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到英国的时候,很喜欢拿国内的城市和文化跟它做对比,仿佛总要在自己的文化里找到一个相似的概念才能充分了解,才安心。英格兰北部的约克少不了的标签是:古城、酒吧、独立咖啡馆、独立音乐、文艺青年。眼熟吗?很容易联想到丽江、大理、凤凰诸如此类的“古镇”。考量一个古城文化逼格的利器就是本土艺术家,有没有涂鸦,会不会手艺,作不作曲,写不写诗,有没有画廊,玩不玩摇滚。

初次接触约克的小众乐队,是在一次研究生的聚会上,认识了在读中世纪历史的主唱。小伙子来自加州,人高马大,棕绿色的瞳仁,蓄着一小撮胡子,蓝格子衬衫,脚踏一双破到两侧脱线的Vans,一双白色的长筒袜惹眼地从裤管下溜了出来。活动结束的时候,他掏出一小袋烟丝,拿出烟纸和滤嘴,用粗大的手指笨拙地卷着旱烟,说:自己卷的烟放心,不含化学添加剂。回去的路上,他轻描淡写地说:“有兴趣的话下次我们乐队表演你可以来看。”后来,我去了,他们演砸了。

玩摇滚的英国文艺青年

这是第一次看约克的摇滚现场,万圣节的晚上在河边电影院的地下室里,酒吧就叫地下室。开场的姑娘是来自美国的流浪歌手,参加过好声音,小有名气,家境殷实的她似乎也无须担心艺术是否可以维生。第三个乐队是他们,这是歇演半年后的首场,估计太久没上台紧张得,鼓手棒子打飞了,主唱自己写的歌忘怎么弹了,另个吉他手Solo崩了,贝司手那晚吃坏了肚子一脸苦逼。

后来跟他们熟了才知道,玩摇滚是他们的业余爱好,从不赚钱,常常贴场地费,自娱自乐。平均年龄33的他们,是平面设计师也是爸爸,是网站工程师,是超市收银员,是学生也是酒店服务员。不过他们对业余爱好的态度,自万圣节以来倒是越发认真了。

他们抓住一切机会去各个酒吧表演,爷爷奶奶常驻的Edinburgh Arms也试过,转折点是圣诞前在Fulford Arms的那场,演出了英伦摇滚Local的水平。Fulford Arms作为约克酒吧现场音乐的风向标,是酒吧老板和音乐推手们的根据地,没搞砸这场他们算是在约克可以有立足之地了。从那以后每个月都有一两场演出,乐手们的创作热情也是空前高涨,每个星期都能写首新歌,风格变得更多元化。

玩摇滚的英国文艺青年

他们的创作模式也是匪夷所思,主唱不识乐谱,熟悉一些和弦,有时自己瞎摸着弹出了个喜欢的和弦,队友们告诉他这叫什么。不识谱并不妨碍他用音乐表达,他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虽然不识谱,但是他能感觉到音乐,听着和弦就在脑海中有了旋律。而主吉他手就能跟着和弦拼出Solo,熟知乐理的贝司能和出低音,鼓手就能依着风格设计节奏。大家都跟主唱说,你千万别去学乐理,一学你就傻了,再学你的音乐就不是你了。

某个周末的早上主唱和吉他手相对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吞吐着液体烟,聊着各自的未来。说来他们为自己的乐队推广也有几个月了,有几场演出更是他们自己联系场地,组织其他Local Bands一起上的,何不创个自己的音乐品牌,做个项目呢。于是便有了“Smash & Grab”。

“Smash & Grab”是个什么概念,我又在脑海中构建了半天,大概是个类似草莓音乐节的活动品牌。第一场是在约克的Museum Garden的北面,有着古罗马石砖的残破城墙后面,一间阴森森的酒吧:Post Office Social Club。不是危言耸听,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剧场邪门,阴气重,去女厕把我吓得,尽管什么都没发生。

玩摇滚的英国文艺青年

我家住在墓园边上,半夜经过墓地都没怕过,那次真是莫名的恐惧。后来听说他们演出前在后台也把酒保吓了一跳,酒保以为是那几个Ghosts。剧场真的不小,容纳100人都不挤,那晚来的人倒是比我想象的多。乐手们也终于开窍知道要录视频了。

在一场场演出的积累下,他们拥有了走出约克的自信,夏天将在谢菲尔德、韦克菲尔德、利兹、伦敦Brixton等地进行7场表演。对了,说到这里还没提乐队的名字:Here Be Thieves。又是个带有浓郁历史Geek气的乐队名,中世纪的英国地图绘制者在未探明的区域标记“Here Be Dragon”,而约克郡地区在历史上以马匪著称,一马一人闯荡天地间的豪气总是很迷人的。于是他们便把Dragon换成了Thieves。

相关专题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