸质作品的收藏中,保护修复起着关键作用。版画一般印于纸上,易损坏。常见问题包括撕裂、污渍、虫蛀、胶带痕迹、灰尘、烟或其他酸性物质的影响。因此,纸本作品务必要妥善保存,确保其在有更长久的寿命。

大部分人往往认为,与其他艺术品相比,版画更易于保护修复,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版画包括广泛的制作技术,修复专业人员必须保存每种技术的特征。例如,木版画在刻印时的压印痕迹,使纸张表面看起来产生凹凸特点,过度拉伸及加裱褙纸将会减少这种特征。因此,修复过程需根据版画的特征决定技术程序,且通常需要数月的工作。

版画修复的环境要严于储藏室,因为任何微小的事实都可能影响纸制品的寿命。例如,新建成的现代水泥钢筋建筑就不适合做储存实验室,因为空气中存在水泥散发出的活性不可见酸性颗粒,所以新建材至少一年内不得用作修复工作室。因为当纸张是湿的时候,就会吸收颗粒,在纸张干燥后,纤维合拢时酸性颗粒将会存留于纸张中,从而减少纸张寿命。

阿什莫林修复人员在对作品进行处理时,均有完整记录处理过程,其中包括作品前后侧的高质量照片、作品状态的书面记录及处理阶段的记录。

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

结语

阿什莫林博物馆的目标是使其非凡的收藏品以可以以大众参与指导的方式,让尽可能多的公众参观。作为牛津大学的一个部门,教育是阿什莫林博物馆的核心所在,其目的是为学者提供资源及激发来自全球不同背景与年龄的参观者对物质文化的浓厚兴趣。

最近几年,中国新建了许多博物馆,然而同欧洲博物馆或其他发达国家的博物馆相比,中国公共博物馆的发展尚在起步阶段。因此,我认为作为世界上一个最古老和最成熟的博物馆,阿什莫林博物馆的经验对中国发展博物馆具有良好的借鉴意义。

中国是版画历史发展最悠久的国家,在中国设立专门博物馆来收藏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流的版画是大势所趋。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三十五年中,中国版画发展迅速。优秀的版画需要一个可以供保存、研究、展示和为子孙后代收藏的家,而观澜版画艺术博物馆显然有能力承担此项任务。

阿什莫林博物馆欢迎研究人员或技术人员前来博物馆特别是修复实验室实习。同时邀请世界各地的专家到中国博物馆如观澜版画艺术博物馆工作也会是一个明智选择。

版画在古代文明的进步中起着重要作用。观澜版画艺术博物馆的成立无疑是中国版画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已经在国际版画届颇具影响。我真诚地相信,观澜版画艺术博物馆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其他博物馆的一个榜样,以全新理念打造国际一流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将不仅仅对专家学者开放,也会吸引来自中国和世界公众参观访问这个实体博物馆以及网络博物馆。

相关专题 Oxford | 牛津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