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知道剑桥大学的May Ball是从最近的电影《万物理论》中开始的,霍金邀请简作为他的舞伴,一起去参加五月舞会,华美的舞会场面一改剑桥大学留给人们的严肃沉稳的印象,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活力、青春四射的校园气质。六月的剑桥,展现的是它个性中的另一面。它会卸下平时做学术时沉稳庄严肃穆的面具,取而代之的是如孩童般极端兴奋的面孔。因为6月的剑桥,不属于学术,只属于旋转的狂欢舞会盛典。
剑桥May Ball

May Ball是剑桥大学一年一度的盛会,活动在每年的六月中旬举行,那段时间的剑桥每个傍晚,落日印红,暖暖清风,路人都能看到这样的奇景:一条几百米长的队伍蜿蜒在某个学院的大门口,沿街缓缓向前移动。队伍中的人,是各国各式各样的俊男美女,男子身着正式的绅士礼服或者自己国家的传统服装,女子则是各个国家各种特色的晚礼服,语笑嫣然,身姿曼妙。一眼望去,竟是电影中才有的争奇斗艳的画面。路人的眼中都是一片惊奇艳羡,脚下也似乎生了根,移动不了半步,干脆驻步观赏这一胜景。排队中的美男美女们兴奋地扎堆聊天,或者微笑着向路人挥手致意,排了四五个小时的队也丝毫不疲惫,斗志昂扬,因为他们要参加的,便是剑桥大学传递数百年的盛典,学年末最盛大的彻夜狂欢——五月舞会(May ball)。

剑桥May Ball

为什么“May Ball”会在每年的六月份举行呢?

我想大多数的读者看到这里都会跟我有同样的疑问,既然叫May Ball,五月舞会,那为什么是在6月举行呢?传说有两种原因:

剑桥May Ball

1. 作为全球知名的学术性大学,“Work hard, play hard”这一句话,放在剑桥的学生身上,再合适不过。很久以前,剑桥的毕业季是在5月,考试周也是5月。学年末,在象牙塔中被繁重紧张的学业考试压抑了一整年的剑桥学生考试完后必定要 出塔“放风”和“狂欢”,各学院开始为学生准备了有自己学院特色的庆祝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从最开始的小型舞会慢慢发展到大型盛典,于是渐渐就有了“五月舞会”的传统。后来学制改革,毕业和考试都改到了6月。而6月是英国最舒适的季节,轻风暖阳,10点天黑,3点天亮,正是通宵狂欢的好时节,所以各学院也就乐意把这狂欢盛典随之往后移到6月,可是“五月舞会”的名字却一直沿袭了下来。

2. 五月舞会May Ball是剑桥大学一年一度的盛事,即使是在整个欧洲也是享有盛名的。因为珍贵,所以各学院舞会的门票都有数量限制,尤其是May Ball最出名的几大学院例如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圣约翰学院(St’Johns College)的May Ball门票经常都是“一票难求”,无法买到票的May Ball疯狂爱好者们只好想奇招天天蹲点看能否找机会混进May Ball,所以官方为了杜绝这种行为,故意把六月举行的舞会命名“五月舞会”,以在时间上混淆视听,让“机会主义者”们扑个空。虽然后来被扑了空的人发现了,官方还是沿用了“五月舞会”的名称,以示警告:别钻空子喔,即使这次被你发现“五月舞会”的真正举行时间,以后忽悠你的事情多着哪,不怕忽悠就来呗。

 May Ball并非只有跳舞这么简单

剑桥May Ball

因为舞会持续时间从傍晚开始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才结束,自然这场名为“舞会”的彻夜狂欢盛典并不是只有跳舞而已。

由于五月舞会由各个学院独立举办,就像学院之间争夺排名一样,五月舞会的举办也是各学院在实力上一较高下的好机会。在这十几个小时的舞会里,各学院也会根据自己的财力物力施展浑身解术,安排各色各样的活动,力求让各位参加者觉得值回票价,同时也提升自己学院的形象。不过,财力最雄厚的几个学院最舍得花大价钱,他们的舞会自然是规模最盛大、活动最丰富、饮食最精美、门票最抢手的。

按传统,舞会的内容是事先保密的,只有在当天可见分晓。不过大多数学院是会事先订一个主题,“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从所选“主题”上透露点信息,比如说今年2013年罗宾逊学院Robinson College的主题是 “The Great Exhibition of 1851” (1851的杰出展览),休斯霍学院Hughes Hall College 的主题是 – “A Red Carpet Affair”(一场红毯盛事),霍默腾学院Homerton College May Ball 主题是”American Dreams”(美国梦)。

而三一学院 (Trinity College),彼得豪斯学院(Peterhouse College) 和莫德琳学院(Magdalene College)是最喜欢玩神秘的三个学院,自古从来不定主题,保密功夫滴水不漏,把参加者的胃口十足掉到三万八千里的高空,不过这样神秘到底后的惊喜也是最大的。

虽然舞会内容每年不一样,但是几个传统项目,比如各支顶尖乐队的演出、大型焰火和精美餐点是各学院比拼实力的保留节目。除开这些保留节目,各学院也是在花样翻新上绞尽脑汁,这才有了某些财力雄厚的学院因为要保持水准,在历史上留下“惊鸿一笔”,不惜花天价钱来打造独特新颖的“五月舞会”的故事。例如,“空运自法国的以往只提供给世界各国王室成员的名贵香槟”,“空运自非洲的稀有黑色和蓝色玫瑰打造的玫瑰屋”,“把学院建筑变为魔幻城堡来探险”,“六月飞雪的鸡尾酒冰吧”,“金碧辉煌的童话帐篷宫殿”,“小型摩天轮,海盗船,跳楼机”, “舞会结束的时候让大家乘坐热气球在空中说再见”,“把所有人运到巴黎去吃第二天的早餐”等等。

既然活动如此丰富,一张May Ball的票价自然也“丰富”,从小规模学院的60多镑到大学院的大型May Ball的200多磅不等。门票一般是各学院先开放给自己学院的学生抽签购买,之后才会考虑给外学院的学生以及来自剑桥大学以外的舞会爱好者购买,因此,著名学院的舞会经常是“一票难求”。因此有些有“经济头脑”的人原价买了票再高价卖出来,被誉为“欧洲第七大舞会”的三一学院的票在Ebay上就曾经被炒到700多镑一张,但是抢的人还是前仆后继。所以,你往往会发现,去到舞会的人不仅是剑桥的学生,还有来自世界各国的王室成员,贵族,政商名流等。不过不管你的身份如何,在舞会里都是平等的,没有所谓的VIP和非VIP之分。

我去三一学院的舞会那年,据说就有好几个专门从中东和欧洲飞过来的王室成员在我们那桌一起吃饭,一起玩巧克力喷泉。不过我一直记长相和名字特别不擅长,所以看谁都长一样,而且吃得玩得那么高兴,完全无暇理会旁边的人都姓甚名谁,他们的身份也是后来我问了下涌上去跟他们照相的人才知道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看大家跳欧洲传统集体舞的时候我遇到了我后来在伦敦一家投行的面试官和他妻子。当年我在剑桥掉进沟里摔断了腿,舞会开始的时候腿伤还没痊愈,为了不错过难得的盛宴,就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去了。跳舞的时候呢,就只得“恨铁不成钢”地坐在旁边看大家跳。刚好遇到他妻子的脚被高跟鞋磨破,坐在我旁边休息。既然同为“天涯沦落人”,大家就聊天笑说“五月舞会”的魅力真大,女士们即使忍受皮肉之苦都还是要来赴会。因为也没聊多久,所以彼此也没问对方的名字身份背景,不过可能确实是我当时杵着拐杖去舞会“身残志坚”的形象让人印象比较深刻,后来面试的时候他立即认出了我,然后两人开始感慨“五月舞会”确实是把这个世界缩小了很多。

May Ball着装要求

剑桥May Ball

虽然各个学院的May Ball各具特色,但是对于着装都是统一的要求严格。对女士的要求是晚礼服,在这点上各学院无异。对男士的着装要求,各学院稍有差异,不过最基本的要求是必须佩带黑色领结。而“白色领结”被誉为剑桥“五月舞会”着装要求的最高规格。三一学院虽然建议白色领结,却没有硬性规定必须佩带。而有2个学院——彼得豪斯学院和莫德琳学院就把“白色领结”规定为“必须”,男士没有佩戴白色领结即使你买了门票也不能入内。

男士还好,礼服加领结,样式也没多大变化,即使穿自己的民族服装,或买或订做或租一身也简单至极。女士就不得了了,那些提前几个月就开始准备舞会行头的也是非常正常的,因为不仅要选漂亮的,还要选跟别人不一样的。一年就那么一次,而且今年能买得了票明年还不一定能买得了了,这次的机会必然要珍惜。漂亮但是不撞衫,在一个几百人的舞会里也是不容易的。再遇上你如果一年去几个学院的May Ball(为了给舞会爱好者参加更多学院May Ball的机会,有些学院的May Ball刻意避开其他学院的舞会日期,订在6月的不同日子,所以不会撞期),每次出镜都必须是不同的服装,那就更需要时间搜罗装备了。

现代流行的裹裙,复古的中世纪蓬裙,夸张的礼帽,中国的旗袍,日本的和服,韩国的韩服,印度泰国的国服,复古美丽如骑士公主的,高贵典雅如奥斯卡颁奖晚会的,活泼可爱如日韩田园的,夸张搞怪如Lady Gaga非常人可以驾驭的,应有尽有。我去的几场舞会,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要数那个小麦肤色的南美美女,一身印地安打扮,脸上画了图腾,头上还插了根红翎,在一派正统装扮的人群中却是份外亮眼。

所以我一直觉得去May Ball,不仅是吃喝玩尽兴,还有就是看尽各式各样各国各时代的服装,各种争奇斗艳,说它也是一场时尚视觉盛宴也不为过。

May Ball的“詹姆士邦德007 ”

如前面所说,May Ball的票确实太抢手,例如2011年是圣约翰学院五月舞会500周年,这样的机会,可是一生一次的。即使门票不开放卖给其他学院学生以及学校以外的人,也早在2010年底就售空。

即使是学院学生仍然需要用抽签的方式被选中成为参加舞会的幸运儿,因此总有没有机会买到票的舞会狂热爱好者奇招百出要混进舞会。例如穿戴成米奇老鼠谎称是舞会的娱乐活动之一,拿着照相机和印制的名片假装是媒体记者,半夜施展轻功翻越高耸院墙入内的,把舞会衣服装在塑料袋然后循着剑河游到各学院的草坪攀爬上岸再换装的,这些都会让人觉得原来有好多“大隐隐于市”的民间“詹姆士邦德007”,关键时刻才显露人家一身“国宝级”真功夫。为了防止这种“非法入内”行为,各大学院不得不出动学院所有的Porter (请见我上一篇专栏“学院制”对Porter的解释)甚至是雇用专门的保安公司划船巡视,还得在几百年高龄的院墙上刷上防盗荧光粉来防止这种007的行为。一些大型舞会还不得不请警察出马维持秩序。

但是,即使是混进去了也很容易被发现,因为进场的每个人都会领印有学院名称的特殊颜色腕带作为出入凭证,没有佩戴的人自然就是“非法闯入者”。

我倒是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些传说中的“高手”,剑桥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循规蹈矩的。虽然嘴里碎碎念一直可惜没抢到票,也开玩笑说要学学007,但是都明白“君子非请勿入”的道理,所以到最后都是自己待在房间看电视,打电动或者趴在窗户上看,但是也暗暗立誓明年在抢票的时候要像007一样“英勇搏斗”。不过这些孰真孰假的传闻也确实为May Ball的受欢迎程度又成功造势了一把。

虽然禁止从剑河攀爬上岸,但是May Ball期间对于剑河荡舟却是没有封锁的。无法参加舞会的学生、游客和当地居民,划起小船,带着饮料红酒,悠闲地聚集在康河上谈笑,等待午夜的烟火,也是May ball时候的一条亮丽风景线。午夜天空一片璀璨烟火之时,场内场外的人们一同欢呼鼓掌,把May ball的氛围推到了极致,成为永生难忘的回忆。

五月舞会May ball,参加的人未必爱的就是那些狂欢的形式,更钟情的或许是在这场舞会里可以尽情彰显与释放的青春,活力和张扬。青春里的岁月,太过短暂。忘情洒脱的时光,让人贪恋。量身定做的舞蹈,让人欲罢不能。在这样美丽的夜晚,即使你跟我一样不饮酒,要不沉醉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原文作者:姜敖

相关专题 Cambridge | 剑桥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