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厌倦了伦敦,那么你就厌倦了生活。当飞机接触到英吉利海峡的另一端时,在广阔的田野间,可以清晰地辨认出泰晤士河。循着河道望去,远远的,一块盛满了人间烟火的阴影突兀地截断了浅绿色块。此时,远方的天幕被明暗线所割裂,而在地上的凡间,橘黄色的灯光已经不只是星星点点。

千禧桥(The Millennium Bridge)

初到伦敦,住处与学校分布在泰晤士河两岸。每次过桥,我都会想起《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电影的片首:阴沉的城市里,食死徒化成的黑影从天而降,绞断了泰晤士河面上的步行桥,就是此刻我脚下的千禧桥(The Millennium Bridge)。千禧桥在泰晤士河上众多桥梁中有着独特地位。有人说,它连接着伦敦的文化两极:桥东是伦敦地标之一的圣保罗大教堂,桥西则是泰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

伦敦是一座古城,市中心内的屋宇,不少都经历过百载春秋,而在现在依然发挥着功用。1666年伦敦大火,一个粗心的面包工人,不小心燃起了一场烧毁了几乎整个伦敦的大火,火灾后的重建计划,确立了伦敦如今的模样。

萨维尔街(Savile Row)

在伦敦1区,老建筑们除了岁月打磨的痕迹外,都还是百年前刚刚建成时的样子。这些四五层的小楼,一直在修修补补,哪怕是舰队街上的LSE校舍,当活跃的学生们走过时,地板都经不住发出“吱吱呀呀”的叫唤,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如今萨维尔街(Savile Row)还在为名流大贾、达官显贵订制高级正装;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教士们一如既往地为周日做礼拜的教徒发放圣餐;大本钟(Big Ben)到了点依然会敲响;伦敦塔桥(Tower bridge)的桥面开开合合;街边的Pub里,木制酒桶喂饱了一代又一代醉汉空虚的胃。

伦敦的街头也在不经意间向人们证明时光曾经流过,威灵顿公爵的雕像,UCL里边沁的真身,停泊着的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似乎一个个平行时空交错在一起。走在海德公园(Hyde Park)里,享受被鸭和鹅支配的恐惧,恍惚间会疑惑究竟是身在伊丽莎白的时代还是维多利亚的江山。

歌剧魅影

伦敦的历史不仅标记在建筑上,也标记在人们的生活里。傲慢的老人会像他的先辈一样,固执地在夏天穿上全套正装去享用一顿早餐。萨维尔街的师傅们会固执地在订制服装里保留一个特制的口袋——那是老绅士们存放歌剧门票的地方,而伦敦西区的剧院,《歌剧魅影》和《悲惨世界》每晚的演出都是爆满。作为博物馆之城,伦敦供养着成百上千家博物馆,记录着英国人文的光荣,以及日不落帝国的罪恶——纵使不少藏品得来得并不光彩,这里的人们还是像他们喜欢炫耀一番的前辈一样,把收来偷来买来抢来的珍品收藏集中起来,供人赏玩。

历史造就了这样一个装腔作调的伦敦。这里是老学究、老绅士、老贵族等老男人的熔炉;这里的大英博物馆伦敦塔能够满足所有历史爱好者的全部口味;尚在中二期的少男少女,能在伦敦寻找他们梦中的公主王子,公爵骑士;至于同样喜欢装腔作调的文艺小清新们,特拉法加广场上的鸽子已经够肥了,不用来喂了。

原文来自: Leo的平行世界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