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晚上宿舍楼下自然是闹的,毕竟学校举行通宵舞会;我不会是喧嚣场面的参与者但可以是聆听或旁观者,说到底,我不反感……我只在五楼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感受那种热烈和青春洋溢。

这样一个晚上过后的第二天上午必定悄无声息,我仍按时起了床。原打算去学校旁的海边走走,但是想到还缺一些生活必需品,所以决定上City Center(市中心)的Tesco(乐购超市)采买一番。

Tesco(乐购超市)

我曾经在线研究“乐购”的各类商品: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后面到底是什么。我是想买一个Wok(炒菜锅)而不是这边铺天盖地的Pan(平底锅),分什么Fry Pan(煎锅)、Sauce Pan(汤锅)、Grill Pan(烧烤锅),结果发现网店标的尺寸不是很明确,说是30cm但因为没有图示,谁知道是指最大口径处还是指底部,因为这边的灶具没有支架只是平板一块,所以炒菜锅不会是国内那种圆底而是Flat(平的)。研究半天未果,想想索性去实地考察吧!

从学校的大门出来,沿着海滩往市中心进发。我只知道一个大致方向,手机没开流量所以也无法启用“百度”,但是大白天,在大街上,我不怕走丢,路在嘴边嘛!有时候我还是喜欢独往独来的,因为那样,自由而随心。这些日子,基本处于用中文写字、用英语对话的状态,我不知道这样对思维会有什么影响,似乎是自动切换着。

周六上午九点左右的光景,沙滩上已经有一些家庭在休闲了,一旁的人行道上不断有晨练者慢跑着。我边走边用IPAD取景,除了大海、沙滩、人和狗狗,我还摄下了街景和市容。这边许多书面材料(包括邮件、通知、广告页,和各类标示)都是双语的:英语和威尔士语。一开始我有点震惊,因为乍一看一团乱,后来才习惯只看第一行忽略第二行。那威尔士语,呵呵,就像“Languages from Mars”(火星语)——出自奥地利同学之口,我也是醉了,没想到全世界对“火星语”有同样的借代。

斯旺西

“乐购”算得上斯旺西市中心的地标性建筑了。塞币取车(Cart)的方式和国内完全一样。这个乐购应该不算大吧,只有一个楼面,但是食品种类异常丰富,尤其是各类奶制品,从牛奶、酸奶到乳酪、白脱和冰淇淋,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在货柜上我还看到了熟悉的Danone(达能),当然是英国产的……采购了不少食品后,没有找到最需要的Wok(炒菜锅)和Pushpins(图钉),询问店员被建议去别家店譬如Wilko看看。

于是问题来了,我这两大包东西怎么处置呢?我灵机一动,与一名收银员商量是不是可以暂且寄存,那位年长的女士同意了——欧,也!但是我也被告知“We don’t normally allow that”(一般我们不接受的),不过她还是很好心地提醒我记住柜台号26,我自是千恩万谢。

从“乐购”出来,我钻进购物中心,居然还发现这里有Market(集市)。如果是国内,这便是一个山寨伪劣品的集散地了。我背着双肩包,找有意思的店逛,结果所有想买的东西,都买到了,包括Vase(花瓶)、Wok(炒菜锅)、Pushpins(图钉)、Cafetiere(咖啡壶,我可以用来泡茶)和“精油灯”,他们这边称为“Small wax melt burner”。

不同的文化里,对于很多物件的指称并不相同,我曾想问有没有Fragrance Lamp或Scented Oil Lamp,真不知道确切的名字是什么(有点小尴尬)……为此,有语言大家说,“一个只在一种文化里成长起来的人要达到真正的双语,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一定要到另一种语言的国度去生活、学习、工作一段时间,否则,我永远不可能完善自己“语言知识和语言能力”的结构。

斯旺西大学

在Boots,我像前两天拿钙片那样以Get 3 for 2(两件的价格得三件)的方式购买了三瓶维生素C,可以服用一年半,to strengthen the immune system(增强免疫力)。我从来习惯服用Supplements(营养补充剂),以钙片与各类维生素为主,从去年开始还用了“抗氧化”胶囊。

我平时的开销绝对不在那些奢侈品,像一般女性喜欢的名牌包包呀、香水、化妆品、高级时装什么的,我并不感兴趣,我的主要投资是自己的健康,譬如服用适合的保健品、譬如定期经络调理、譬如接受美容护理……我坚信,追求由内而外的美,是女人一生的事业,女人,有责任为这个尘世奉上美好的容颜(Face Value)和线条(Figure)。

昨日黄昏去学校后面的公园快走健身,经过一片无人问津的草地,开满了各式五彩的野花,就动了当“采花大盗”的念头。今天在超市买了花瓶一回到宿舍,便迫不及待带上剪刀去后山坡了……室雅何须大,在花瓶里插上鲜花、燃了精油,再沏一壶新茶,然后,就可以美美地坐下来写字,心安安的。

楼友们纷纷入住了。有一晚和那位台湾女士聊了不少时候,她在台湾做社工,人看上去挺操劳的但其实也只是刚满四十岁,她已经在这里学了十周语言了。见她用一个物件Filter(过滤)饮用水,我很好奇因为这边都是直饮水,她解释说在台湾只喝软水而不是这种硬水。我于是笑笑说,大陆人有一个本事,因为食品的安全系数太低所以自然炼就一副“百毒不侵”的体魄,这样到了国外,生存能力就很强!她听了,也会心地笑起来。

同学们都渴望早点开课,因为他们觉得长长的日子很难打发,而我没有。离开体制已经整整五年,我早已习惯怎么安排生活、学习、工作和休闲,妥妥地而不会无聊。有时候想想中国的老年人,尤其是女性,上班时被大作息牵着走,忙忙碌碌于工作和家庭也没时间去发展什么业余爱好,一旦退休,似乎除了带第三代就没有其它念想了……

中国人骨子里,其实还是奴性的,缺乏所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灵魂”。

作者: 老鼠妈妈
简介: 何怿昕工作室
相关专题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