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腐国真的是一个不缺故事的国度,似乎每一天都会发生一些让你哭笑不得的事情,一开始会让你觉得有些炸毛,可是适应一段时间就感觉到这似乎是源于盎格鲁撒克逊民族骨子里特有的、那种略显古怪的原则性和无处不在的幽默感。

苦等一张牡蛎卡:腐国之“慢” 与天朝之“快”

腐国交通贵是出了名的,坐地铁的成本比京城打车的花费还要高,Uber什么的在这边基本起步就是10倍于国内的价格,还好学生党可以申请Photo Card,有个七折的折扣和86镑的月票可以买,这样超出去的部分就不用担心费用问题了。所以来了这边办完所有入学手续后,我就开始申请学生卡。按理说,这个最多十个工作日就能搞定——5天审核,5天快递,相比国内大部分发卡机构都是5-7个工作日来讲,的确是慢得多,但也还好,就等呗。

于是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然而事实是,过了14个工作日,这张卡还没送到我手上,打了无数遍电话后,被告知——卡被寄丢了。是的,你没有听错,卡被寄丢了!!!我为取这张卡,至少前前后后跑宿舍前台问了不下6次,前台的Receptionist(一个英文有浓重口音的黑人中年妇女)永远跟我说:“Nothing for you”。而他们的快递员不会直接联系你,送东西之前也不会给你短信或者电话通知,只有发件的一方才会在发件当日给你一条SMS,告知你的东西大概会在几个工作日之内送到。

对于卡被寄丢这件事,我并不想“善罢甘休”,虽然Oyster card的工作人员自始至终很礼貌,我还是想讨个说法,包括跟前台的黑人大妈,也经过了几个回合的论战——当然我不是Trouble Maker,只是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以避免下次出现同样的情况。一番交涉和刨根问底+苦肉计式的花式打法后,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我写清楚了宿舍的地址、收件人电话和姓名,但没有注明房间号。于是,黑人大妈以没有房间号就不收为由要把快递退回去,快递员则连一通电话或者短信也没有就这么拿着信回去了。

伦敦交通卡

在这个问题上,首先我承认是我自己没有经验,算是花钱买教训,自己吃一堑长一智,我也不打算迁怒于任何一方,只是英国人的固执和保守,真的有些让我不能理解。但是你又不能说他们做错了——黑人大妈也算恪尽职守,你不写宿舍号我就不收你的信,管你来问我多少遍我都不告诉你,这是她的Principle;快递小哥也不算失职,我就按给我的指令办事,指令到哪里就Follow到哪里,你只让我做这件事,没让我把它办成,我做了就是完成任务,无论结果如何。

想象一下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中国,考虑到公交系统的强硬政府背景和宿管大妈的老佛爷脾气,估计最终会是快递小哥遭殃,被投诉索赔什么的。但我个人认为这事情在中国发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所有中国的快递员在马云爸爸淘宝帝国的激烈竞争洗礼下、在强东兄强大物流系统的打压下,已经练就了一身堪比百度地图和Google Map的人工智能导航和风雨无阻、电话短信双保险、誓把快递送到家的职业素养。某东、某宝、某号店都有同城当日达的服务,“闪送”更是可以达到同城2小时速达,更不要提各种外卖送餐员,简直是各大商务园区的活地图。

是的,我们习惯了“快”,我们受不了等待,在捷径可以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多数人会走捷径。这样的“快”让我们的经济迅速腾飞,让我们的生活充满智能——似乎在中国的任何一个一二线城市,甚至是三线城市,一部手机就可以搞定生活所需——以某宝为首的万能Online Shopping App,覆盖全城的外卖订餐服务,花样迭出的各种打车软件,越来越强大的手机客户端支付功能。我说不出这样的“快”有什么不好,毕竟它大大改善了我们的生活;然而另一方面,对比英国,这样一个曾经繁荣强大的帝国,对比他们的 “慢”,对比他们所恪守和坚持的一些规则和旧习,哪怕有些看起来有些固执可笑,我仍然觉得略有所失。

传统与当代:白金汉宫一日游

牡蛎卡的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腐国的探索之旅还要继续,毕竟伦敦有着太多太多的博物馆和当代艺术等着你去一一膜拜,想到这些心里还是充满了期待。

第一站选了白金汉宫,为了去看女王的衣橱展,以偿在国内的夙愿,英文是“Fashioning The Reign: 90 Years of Style from The Queen’s Wardrobe”。事实上伦敦大部分博物馆是免费开放的,除了一些特别的展之外,但是白金汉宫是需要买票的,这时候如果有UK境内的学生卡就划算好多,原价21.5镑,学生票是19.6镑,全程都有导览仪,可以自己设置语言,十分智能,个人感觉完全值回票价。

虽然已经不再做设计,但看到那些精致、优雅、隽永的设计一一呈现在你的面前,一个一个鲜活的时尚故事流淌在你的耳边的时候,还是按捺不住那种对于美好事物的由衷赞美。当然我不是女王的粉丝,却也被这位女性长达九十年来保持一致的时尚品味总深深折服——好的设计是人、衣与环境天然合一——以Norman Hartnell、Hardy Amies以及Ian Thomas为代表的女王的御用设计师们,深谙帝国文化与皇室传统,并考虑当下国际环境,以优雅得体的设计、精湛绝伦的工艺,将一国君主的威严和女性特有的魅力结合地天衣无缝,无论是不是服装专业的人,都强烈建议大家前去一看。

看完女王的衣橱展,导览仪会接着带你依次参观包括蓝色大厅、绿色大厅、白色大厅、音乐厅、皇座厅(正殿)等历史建筑,所有的一切都保存完好,虽然岁月的痕迹已经让很多织物和家具都显得有些败落,但看得出在一批文物修复人员的精心护理下,它们依然神采熠熠。

白金汉宫

我去的当日是周六,虽然入馆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但仍然是游客如织,队列中有不少本地人,也有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最多的还是亚洲和中东国家的人。当然,中国游客的比例目测大概至少30%以上,但整个行程下来,没有一个人打破规则拍照,也没有一个人大声喧哗,大部分人都安静听着导览仪里的语音简介,遵守着这个古老帝国宫殿里的规则,看到特别感兴趣的地方,也只是驻足欣赏、品读一旁的英文注解。

在惊叹于这个保守民族对于本国文化的保护与推崇之于,我更惊讶于所有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在这里表现出来的“慢”与“静”——哪怕只是半个下午,大家愿意拿出这样的耐心与足够的尊重去对待这场异国文化的发现之旅。虽然以我的阅历和见识,还无法对此多做评论,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一方面我们在“快”的节奏里如鱼得水,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在“慢”的环境中安之若素。联想到前段时间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从明年起即将开放对中国护照10年签证的政策,撇开诸多经济因素不谈,我想这至少算是一种对民族地位的肯定。

最近上课也有同样的感受,Lecturer讲案例的时候会不时提到Emerging Market,这里面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讲Social Media案例的时候除了Facebook、Twitter、Instragram,还会讲到Weibo、Wechat,“I am from China”像是一种宣言,我们骄傲地给自己打上这个复兴民族的身份标签。

我最近常常想,从天朝到腐国,不只是7小时的时差,还有一个从“快”到“慢”的节奏差,然而这种节奏的调整也不全然是坏事——这里的“慢”,恰到好处地磨炼你的脾气和秉性;而我们所熟悉的“快”,也被验证了是可以调节的、文明开化的“快”。写到这里又是腐国的凌晨,也许是喝了一大杯自煮Espresso的缘故,睡意不是很深,打开手机看看那些在国内常用的App,突然想,这里要是有个堪比某团或者某度外卖的平台该多好,可以叫一份小龙虾当夜宵……

原文来自:好脾气的包子君 视点平移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