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爱尔兰,当然啦,为了健力士黑啤酒、圣帕特里克节,还有萦绕在每个背包客心头的爱尔兰酒吧,它们从这里直分布到廷巴克图……然而,在这些陈词滥调之外,爱尔兰美得惊人,时而充满野性,历史悠久、却少有旅客花时间欣赏。由于风景青翠,爱尔兰常被称作“翡翠岛”,明丽的绿色植群渗透进了爱尔兰文化的方方面面:从国旗到三叶草,还有厚颜无耻的爱尔兰小妖精!

爱尔兰境内的公共交通设施方便又算便宜,但如果能来一次慵懒的公路之旅,体验爱尔兰文化(还有烹饪!)的精华,前者的优势就算不上什么了。你满可以从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慢慢挪到另一处,在令人屏息的“大西洋荒野之路”(Wild Atlantic Way)上行而复返。

我们只有一周时间可供支配,于是先飞往都柏林,这里是爱尔兰活跃的首都,也是无可置疑的文化中心,从这里开始我们的旅程。

第一天,都柏林

都柏林码头曾是工业高度发达之地,有许多乔治时代和维多利亚时代的仓库、运河与其他吸引眼球的建筑,如今它们已被充满想象力地改造为现代办公空间、酒店、酒吧和娱乐场所。码头一带有大片步行区,挤满街头艺人和出来派对的学生,还有午后阳光中沉溺于周边氛围的游客们。

都柏林酒吧

如果你只能造访都柏林的一处景点,请选择健力士黑啤储藏室吧,哪怕你不是个酒鬼。不用说,这里绝对是你能体验到最棒的工厂之旅:你能学到啤酒的知识,参观结束时,你可以在屋顶的酒吧里免费喝上一品脱啤酒,并欣赏首都全景。哦,对了,如果你想知道——没错,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的,爱尔兰境内的健力士啤酒的确更好喝。

看过世俗之乐,再以历史荣光调剂:下一站去三一学院图书馆吧,它的历史可追溯到1592年,藏有超过600万本书。图书馆属于都柏林最古老也最受崇敬的大学,其中的Long Chamber建于1712年,是建筑史上的辉煌成就,长达65米,两边以绘画和大理石胸像装饰,展示着爱尔兰的文学家与政治家们。在图书馆收藏的诸多珍宝中,15世纪的三一学院竖琴是爱尔兰共和国和健力士啤酒的双重象征,《爱尔兰共和国成立宣言》是1916年抄本中所余不多的几份之一,还有《凯尔经之书》,世界上最重要的中世纪早期配图福音书抄本。

第二天,斯莱戈

在整齐的新高速公路上,向西穿越爱尔兰抵达斯莱戈只需不到三小时,如果天气暖和,可以摇下车窗,尽情享受驾驶之旅。

Knocknarea Mountain

尽管斯莱戈是座因海鲜出名的海港城市,它却常游离于大众旅行路线之外。从史前时代起,这里就是人类的定居点,哪怕你只是随意在城里漫步,也总能遇见巨石和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其中最著名的包括Tonafortes小镇上青铜时代遗留的巨石阵、Magheraboy那边公元前400年的堤道,以及Abbeyquarter North的巨石羡道墓。城里有一座中世纪的斯莱戈修道院,码头上的纪念碑怀念着所有1840年代大饥荒期间离开爱尔兰的移民;还有“叶芝足迹”旅程,带你去看文学相关的景点。斯莱戈郡博物馆详实地介绍了所有这些历史珍宝。

然而,在这一切之上耸立的,是斯莱戈真正的珍宝:诺克纳瑞尔山(Knocknarea Mountain)。这座巨大的石灰岩山丘在斯莱戈几乎各处都可望见,它颇为陡峭,却值得攀爬,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整个CúilIrra半岛。山顶巨大的堆石标据说有5000年历史,人们相信其下另有一座新石器时代的羨道墓,只是尚未开掘。爱尔兰全国内外都有热切的徒步爱好者前来攀登诺克纳瑞尔山,而对于新婚夫妇来说,这里也很受欢迎:如果他们能共同抵达山顶,婚姻就一定能维持很久。

第三天,高尔韦

第三天,我们沿着“大西洋荒野之路” 其中一段向南行驶,前往爱尔兰的荒野。我们一离开斯莱戈城郊,就几乎见不到什么车了,公路扭转,拥着海岸与河流。在这里,你会感觉自己仿佛正在时间之河中溯流而上。矮树篱侵蚀着狭窄的小路,树木茂盛,遮蔽路径。时不时地,你能看见某座传统风格的小木屋或其他小型房屋,小帆艇泊在河上,拴着浮标。

大西洋荒野之路全长2500公里,想要全程驶完,所花时间显然远超过我们的计划。我们抵达因三文鱼猎捕业而闻名的Ballina,然后转向内陆,驱车驶向翠绿色的Burren地区,这里很可能是“翡翠岛”一名的来源。此处的风景地貌很像是电影《指环王》里的布景,如果天气不错,你肯定常想停车路边,拍几张照片或者野餐一顿。有些村庄居民仍说盖尔语,不过交流并不困难,他们也会讲英语。

我们的目的地是高尔韦,它常被称为西爱尔兰的派对之都,但也是吸引人的历史名城。高尔韦像康沃尔新港一样是冲浪胜地,也不乏圣艾夫斯的美食和文化氛围。每周末都有许多单身聚会,冲浪爱好者也蜂拥而来,在富有情调的酒吧里喝着便宜的饮品,周围是爱尔兰音乐的现场演奏,外加喧闹的歌声冲进耳膜。不过,真正的好餐馆同样不少,华丽的旧式建筑也能让你一瞥高尔韦的过去。

真正的美食爱好者一定会去ArdBia朝圣,那是海港边上一间摇摇欲坠的渔夫小屋。你尽可以闭着眼睛点选应季菜单,无论点到什么,都绝对是一餐美味。不过,嬉皮风的侍者们为我们推荐了西海岸蟹锅,配有茴香苹果沙拉和脆皮面包;下一道菜是配着黑扁豆和腌茴香的比目鱼,甜品则是冰冻榛子牛轧糖配浆果,及Brittle风格的小饼干。简而言之,我们撑了个死,一脚直接迈入了美食天堂。这顿饭堪称年度最佳美食的有力竞争者啦。

第四天,利莫瑞克

这一段驾驶又带我们回到了“大西洋荒野之路”上,让我们见到了世界上最壮丽的自然奇景之一:莫赫山崖(Cliffs of Mohe)。这里有几片全欧洲最激动人心的悬崖,并被理所当然地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遗产名录。你可以沿着崖顶小路,顶着狂风慢慢走上几英里,无论朝哪个方向都成;如果你为之深深着迷、又不恐高,那就走上伸出海面的层岩吧,来几张让人胆战心惊的、近乎垂直角度的自拍!从悬崖最顶端眺望海面,你可以瞥见阿兰(Aran)群岛,还可以乘小船朝那边行进一段儿,能从更好角度观看岛屿风景,并从水上欣赏悬崖。

Cliffs of Moher

我们从莫赫山崖驱车继续前往利莫瑞克,在正位于市中心的Strand Hotel停车,不止因为住处,也是为了走一走风景如画的环城徒步路线。

从酒店出发,你必须走过公路桥到河的另一边,然后左转走上河边小路。小路曲曲折折,躲去法院大楼身后,又穿过老土豆市场——几个世纪以来,土豆都是爱尔兰的主食,直到今天也大受欢迎——最终抵达约翰王城堡(King John’s Castel)。诺曼人入侵爱尔兰后,于1200年建造了这座城堡及周围许多中世纪建筑。若走上另一座正位于城堡围墙外的桥,你可以从完全不同的角度看见那些令人惊叹的城垛,然后再沿河踱回酒店。

第五天,沃特福德

利莫瑞克和沃特福德之间有一条很棒的新建高速公路,尽管在上面驶过的旅程可能不算风景最动人的一次,但尽早抵达沃特福德也大有意义,毕竟那里还有许多可以游玩的地方。

沃特福德是爱尔兰最古老的城市,由维京人建造,最棒的遗址都在“维京大三角”(Viking Triangle)里。河边有一艘维京大战船的复制品,我们从那里出发,穿过许多历史建筑,来到中世纪博物馆。这幢楼专为修造博物馆而建,十分引人注目,其中最吸引人的是14世纪的教会长袍,绣着美丽的花纹,于大教堂地板下偶然发掘出来。17世纪的英国内战中,奥利弗•克伦威尔的军队远征爱尔兰,为了避免被士兵掠夺,长袍被埋在教堂地下,然后被彻底遗忘,直到奇迹般地重见天日。它们是欧洲北部唯一一组存留至今的中世纪衣物,保存状况极好,最近才头一次于公众面前展出。千万别错过!

沃特福德

晚上就住在“雅典娜之家”酒店(Athenaeum House Hotel)吧,它位于河对岸,远离市区,环境幽雅,精心修护的花园直通河畔。阳光倾泻,我们坐在露台上,手里一杯金汤力酒,等夕阳斜入树后再去Zak’s餐厅享用一顿精致的晚餐。没有什么体验比这更美好了。

第六天,都柏林

我们终于调头回转首都:行程难免太短,而你肯定已经意识到,爱尔兰还有更多值得一看之处,并计划起重访之旅了。

如果天气好的话,去凤凰公园遛遛吧,它是全欧洲最大的封闭式公园,比纽约的中央公园面积更大。凤凰公园原本被设计为皇家猎场,其中有总统府、都柏林动物园(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动物园之一)和野生鹿群。想要漫步一两个时辰,或者安坐读书、在安静的草地一角享受野餐,这里都是非常让人愉快的去处。

Fade Street Social

什么地方适合来一顿告别爱尔兰的晚餐呢?只有一个选择:Fade Street Social。这家餐馆在街面上的外观不怎么讨人喜欢,内里却“神秘博士”中的Tardis航天器一般别有天地;它的食谱肯定要吓坏素食者,却会令其他客人全都欣赏不已。当晚每块切好的肉都单独列在小黑板上,一旦有人点单就会被划掉。侍者们会滔滔不绝地讲述每块肉的品质,如同品酒师讲解美酒一般:是要夏多布里昂牛排,还是战斧牛排?而食客间也有一种竞争氛围,都想头一个拿到完美的肋条!如果你真的想来这儿吃晚餐,最好干脆跳过午餐吧,这样才能尽情放纵、充分享受。好在酒店正在餐馆街对面,饱食一顿后,你蹒跚几步就到了。

相关专题 爱尔兰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