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已进入元月3日,而国内也结束了元旦假期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这个年末因为一些机缘,12月31日下午我乘坐飞机抵达伦敦希斯罗机场。事先计划在伦敦跨年,所以通过“Airbnb”网站预订了两个晚上的民宿,此处Bnb就是Bed and Breakfast的意思,即“住宿加次日的早餐”。

该民宿据说在伦敦一区(一区是市中心,划分有点像北京二环三环四环,大小和北京环路划分的差不多)的边上,离市中心大约就两三个地铁站的距离,一天大约人民币500元。我也是第一次在国外通过网络和老外房东接洽,在线付清款项后,房东提供了进门的密码(Code),也就是说没有什么酒店的入住手续,好像蛮刺激的样子。

伦敦一区

在上海,从浦东国际机场到我家(我家也可以算是市中心旁边一点吧),大约需要两个小时,这边差不多,唯一就是伦敦的地铁陈旧多了。查阅Google Map(谷歌地图)后,发现一会儿是National Rail(火车)一会儿是Tube(地铁)那样地转来转去,而且他们的地铁不像上海简单地用“一、二、三”命名,而是什么Jubilee, Northern, Piccadilly, Victoria, Waterloo & City, London Overground……倒车时头真不止一个大。

事先了解过,所以上车前买好一张Oyster卡(Oyster卡是大伦敦地区交通用的电子收费系统,于2003年首次发行,在伦敦的巴士、地铁和电车,使用Oyster卡预付的收费比现金收费要便宜)。有些地方既没有扶手电梯(Escalator)又没有升降梯(Lift),我那23kg的行李箱呀,真是够展示“女汉子”风范的。

伦敦地铁

还好民宿离地铁站大约就十来分钟的距离,一路“谷歌”,脚高脚低,于晚间八点左右差不多到位了,却发现这家没有门牌号码!但是根据房东对于住所位置的详细描述,在两条什么街的Corner(转角),又Opposite一个足球场(对面),我尝试着按动了门上的密码盘,心里默念“芝麻开门吧!”门,确实开了,可迎面就是两个大男人,着实把我们(我和同班的一个小盆友一起入住)吓了一跳。

原来是暖气临时坏了,他们是Tenant(房客)正在捣鼓。因为在大学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听他们讲什么Boiler(锅炉),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说房东已经联系Plumber(水暖工)了,但至今没有到。因为毕竟是31日嘛。当时我试了一下热水,不错,而那位叫Paul的房客也说锅炉还是有声音的,估计只是暖气没有。

长途飞行的疲惫,加上一路舟车劳顿,我只想好好洗个澡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因为英国这边暖气和热水往往一体由楼下的锅炉统一供应,所以开始洗澡时我留了个心眼而没有立即用香波或是沐浴露,果不其然,大约两分钟后,水变冷了……简述情况就是,冬天,房间里没有暖气,我的身体和头发都是湿漉漉的……我拿过浴室的大毛巾赶紧擦干头发和身体,一边给房东挂了电话,说实话,那时候的内心,是崩溃的。

房东说已经给水暖工打电话了,他会继续联系,但是他什么也不能保证。后来他又打来电话说如果找个加急的(Emergency),需要另外支付300英镑而他也没有那笔钱——这个我相信,英国人现在一般都很穷。他承认他Ruin(毁了)我的新年夜,但我也Ruin了他的,因为他不得不从聚会现场出来赶去公司现请。

他问我到底想怎么样,我说我只是想洗个热水澡,后来他表示愿意给我Refund(退款),而我仍然可以住,Stay for Free(白住)。到了这份上,也没什么好Argue(理论)的了,再说我本不是一个擅长维护权益的人。

结果,大约半小时后,房东来电话说暖水工马上到了。大约一个小时,那个Paul敲我的门告诉我,锅炉修好了……但是,我已经洗不动了,只剩下睡觉的力气,脏着个头。还好小盆友的情绪没受什么影响,照样出门看Fireworks(烟火)去了。其实,我所在的位置打开窗帘就可以看到烟火,但是我实在没多大兴趣。

伦敦人怎么跨年

第二天上午,房东电话联系我问打算如何处理Refund,因为他毕竟连夜供了暖,虽然我没有洗上。我把实际情况说了,对他表示了理解,但同时明确表述应该有些Compensation(补偿)。我问及有无相关的政策,他说没有,但很快他爽气地说退我50胖子,问我意下如何,我同意了。达成协议后,我们彼此祝福新年。

第二天,也就是元月一日,我们去了Westminster(威斯敏斯特),观看花车和各类节日游行,小盆友兴致盎然,都不想走了,而我只觉饥肠辘辘,一心赶去那家朋友上回来伦敦时吃过的英国百年老店,用我的新年第一餐:Fish & Chips(炸鱼和薯条)

炸鱼和薯条

直到华灯初上,新年的伦敦一区,非常璀璨。但是那份繁华和绮丽,对我这个同样来自国际化大都市的人来说,毫无新鲜感,我倒是怀念起斯旺西了:不喜浮华,清淡如水……

因为饱受倒车的痛苦,回威尔士去长途总站坐Coach(大巴),我第一次使用了Uber(国内称为“优步”)叫车,毕竟Black Cab(伦敦的出租)贵的堪比扶摔倒的老大爷。2日是Bank Holiday(法定假日),所以路面交通情况还不错,9英里的路程,车价21胖字,但是首单优惠10个胖子即11镑,司机说我们很合算呀,但其实也是国内的两倍了,否则就是四倍,老大爷是不用扶了,可这小心脏还得摸摸安抚一下滴。

此次的伦敦跨年,包括一心前来英国深造,那是自己的执念,在不少人眼里,实在有些“理想化”,甚至有一种大无畏的前仆后继。可是我以为,当一个人尚有能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却不去试一试,如果不,真有些辜负此生呀!

作者: 老鼠妈妈
简介: 何怿昕工作室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