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开不得玩笑,一是婚姻,二是土豆。”土豆之于爱尔兰,恰如米饭馒头之于中国,是爱尔兰大多数家庭餐桌上的主要食物。几百年的栽培,足以让爱尔兰人对这一作物萌生深厚的感情,土豆不仅征服了爱尔兰人的胃,更紧紧抓住了他们的心,以至于今天,许多爱尔兰家庭仍会觉得没有马铃薯的晚餐味同嚼蜡,食之无味。

在19世纪的爱尔兰,土豆被广泛种植,是当时穷人们赖以生存的主要食物,土豆在喂饱了爱尔兰人肚子的同时,也埋下了灾难的种子。十九世纪四十年代,“马铃薯晚疫病”来势汹汹,席卷整个爱尔兰大地,土豆大面积受灾腐烂,农民严重欠收,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大饥荒(the Great Famine),导致难以计数的村庄在这次大饥荒中废弃荒芜,将近超过二百万人移民海外,寻觅生机,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有将近七千万爱尔兰后裔遍布全球。

土豆沙拉

尽管如此,土豆在今天人们心中的影响力,仍然是其他食物所无可比拟的。马铃薯,有“地下苹果”之称,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而且马铃薯鲜薯西餐中的烹饪方法十分丰富,可供烧、煮、煎、烤、加工成薯条、薯片、薯泥、薯饼,马铃薯生汁、浓汤、炖肉,或是经典的爱尔兰菜肴马铃薯卷心菜泥,可以说,在爱尔兰的餐桌上,同时看到2-3种不同烹饪土豆的菜色一点也不稀奇。

土豆

爱尔兰人对土豆可谓情有独钟,却又任性挑剔。多数爱尔兰人经年大都只会尝试一或两道特别的马铃薯菜式,译者的房东便是如此,牛奶土豆泥和烤土豆陪伴了他大半辈子的晚餐时光,说到这里,其实也应该感谢爱尔兰食客们形形色色的口味,让我们有幸能在今天的当地超市货架上看到千式百样的马铃薯菜肴。

当爱尔兰当地人,被问及最喜爱的传统食物时,除去人见人爱的马铃薯之外,票数最多的答案就是“爱尔兰炖肉”或“腌牛肉配卷心菜”了。事实上,“腌牛肉配卷心菜”从严格意义上讲,并不是传统的爱尔兰菜肴,“培根卷心菜”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传统菜品。然而,时过境迁,尽管“培根卷心菜”仍然是家庭煮饭的经典美食,可在如今绝大多数餐饮菜单上已经难觅其踪。原料过于简单,食材相对便宜,早先被奉为人间美味的“培根卷心菜”,在如今纷繁精致的欧洲菜系之中的确显得不够华丽,也因而退出了饕餮大餐的舞台。

传统的爱尔兰菜肴,其实是穷苦人家为一饱口福而想出来的风味菜式。19世纪,当时大部分的爱尔兰人还是农民,而且是欧洲最贫穷的居民,除却种植马铃薯,他们和那个时代的中国农民一样,也摆脱不了“养鸡为换盐,杀猪为过年”的蹉跎岁月,因而,穷苦的老一辈爱尔兰人再清楚不过食物的来之不易,从当时流传至今的菜肴中,仍然可以看出爱尔兰人对于食物小心翼翼,近水惜水的态度,肉猪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被制作成各色菜式被端到了餐桌上,像是著名的腥味十足的血肠(Blood sausage / Black pudding)。

爱尔兰菜肴在最近二十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几大名厨和美食家的精心改良和炮制,在传统烹饪的基础上引进了许多异国特色,给老派的爱尔兰饮食文化带来了新的转折和生命力。爱尔兰以农牧立国,各式农产制品鲜活丰富,生鲜牛羊和鲜奶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现如今,爱尔兰国内的肉类食品加工业也日臻成熟发达,呈现着兴旺态势,活跃在海内外各大肉食商店和农产品市场上。

爱尔兰人民热情友好,侨民遍布海外各地,在多年与其他海外国家文化交融的过程中,爱尔兰人对于饮食的需求和品位也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国内的大街小巷也是充斥着异国他乡的风味餐馆,诸如“西餐烹调之母”的意大利菜,酸溜溜、火辣辣的泰式佳肴,历史悠久的中国菜,细腻华美的法国菜,甚至神秘的印度菜等各色餐馆应有尽有。

到底究竟是什么让爱尔兰美食哲学与众不同又令人食指大动呢?总结起来,八个字“食材新鲜,品质优良”。没有花俏的烹调作法,可入口五味,酸,甜,苦,辣,咸,丝丝缕缕的背后,都和爱尔兰历史文化,风土底蕴息息相关。经历过食物饥荒,爱尔兰人深知入口之物的弥足珍贵,他们对于食品安全(有机,无公害,无农药)追求的精益求精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标准的规范。爱尔兰佳肴给人的感觉,就恰像是一杯浓烈的Guinness黑麦啤酒,没有百威的圆润,没有喜力的平顺,没有科罗纳的清凉,可每一罐,每一桶都拥有始终如一稳定的柔细和甘醇。

相关文章:爱尔兰:食在土豆岛

作者: 爱尔兰新岛传媒
简介: 我在爱尔兰的故事,你的欧洲故事,他们欧洲人的故事——世界这么大,我们和你一起去看看:看人,看风景,听故事——爱尔兰新岛传媒的记者与编辑,通过亲闻亲历所思所感,告诉你一个最鲜活最真实的欧洲。
相关专题 爱尔兰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