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朋友,越是没有支持,我就得越尊重我自己。”“要自爱,不要把你全身心的爱,灵魂和力量,作为礼物慷慨给予,浪费在不需要和受轻视的地方。”——《简·爱》

1845年的某一天,夏洛蒂过完了自己平凡而简单的30岁生日。

勃朗特三姐妹

“生活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要做点什么,否则家里就要弹尽粮绝了,更不要提什么理想,什么美好的期许了。”夏洛蒂独自思考着。

这时候,小妹妹艾米莉坐在一旁,低头不语,笔尖与纸张碰撞出的唦唦声打断了夏洛蒂的思维,她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艾米莉,发现许久没有留意自己的小妹妹,原来她的诗集已经写了这么厚,她萌生了想要看一看的念头。

过了几分钟,艾米莉停下了手中的笔,合上本子,起身出了门。夏洛蒂暗自观察着一切,觉得这是个好时机,真想看看妹妹的文笔怎样了。于是她放下手头的事情,走到了妹妹的书桌旁,抬手拿起了那本蓝色的小册子,翻开了第一页。

“我爱他脚下的土地,头顶上的空气,他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爱他所有的神情,每一个动作,还有他整个人,他的全部。”夏洛蒂读着妹妹的诗,发自内心的欣喜,一时失了神。

突然,手中的诗集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夺了去,“你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允许就翻看我的隐私?”

“隐私”?夏洛蒂对于这个词非常地不解,她直勾勾地看着妹妹,觉得很委屈,“我只是很好奇,你都会写些什么?何必要用隐私这个词?我们三姐妹从小就被父亲教会了如何创作,这是众所周知的呀!”天真的夏洛蒂竟没有察觉到妹妹的愤怒,只是自顾自地述说着自己的委屈。

然而突发事件的发生更是催化了矛盾的升级,“啪”的一声,艾米莉的手顺势从姐姐的脸上划过,“你太不懂得尊重别人了!”

夏洛蒂瞬间就像被暴雨前的闷雷击中了一样,没想到生活的困难已经完全不在话下,此刻这种姐妹间的隔阂竟变成了夏洛蒂最不可忍受的伤痛,要知道,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啊。

之后的几天,两个人仍然专注于各自的写作,谁也没有和谁有任何接触。而这一切,被勃朗特姐妹花中最小的一个,安妮,看在眼里,她知道姐姐们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不可调和的,也很清楚她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聪明的安妮拿出了一本印着碎花的小本子来到姐姐夏洛蒂面前,“姐姐,我写了一些东西,能帮我看看,用你们的智慧帮我改改吗?” 说完,她的眼睛顺势看向了艾米莉,艾米莉向她笑了笑,瞬间明白了妹妹的用意。

夏洛蒂拿着诗集有点不知所措,她或许是再也不想背上 “窥探” 别人隐私的 “罪名” 了吧,她放下了小本子,看了看安妮,还没等到她开口,调皮的艾米莉走了过来拿过了诗集,“你不看我要看”,细心的夏洛蒂知道姐妹之间的隔阂已经淡去了,温柔地说了一声 “念出来,我们都来听听。”

就这样,姐妹间一如既往,她们分享了彼此的诗歌,并萌生了要发一部合集的念头。

“姨妈留下了一点钱,不如我们用它来作为我们诗集的经费?” 夏洛蒂兴奋地说着,“但我们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保留一点神秘感?” 艾米莉很是赞同,“那,我们就用 ‘贝尔’ 这个姓怎么样?” “好啊!” 夏洛蒂与安妮一口同声,从此,就有了“柯勒·贝尔、埃利斯·贝尔和阿克顿·贝尔”(贝尔三兄弟)。

然而这一部以 “贝尔三兄弟” 署名的诗集仅仅卖出去了两本。妹妹们的气馁令夏洛蒂压力很大,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导她们。

她反复阅读着自己的诗集,忽然觉得姐妹们的才华为何不能创作小说?那一定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认为我们的作品真的很棒,为什么不试着写写故事?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读。”夏洛蒂捧着诗集,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想法告诉两个妹妹。

而艾米莉却有些质疑,“我们的诗虽然没有骚塞的那么美,但也是我们从小到大的心血,如果只是写一个故事,难道真的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吗?”

“管它呢,先写出来再说,反正我们现在也已经这样了。”安妮倒是一点都不排斥。

“好,那我们即刻开始吧,写好了我来联系出版社。”就这样,三姐妹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作。很快夏洛蒂就完成了《女教师》的创作,不到一年,艾米莉与安妮也相继完成了《呼啸山庄》与《艾格尼丝·格雷》。

她们一起将作品寄给了出版商,不久,传来了让人开心的消息,两个妹妹的作品被采纳了,并会被出版,但夏洛蒂此刻却有点伤感,因为她的《女教师》被退回了。

只有艾米莉知道,姐姐现在一定是失去了信念,她走上前去,用手轻抚了一下姐姐那张曾被自己的不懂事伤害过的脸庞,“你不要压抑,你的作品非常得好,不要过多在意那些出版商的话,他们并不懂得文学。”

勃朗特三姐妹

憔悴的夏洛蒂看了看妹妹,勉强挤出一点微笑,“继续写吧,总有一个故事是属于你自己的,让他们看一看,我勃朗特家的姐姐是多么的厉害,他们会是多么地后悔自己这么鲁莽这么不识货”听到这,夏洛蒂仿佛听到了什么闪光的东西,“属于自己的故事”?她笑了,这一回,是发自内心的笑。

1847年,父亲得了白内障,夏洛蒂作为当时家里最大的姐姐,带着父亲去曼彻斯特求医。过程中,她完成了《简·爱》的创作。

“你的主人公太过矮小了,一点都不吸引人”安妮抱怨说,“不,我就是要向你们证明,和我一样矮小的人也可以拥有不平凡的爱情和故事”。夏洛蒂非常坚持自己的主张。

完成后,她带着两个妹妹,将《简·爱》投给了最为欣赏她们的一家出版社,一个肯定的答复,还有100英镑的预付款,从此,一部伟大的作品就诞生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简· 爱》竟然早于两个妹妹的作品率先被出版了,两个妹妹都没有想到,看到姐姐脸上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好像自己的书获得了成功一样。

命运总是这么爱捉弄人,年轻的勃朗特三姐妹,虽然拥有过人的才华,却始终逃不过病痛和死神的降临,夏洛蒂最不想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发生,1849年,艾米莉与安妮相继染上结核病而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夏洛蒂痛苦之余,同年8月就完成了写给妹妹的《谢利》。姐妹间的情谊就这样永远成为了回忆。

今年,距离这位伟大的作家诞生已经过去了200年,三个姐妹之间的那种感情与作品已经成为了一段佳话,如果你也有这样的姐妹,就请好好珍惜,因为她们永远都会是你人生中最坚实的后盾与力量。

相关专题 名人 文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