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假期已经开始了整整一周,越来越多的同学离开了学校,或回国或旅行,宿舍楼越来越空寂了。今天是周日,晚上喝了一大碗蔬菜鸡汤,那是在熬了整整三小时的生态鸡(Corn-fed Chicken)汤里放入了土豆、胡萝卜、甘蓝(Brussels Sprouts)和花菜(Cauliflower)制成的。一个人,静静地喝汤的时候,读了一篇美文,题为《掌控人生的姑娘,从不活在PS里》。

口译班上,我有个要好的小女生,她说她从来不看朋友圈。我听了就明白了,我说,其实不是“看不看”的问题,是你要学会不要去和别人比较……我的话让她心服口服。很少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不堪晒出来,而那光鲜亮丽的一面就好似PS过的人生。没有一段成功的人生可以复制,错误的解读又会给自己平添压力。但是,只要有时间,我也刷屏,了解朋友们都在干点什么,于是更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这一周,有两天没有学习,一天是拔牙,一天是去威尔士的首府卡迪夫购物。这个几乎成了连续剧主角的牙齿,终于可以在这篇随笔后,谢幕了。

拔牙

周二一早预约了第二天(周三)看牙医。预约时被告知的时间是“Ten to Nine”(为什么不是Nine to Ten?),我当时愣了一下,很快我明白了,问道:“You mean 8:50?”(你是说八点五十分)——英语对时间的表达呀!

原来的Crown(牙套)已坏,牙齿内部Infectious(受感染)。

医生先给病牙拍了张X光片以了解Root(牙根)的情况——不需要去特定的房间;她只是把一个小装置放进我的嘴巴,然后让我咬住,瞬间一张片子就有了。上Anesthetic(麻药)时,就感觉她拿着针筒在患处乱扎,我立刻就出血了,她给了我一点水漱漱口。一、两分钟后,她就动手了。

这颗Dangling(摇晃)了几天的牙齿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好拔,那个美丽的医生也费了挺大的劲,我的下巴被工具硌得生疼生疼的。我一直闭着眼睛,感受她在我口腔里捣鼓,脑补牙医拿来Hammer(榔头)或是Plier(钳子)大张旗鼓的架势……还好,大约几分钟后,牙被Extracted(拔掉)了,她用一块Gauze(纱布)让我咬紧,一边作程式化的说明……也就是一两分钟后,她移除了这块纱布,说Clot(凝结)得很好,也不再给我什么Clean Linen(纱布类)让我继续咬住像国内拔牙那样。

拔牙

我就去Reception(接待处)付了钱:43胖子,她拿给我一张“Post Dental Treatment Instructions”(术后医嘱),完事了。前前后后十五分钟不到,就这么简单。

事后我看医嘱里写着,如果有Slight Bleeding(渗血),拿纱布类放在伤口处咬紧20-30分钟,如果需要,一天可以重复数次(Apply pressure using a small pad of gauze clamped firmly between the jaws for 20-30 minutes-repeat if necessary)。心想,这医生也不给我两块备着,而我也没顾上问,因为当时正碰到一个歪果同学,麻着嘴一说话就给忘了。

医嘱里还写:Do not rinse your mouth for the rest of the day(拔牙当天不要漱口),Start from tomorrow rinse your mouth gently after meals and before retiring using a mouthwash made by dissolving 1/2 teaspoon of salt in a glass of warm water. Hold the solution in your mouth for several minutes, discard and repeat 2-3 times(第二天开始饭后可以漱口,睡前可用自配的温盐水两到三次),Do this for 5-7 days(以这种方式清洁口腔五到七天)。

拔牙

可是我有渗血,不漱口,感受血腥气?

医嘱里最后提到:Painkillers can be taken to avoid pain after the local anesthetic has worn off(在治疗时的麻药失去效力后,可以服用一些止疼片),使用缓解头疼的Paracetamol(对乙酰氨基酚)就可以了。我猜想就像国内泰诺那样的药物吧,因为我记得那就是泰诺的主要成分。当然,白纸黑字上粗体标注:ASPRIN MUST NOT BE TAKEN(绝不可以服用阿司匹林),我估计此药活血因为印象里它可以用于抑制血小板(Platelet)聚成,防止血栓(Thrombus)形成。

不管怎么说,挣扎了一个月,最后还是把一颗Bring Recurrent Trouble(反复发作)的病牙留在了腐国,顺带学到了不少新单词和专业的表达方法,呵呵。

拔牙的当天,我在床上从上午十点一直躺到晚上六点,后来不得不服用了止疼片,因为是真疼。但是第二天一早,还是按原计划去了卡迪夫。因为票子早已购买,行程早已排好,而拔牙是临时决定的事——有点作死的节奏……

作者: 老鼠妈妈
简介: 何怿昕工作室
相关专题 牙医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