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我在苏格兰高地自驾公路旅行。高地景色没有想象中那么萧索,倒是一片彩林蓝天,碧水青山。旅行的最后一天,踩在14年的尾巴上,我到了奥本(Oban,也有译作欧本)。

奥本小镇小得很不起眼,若不是为了探源威士忌酒厂,或是有着沿高地的边缘海峡行进探险的强烈渴望,也许我压根不会选择这条路线。然而在我与这座城相遇的第一眼,就已然被她的美震惊到窒息了。

奥本

欧式古建筑的沧桑与彩色红白房屋的文艺相得益彰,蒙蒙的天光之下,奥本靠山面海,有若缩小版本的旧金山,却更多了历史斑驳痕迹,行人们在细雨中碎步慢行,也未撑伞。海鸟停息在柱上,复又盘旋飞去。

苏格兰人提起奥本,通常会想到三件事情:它是The seafood capital of Scotland,苏格兰的海鲜之都;Gateway to the Isles,去往Mull等群岛的门户海港小城;以及它那间从1974年便开始酿造苏格兰威士忌的奥本酒厂,The Oban Distillery。

North pie4r oban with restaurants eusk and piazza owned by calum and alan macleod picture kevin mcglynn

今天,我只谈这个名扬高地的苏格兰酒厂。

苏格兰威士忌英文名叫Scotch,这个词也有苏格兰人的意思。 动用这样的专有名词来描述一种酒,威士忌在苏格兰人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而奥本威士忌则是其中不可被忽视的一支。

由于酿制方法和所用原料器械的不同,尽管同属于苏格兰威士忌的名下,然而不同的威士忌品牌都有着自己标志性的口感和味道。而单一麦芽、烟熏味、海盐味、和土壤的气息成就了奥本的美名,也得到了世界上无数酒客的青睐。

C先生,常年在酿酒厂内工作的奥本人,如有游客登门游览,他便也挂起工作牌,担任向导与解说。闲聊时他谈起自己,说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形容这里的生活,那就是每晚配餐必饮一杯威士忌的习惯,怕是这一生都不会变了。

C先生带着我和几位来自德国、美国的酒客一起,走进了这座具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威士忌酿酒厂。踏入酒厂香味扑鼻而来,那种苦涩而带有浓烈的味道,一瞬间就可以变成充盈在舌尖的浓得化不开的纯粹。

原材料经过一层又一层的蒸馏与加工,威士忌的酒精味道也愈加浓厚。在藏酒的密闭酒窖内,我见到了数不清的橡木桶。

Oban Distillery酒厂

C先生娓娓道来,告诉我们进口木桶的故事。

原来,这些橡木桶是从美国运输而来。苏格兰威士忌讲究使用二手木桶,存放年久后杂味渐渐消失,古木的味道存储威士忌更能加深自然清新的香气。而在美国则不然,法律明文规定储酒必得使用新木,因而美国人与苏格兰人乐得交易:美国人出售了不能再度使用的二手橡木,苏格兰人收入木桶用来储存美酒。

C先生召唤助理拿来一根试管,俯身开启其中一个酒桶,小心翼翼地抽出一管酒,滴入威士忌酒杯内,递到我的手上。“深深呼吸,然后,慢慢饮尽。”他满怀享受的表情,眼睛发亮,“感受一下淡淡的烟熏味与海盐味,在喉咙间撞击。”

那大概是我有生之年喝的最慎重的一杯酒,刚刚从酒桶中解放出来的酒精灵们涌入鼻息与舌尖,开始跑动跳跃。闭上眼睛,细细体会,仿佛面对碧海蓝天,身后炊烟袅袅升起。微微张开嘴,叹出一口气,感觉到肠胃微微地灼烧着,仍旧在回味那一口奥本威士忌。

离开时,C先生把威士忌杯送给了我。他说,好酒客饮好酒需要好的器皿。

那一刻,也笃定了一个由来已久的念想,要开车行遍苏格兰,将那三十多间酿酒厂一一探访,重温百年未曾改变的威士忌之梦。

相关专题 Scottish Highlands | 苏格兰高地 Scotland | 苏格兰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