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夏洛克》说一部伦敦城的城市宣传片也不为过。英国人自然也会认为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大有跟纽约一比高低的雄心勃勃。

跟蝙蝠侠这种后现代英雄形象的反体制不同,夏洛克的色彩是超道德的,他尽管违背伦敦的人之常情,却收获了包括华生、哈德森太太等人的忠诚,和包括代表权力部门的麦考夫·福尔摩斯和雷斯垂德警长等人的赦免。

作为被庇佑的精英主义的特殊一员,他站在平民和精英两个世界的边缘,既有《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又译:谍影行动)中周旋在美苏冷战间的乔治·史迈利(George Smiley)的民族主义情感,又有《火炬木小组》(Torchwood,2005)所享受的脱离任何政府与组织的特殊地位。

夏洛克

凡是公共产品都脱离不开政治,英国权力阶层通过电视剧对英雄人物的塑造,投放给英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关于英国英雄的定位,就是貌似被边缘化的中心主义英雄,恰似英国在全球主义中对自己的定位。夏洛克知道自己并无大的作为,他才可以自由自在的发挥他的天分,才有超乎一切利益的道德面具。他冷酷,童真,极具天分,作为背景的伦敦也具有了和神探夏洛克同样的色彩。于是,一座城,与一个人才真正合二为一,互为表里,不可拆分。

发生在伦敦城中的故事,无非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那点老生常谈。只是伦敦已经从它的古典形象成功过渡到了后现代,这里的人们谋求财色的手段略有更新罢了。于是,夏洛克成了这个城市的圣手,他聆听着这个城市的呼吸,了解这个城市的规则,并掌控着它的命脉。

他心中有一副伦敦城的布局图,他帮Mrs Huderson太太除去了她的丈夫;他帮一个罪该流放的人免于刑法;他甚至帮一个牵连着诸多政治丑闻的女人(《贝尔戈维亚丑闻》一集)免于一死;他还记得很多年之前已经被大多数人忘却的一个游泳运动员的死因(《致命游戏》第1季第3集)。

他适当地小露一把肉体,裹着被单赤身裸体地被请去,却选择在了大英帝国的中心;他懂得如何切中主题,在叫华生去跟一个女人约谈之前,把这个女人的照片发到他的手机上,直中命脉;准确地说,他在医治着这个城市的弊病,如果这个城市需要选举一位英雄,一位具有后现代意味的,具有黑色幽默色彩的英雄,那么,当之无愧,应属夏洛克。

如果说夏洛克是这座城市的精神面貌,那么华生则让这座城市变得有血有肉。这是一个从阿富汗回来的退伍老兵,冷静,而有胆识和同情心。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不必等自己有求于人的时候,就勇于承认别人的天才,他的友谊和忠诚填补了夏洛克天才中的那份孤独。天才是需要得到别人赏识的时候,才会更加名副其实。

在伦敦,没有夏洛克不懂的事情,尽管他不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他必要的时候,可以是警察,可以是罗宾汉,可以代表英国政府;可是对于华生,他一切都得按着常人的思路生活,需要找个工作,挣钱,需要有个女朋友。

神探夏洛克剧照

神探夏洛克有着伦敦城的超道德面貌:他并不是每日忙到焦头烂额的警察与侦探,像他的兄长麦考夫·福尔摩斯每日为国家大事忧虑,像雷斯垂德警长每日为案情的破解担忧。他甚至都不用像华生那样担心每日的经济问题。

说白了,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所关注的问题,全不在夏洛克关心的范围之内,那他就是超然局外了。所以他的批评,怎会那么准确地触到人的痛点。夏洛克的批评,靠的不是感受,而是观察。所以夏洛克的话语,总能刺痛别人,而刺痛不到自己。在这一点上,他像是一个专门受过精英教育的知识分子,只是他所从事的,并不是专门批评。他却是深入民间的,尽管他并不关心民间的疾苦。但是,我们切不可被夏洛克这幅有着超道德面具所蒙骗,面具后面的夏洛克的真实面目如何呢?我们通过两个细节,就能轻易得出答案。

《贝尔戈维亚丑闻》(第2季第1集)中,夏洛克展现了更多的人性的一面。圣诞节的时候,夏洛克推理出Molly有一份精美的礼品要送给自己的心上人,当他拿起礼盒看的时候发现写着自己的名字,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冷淡,反而道歉并亲吻Molly的脸颊。而这个圣诞节,在夏洛克忧伤的小提琴独奏中,显得哀伤而温馨。

他为了保护Mrs.Huderson,并报对方伤害她的仇,将歹徒从二楼窗口扔下去;他和哥哥一起抽烟谈论以前的事情,破天荒地祝他圣诞快乐。而Irene则只是夏洛克的唯一一个女性朋友,华生是夏洛克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同样也是在本集,夏洛克为了还麦考夫人情,为他破解了Irene的手机密码,尽管面上看似一出交易,交易之下却带出了民族主义情怀。

点击《神探夏洛克:伦敦城与超道德(下)》继续阅读。

文/王浩成 来源/Arkie

相关专题 神探夏洛克 电影电视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