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法国欧洲杯期间,最热门新闻不是哪场强队对决,而是俄罗斯球迷爆打英格兰足球流氓,且是三战三捷,大有将足球流氓老祖宗英格兰球迷拉下神坛取而代之的架势。毕竟是跟熊对打不落下风的战斗民族,体格稳占上风。但是足球流氓也是讲传统讲文化的,英格兰足球流氓横行欧洲半个多世纪,光利物浦球迷主力参与的海瑟尔惨案和希尔斯堡惨案就死了近150人,其他流血冲突更是不计其数,这还只是说现代足球诞生之后的战绩,要是往上捯根儿,全世界球迷只有瞻仰的份儿。

足球流氓

话说在黑暗的中世纪,英格兰乡间已经广泛流行带有宗教仪式性质的类足球运动了。各个基督教节日里,村民们聚在一起杀猪宰羊,取其膀胱制成皮球,也没有什么规则,想尽办法弄到指定地点就算得分。场地嘛大概就是JOHN家村口到LEE家寨门,球员嘛大概就是各村男丁全员上阵,几百人的比赛那是屡见不鲜。这基本就是小规模战役,而且村民平时耕作很忙的,趁着比赛顺手将两村积攒多时的恩怨摩擦一并解决也是高效管理手段。于是有冤伸冤有仇报仇,板砖与板凳齐飞,鲜血共夕阳一色,足球流氓的基因就这么被一点点的植入了。从12世纪到19世纪,这种暴力节日庆典长盛不衰,从乡间蔓延到城市,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曾经有欧陆客人观看了这种英格兰足球后发问:他们管这个叫“足球”?那么“斗殴”是什么?

当然社会总是向文明进步的,在械斗了几百年后,终于有人想起来应该制定足球比赛规则,而完成这一历史重任的是一群剑桥学生。1848年第一部明文足球规则问世,史称《剑桥规则》,现代足球的雏形终于诞生了。作为副产品,我们的足球流氓们自然也要与时俱进。由于现代规则规定了比赛场地、球员人数、以及不能搞球场暴力,这架在比赛场上是不容易打起来了,老战士们成了场边看客,那么战场自然就从场内转移到了场外。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到了二战结束,大英帝国分崩,劳工阶级获益于经济重建,收入有所增加,出现了各种源自于街头的次文化,摇滚乐、摩斯文化等等激发出工人青年躁动的街头情绪与张狂的时代流行;同一时期随着海外殖民势力的瓦解,大批来自于南亚、非洲或加勒比海的“帝国移民”回到本土,由此产生了严重的本土与外来文化的摩擦,反移民浪潮风起云涌,发生了大量本土青年与移民聚居区青年的冲突。球队的基础是球迷,而球迷社群的基础就是地缘,有文化准备,有导火索,岂还有不打之理。这段时间的电视媒体也没起好作用,为了吸引眼球纵容助推了暴力文化,大肆宣传足球流氓的雄性文化激情,于是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球迷斗殴、闹事遍及全英,平均每赛季有25起的大规模暴乱通报。

这还只是内战,窝里横的影响力毕竟有限。可惜英格兰的足球俱乐部实在太争气,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前期迎来了一段黄金期,利物浦等球队六年连夺六座欧洲冠军,球迷自然而然的也跨过英吉利海峡,在欧陆耀武扬威起来。这段时期又逢英国经济萧条,保守政府为振兴经济牺牲了蓝领工人阶层,失业率大大增加,这些人本就是球迷主力,没工作没希望,对现实极度不满,唯一的发泄窗口就是足球比赛,结果就是战斗力指数直线上升,跟着球队南征北战,住不起酒店就露宿街头,酗酒闹事只是家常便饭而已,一不留神闹出了海瑟尔这样的惊天命案,导致英格兰球队五年不得参加欧战,这才暂时从欧陆偃旗息鼓。

足球流氓

球迷的暴力行为连累了球队,总算是警醒了英足总。90年代英超成立后,一系列净化球场的措施使得足球流氓们不能像以往那样为所欲为,但是在街道上、在低级别比赛中,他们仍然有广大的表演舞台。

足球流氓虽然可恶,不过英伦就是英伦,什么地方都能看讲究品味,光膀子或者穿球衣打架那是下下乘,人家是有自己的“便服文化”的。不同派系的足球流氓们有指定的服饰品牌,像Stone Island、Aquascutum或是Burberry,都是足球流氓们钟爱的品牌。尤其Burberry经典格纹棒球帽以及米色的飞行外套,更是一度与足球流氓画上等号,甚至出现了名为House of Burberry、Burberry Boys的流氓团伙,逼的英国酒吧发起抵制运动,禁止穿着Burberry品牌者进入。倒霉的Burberry被迫转型,停产了经典的格纹棒球帽,真是无辜躺枪。

江山代有才人出,伴随着东欧自由市场经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足球流氓,正在重温当初英格兰前辈们走过的路。作为足球这项伟大运动的月之暗面,足球流氓将如兴奋剂一般,与足球同生共长,相爱相杀、抵死缠绵、无止无休。

原文作者:波多野司机(念念的杂谈)

相关专题 英超 体育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