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的工业城市诺丁汉市的远郊,有一个同样古老的村子:Newstead,离开村子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修道院:Newstead Abbey,这就是拜伦的故居

这座庄园的前身是1170年由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下令修建的一座修道院。13世纪时,修道院解散,1540年,第一代拜伦爵士(lord John Byro)因在内战期间对国王忠心耿耿,获赐这座修道院。

英国的庄园大抵离不了水,一泓清泉,连接着阔大的水面,天鹅、野鸭……点缀其中。钮斯泰德府邸对面,湖边的一个小庄园被挺拔的树木环绕,宛若仙境。
拜伦 Lord Byron

拜伦出生于没落贵族的家庭,生活放荡挥金如土的父亲在他三岁时去世。在性情乖僻,脾气暴躁的母亲身边,备受压抑的贫困生活,天生跛一足的残疾,都使敏感而早熟的拜伦在心灵深处遭受着极大地痛苦。他十岁时,无后大伯的去世,使得拜伦家族的世袭爵位及产业落到他身上,成为拜伦第六世勋爵,住进钮斯泰德庄园。

纽斯特德庄园(Newstead Abbey)

这位一生充满传奇,直到今天依然毁誉参半的天才诗人,在36岁才华横溢的盛年,过早落下了生命的帷幕,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写完他的巨著《唐璜》。

《唐璜》是一个森罗万象的世界,光是唐璜的足迹就从西班牙到了俄罗斯和土耳其,跨越地中海。描写的人物阶级各异,既有荒岛居民,又有都城贵族,既有异族人回教徒,也有个阶层的欧洲人。既有爱情,也有战争,既有南风如呼吸般拂过一片玫瑰,又有枪炮火光震撼着大地和天空。外加拜伦时不时激情洋溢发表的现实讽刺,蔑视那些桂冠诗人矫情地遣词造句,他宣称自己写作的潇洒和自由,思之所想,笔之所至,满怀满腔的激情与天才如大河一般四方涌动,浪花拍击岩岸,随意印下因无规则而愈显优美的浪迹,《唐璜》就是这么冲刷流淌而成,汪洋恣肆,自成一个拜伦的天才世界。

直至现在,我们仍然在读着《唐璜》,并为其诗浪之广博自由而惊叹,一个如阿伽门农的黄金面具般锃亮的世界渐渐从文字下浮出水面来。

看我的诗名是不是在我的右手,
还能够写作的时候就已经消失,
或者是竟能回荡几世纪之久,
反正我坟头的青草将悠久地,
对夜风叹息,而我的歌早已沉寂。

相关专题 诺丁汉 | Nottingham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