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讲讲那些逛不完的伦敦集市,从名气很大的的诺丁山到好吃的博罗市场。

诺丁山—波多贝罗

1999年一部电影,把《诺丁山》搬上了世界舞台,休葛兰饰演的书店老板不知道掳获了多少少女的心。早就听说了如今的诺丁山已经成为游客的天堂,集市贩卖的古董,难辨真假。在波多贝罗(Portobello)走了一段,兴趣索然得拐进邻街Kensington Park,博主Samantha Maria曾经说这是她最喜欢的街道。比起Portobello刻意涂抹上的怀旧色彩,Kensington Park彷彿年轻了一个世纪,除了新潮的买手店和小众的独立品牌,还有很多宣扬有机和健康的生活方式的店铺。前门是咖啡店,后门是瑜伽课堂。

诺丁山

旧斯皮塔佛德市场

在波多贝罗毫无斩获的我,跨过圣保罗大教堂,从泰特当代美术馆,一路走到了旧斯皮塔佛德市场(Old Spitalfields Market)。星期四的主题是复古市集,我流连其中,无法自拔,斩获了两口手指大小的铜锅和四把刻了姓氏的勺子。除了被我带回家的,还有好多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能被我装在镜头里。

天色还很敞亮,一到五点很多摊主却都纷纷开始收摊,看我仍然站在纽扣摊位面前不肯走,卖玩具的老太太塞给我市集的明信片,认真地跟我说:“你下周再来吧,我家里还有好多玩具,你一定会喜欢的。”(三天后就要飞走的我,连连点头,说我一定会再来的。)

博罗市场

过了两天,在星期六的早上,我躺在江的床上懒懒得不想动,上了一周班的她也好像用光了所有精力。

“去哪里好呀”,“去博罗市场吃生蚝吧。”(生蚝补气呀)

博罗市场

到博罗市场后,直冲生蚝摊,吃了半打比手掌还大的生蚝,长舒一口气,是大海啊。

恢复体力的我们,开始一间间逛博罗市场里的小摊位。喝了粗犷的土耳其咖啡,咖啡师得知我是第一次喝土耳其咖啡后,坚持把第一杯倒掉,“第一杯土耳其咖啡一定要完美才可以。”

在本地人Alex的指挥下,我在Pie Minister柜台前决定来吃一个英国咸派,东挑西选后,我还是选了名字最可爱的凯特悉尼派(其实内陷是Kidney 和Steak,怎么这么俏皮啦!),还附加了额外的肉汁。和激动得上蹿下跳的我相比,Alex和江的反应要冷淡得多,“我看到咸派就想吐⋯⋯”,Alex说。他们俩最后买了中东羊肉色拉配皮塔饼。

除了熟食摊位,博罗市场还有各式各样的摊位,卖红酒,卖蜂蜜橄榄油,农场的蔬菜,裸麦面包和可颂⋯⋯不敢对五颜六色的蔬菜下手的我,只好把他们画在手帐里,而London精酿的手工啤酒则陪我飞回了洛杉矶。

周末的博罗市场熙熙攘攘,好像全城的人都出动来此觅食,原本肚子空空的我们在博罗市场不仅装满了胃袋,还提着大包小包的蔬菜水果才离开。

回忆起来,伦敦的市集真是怎么都逛不够。博罗市场的美味,斯皮塔佛德市场的好玩,还有很“伦敦”的波多贝罗,我想我是毫无疑问,最爱斯皮塔佛德的,在敞亮的结构里,味道浓郁复杂又厚重,恰好是伦敦多元性的一个切面。

文/Su  来源/SuPress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