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文《英式语言的阶级密码(上)》中我们知道,尽管总体而言,上层阶级的演说并不必然比下层阶级更易懂,但是不得不说,发错某几个具体的音,通常会揭示出演讲者的低下的教育水平和下层阶级的身份。

比如说,将“Nuclear”发成“Nucular”,将“Prostate Gland”发成“Prostrate Gland”,都是最常犯的错误,也是最俗的错误。但是,在上层阶级演说与“有教养”的演说之间仍然有一条分水岭,两者未必指代同一事物。你常听人们提到的“BBC英语” 或是 “牛津英语” 就是一种“有教养”的英语,属于中产阶级的上层,而不是上层。它缺少上层阶级演讲中常见的嗯啊之声、吞元音以及发音畏缩等现象,而且可理解性也强很多。

英式语言的阶级密码

发错音一般被看做下层阶级的标志,这包括错读外国单词和姓名,但偏要用明显的外国发音方式来读那些在英语中经常使用的外国表达和外国地名,则是另一种与此性质不同的现象。比如说,如果你总想在“en route”一词中加上一个法国式的喉音,或者在“Barthelona”一词中加上一个西班牙式含混不清的“C” 音,或者你告诉每一个人你要去“Foremze”而不是 “Florance”,即时你的发音按照该词来源国的标准非常地道,但你会被人认为是矫情和虚伪,会无一例外地立刻被视为中产阶级的中下层。

而中产阶级的上层、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则通常都不认为有任何炫耀的必要。如果你确实熟悉那一种外国语言,那么你这一项发出标准外国音的过错,可能会被勉强宽恕。但是,无论何种情况,避免展示你的外国语言技巧,终会使你显得更英国化、更谦虚。

我们经常听说,地方口音现在已经越来越被接受了。如果你想在广播电台工作,可能还需要去模仿各种口音。约克郡、利物浦、纽卡斯尔或西部地方的方言不再受人歧视,也不再会被自动视为下层阶级。我想,也许吧。我可没有被说服。

许多大众电视和广播节目的播音员现在使用方言,很可能只是表明,人们认为这种方言很有意思,但它并不证明地方口音与阶级的联系已经自行消失。我们可能喜欢某种地方口音,甚至觉得它很让人愉快,很富有乐感,很有魅力,但与此同时,我们可能仍然认为它属于明显的下层阶级语言。如果它的真实含义是指:下层阶级的语言在许多过去受到歧视的职业中更容易被接受了。那么,就应当这样说,而不是故意油嘴滑舌地去赞美地方口音。

用语规则:再谈U和非U

在1995年发表在《遭遇》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Nancy Mitford创造了一个词“U和非U”,分别指代上层阶级和非上层阶级的词汇。尽管她使用的一些阶级词汇已经过时,但其中包含的原则却留了下来。有些禁忌可能已经改变,但仍然有大量的特定禁忌存在,我们依然会根据你把正午的那顿饭称作“Lunch”还是“Dinner”来判断你的阶级。

但是,Mitford那简单的二分法模型对我的研究而言过于粗糙了。有些禁忌可能使上层阶级区别于其他阶级,但还有其他的特定习惯用法将下层阶级和中产阶级的下层区别开来,或者将中产阶级中的下层与中层区别开来。在几个案例中,下层阶级和上层阶级的用法惊人的一致,但却区别于中产阶级。

七宗罪

但是,下面七个词却绝对是被英国上层阶级和中产阶级上层视作绝对禁忌的词。一旦有人胆敢在上流社会人士面前说出这“七宗罪”之任何一项,那么听者的即时阶级雷达装置会立刻启动,并且开始亮起红灯,发出鸣叫,你会立即被他们“放逐”到中产阶级中层,这还算好的,可能还会更低,有时,你就会被自动列为下层阶级了。

它们是下面这7个词语:Pardon、Toilet、Serviette、Dinner、Settee或者Couch、Lounge、Sweet。下面来举几个例子大家更容易明白。

1. 请原谅 (Pardon)

这个词臭名昭著,受到上层阶级和中产阶级上层的深恶痛绝。Jilly Cooper回忆说,她无意中听见她儿子对一位朋友说:“妈妈说了,‘Pardon’这个词比‘Fuck’还要坏得多。” 她儿子说得很对。对于上层阶级和中产阶级上层而言,使用这样一个明显属于下层阶级的术语真是比诅咒骂娘还糟糕。有些人甚至称中下层聚集的郊区为“帕多尼亚(Pardonia)。

请原谅

我这里有个很好的阶级测试,你不妨试一下。当你对一位英国人说话时,有意地放低声音说点儿使之无法听清的话。一位中产阶级的中下层人士会问你“Pardon?” 而中产阶级上层则会说“Sorry?”或者也可能是“Sorry-what?”或者“What-sorry?” 但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说的却一样,都是“What?”下层阶级可能会吞掉“t”音,发音为“Wha?”这就是两者的唯一区别。有些下层阶级上层,正跃跃欲试想要跻身中产阶级,他们也可能会说“Pardon?”这只不过是他们故作优雅的一种错误尝试而已。

2. 厕所(Toilet)

这是另一个令上流阶级避犹不及的词,或者,如果是一位想往上流社会钻的人说出这个词,他的听众们一定会互相交换意味深长的眼神。正确的上层阶级和中产阶级上层的词汇是“Loo”或是“Lavatory”,后一词的发音是“Lavuhtry”,重音在第一个音节上。

“Bog”有时也被接受,但只用于明显讽刺诙谐的场合中,犹如引用一个特别好笑的词。下层阶级全都说“Toilet”,中产阶级的中下层也大多这么说,两者的唯一区别在于,下层阶级省略了最后一个“t”音。下层阶级有时也会说“Bog”,但其中不含讽刺意味。

那些中产阶级的中下层,如果他们想附庸风雅往上爬,或者伪装成上层,可能会避开“Toilet”而更喜欢乡村绅士们常用的隐语“Gents”,“Ladies”,“Bathroom”,“Powder room”,“Facilities”,“Convenience”;或者有时马术棋手们常用的隐语,比如“Latrines”,“Heads”和“Privy”等等。前者多为女性所用,后者多为男性所用。

3. 餐巾(Serviette)

“Serviette”是帕多尼亚人对餐巾的称呼,这是另一个伪上流社会的例子。有些人以为,使用这样一个奇特的法语词汇,而不是普通的英语词汇,一定将增强本人的社会地位,恰恰相反,这种企图却南辕北辙。

“Serviette”据说是由装腔作势的中产阶级下层引进的,他们觉得“Napkin(餐巾)一词与“Nappy”(尿布)一词太相似,所以想要找个更优雅一点儿的。不管其起源如何,“Serviette”一词至今仍然被视为绝对下层。如果上层阶级和中产阶级上层的孩子从他们那慈祥的下层阶级保姆口中学会了这个词,他们的母亲一定会非常忧虑,而且一定会费尽心机将孩子扳回来。

4. 糖果(Sweet)

就像“Dinner”一样,“Sweet”这个词本身也没什么问题,但它如果用在不合适的地方,问题就出现了。上层阶级和中产阶级的上层都坚持认为,一顿饭的最后一道甜甜的糕点应当成为“Pudding”(布丁),而决不是什么“Sweet”(甜食)、“Afters” (餐后点心)或是 “Dessert” (甜品)。

“Sweet”一词作为名词在美国英语中就是“Candy”(糖果),只是指的一片甜品而已;它又可以作为形容词,指“甜的”,可以随意搭配。除此之外,就不应被乱用。一顿饭最好的那些糕点,就是“Pudding”,不管它是什么形式。一片蛋糕称作“Pudding”,柠檬蛋糕也是“Pudding”。

如果你在饭店问一句“有人想要Sweet吗?” 你会立即被人认作中产阶级或以下。“餐后点心”也会启动众人的阶级雷达,使你被疏远。有些受到美国影响的中产阶级上层年轻人,也开始说“Dessert”。所以“Dessert”一词是三个词中最具冒犯性的一个,而且也是阶级指标中最不可靠的一个。它还会给上层阶级带来困惑,“Dessert”传统意义上是指由新鲜水果混合成,在餐末上完“Pudding”之后才端上桌,用刀和叉进食的一道菜品。

更多相关内容可继续阅读:为何你不能一眼识别英国的上层阶级?

作者: 英国文化 | 微信: Britishculture
简介: 英国文化公众号,分享英伦社会与生活,发布英剧观后感,等你来!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