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的绅士之风在老威士忌酒厂里体现得淋淋尽致,那种倔强和骄傲都融在酒里了;而一路的好风光,时而恬静如淑女,时而奔放如少年,史诗般的画卷,必长留心间。

上次在《苏格兰高地游记:从爱丁堡出发,一路向北》写到格拉斯哥,同行的朋友留言说,应该写写买鞋的事。还真是,那天本想去市中心转下,结果被鞋店的橱窗吸引,有一双看着特别顺眼。推门进去,诺大的店里,只见一位女士坐在沙发上在填写表格,以为是店员在工作,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顾客在填写关于自己鞋子问卷。这是家健康鞋店,技术的核心是鞋内垫的设计,店员特别认真负责,亲自帮你穿上试鞋的丝袜,绑好鞋带,反复确认松紧,过程中店员一直坐在特制的椅上,抱着你的鞋,通过站立和行走的测试,关注鞋和脚的关系,还给出上下号码测试,前后花了很多时间,直到客人满意,真是太贴心了。通常健康鞋不容易兼顾时尚,但在这家却能找到舒适又好看的鞋,赞下人品哈。之前朋友在巴斯买了一双长靴也很漂亮,看来女人见鞋眼开也是难治的病之一。

尼斯湖

去尼斯湖,关于尼斯湖水怪的故事从小听多了,它固定在月光下湖泊中直立的恐龙般的长颈,那湖面宽阔昏暗,充满神秘感。实际上,尼斯湖绵长、开阔,一侧是青山,阳光下,翠色围绕,可见白色的船只散在湛蓝湖水中,整个气氛明亮而欢快,完全联想不到水怪,如果真的有,也许晚上才是它的游乐场吧。据说目前水怪的影像辨识度都不够,所以到底有没有,始终有争议,尼斯湖水怪至今依旧是个谜

一路的风景令人赞叹,高地的大气和湖水的柔美,各色绿黄的交替,秋天不愧是苏格兰最美的季节。在下午最漂亮的光线中,来到了奥古斯都堡,停下来四围走走,拍拍草,顺便欣赏下各式游艇如何以逐级提升水位的方式,通过200多年历史的古老运河。

因佛尼斯

再穿过几十公里的㹧窄村路抵达因佛尼斯小镇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拿到的住房的钥匙已经九点多了,气温骤降,找到手套帽子小羽绒穿上,镇上一片宁静,走到河对岸的意大利餐厅吃晚餐,那是为数不多还未打烊的店铺,吃饭的似乎是都是赶着秋天尾巴的游客,本地人此刻应该都在家里,围着暖炉过生活了。

对威士忌的了解源于多年前接触的一个项目,知道是技术含量很高的领域,也有兴趣多了解一些。恰好朋友又造访过苏格兰唯一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生产商——格兰菲迪,我们此次专门参观了这家五代传承家族酿酒企业。它们有独享的山泉,坚持用传统设备工艺生产,也善于市场攻略。看过感情深遂制作讲究的的宣传片,在专职人员的带领下,走过主要的生产车间,重点便落在库房上。最著名的8号仓库可以找到各个年份的酒,各种讲解,还有机会闻过不同年份和木桶的酒。

威士忌橡木桶

好酒当然要有好桶装。有幸参观的木桶制造商,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也来过。这里展现的橡木桶基本上釆用手工制做,原材料来自美国和荷兰等地。新的桶也是装过红酒几年后再拆了,重新箍好再火熏燎,整形备用的,每几年都要拆了再箍,木头做酒桶的寿命大概二十年左右,以后的出路也多,桌子,茶几,木椅,甚至烛台什么的,搁那儿应该都散发着淡淡的酒香。小时候,外公说紫砂壶经年冲泡之后,便自带了茶香,哪怕注入的只是清水,想必这也是一个道理哈。

去阿伯丁途中,到处可见大麦草草垛,夕阳下尤其美,金灿灿的。找个好停车的地方,上去玩玩啦,绝对开心哈。在阿伯丁住了一晚,凄风苦雨的,夜里找了家面馆,差点没咸死,朋友最后还忘了围巾在店里。次日清晨,我们在海边终于找到了丰富美味的早餐,吃饱了,便一路南下,沿途还有古堡可看。阳光下的淡黄色建筑和大片的绿地树林形成不可一世的大家气派,当然,偌大的天地如今更是附近老百姓的乐园。

圣安德鲁斯

圣安德鲁斯有两个著名地,老高尓夫球场和圣安德鲁斯大学。前者是高尔夫运动的发源地,球友心目中的麦加圣地,要每年的九月才能预约。正赶上全英高球赛,现场有大奔驰转播车,小酒吧还有烧烤卖,很香的样子。

圣安德鲁斯大学在英国综合排名第三,已经有六百多年历史,是英国最古老的大学。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夫妇就是这里毕业的。雨中观察,这里真是有活力的大学城,年轻人多,也有不少亚洲面孔。这里的古堡和大教堂已经是残垣断壁了,但仍能感受鼎盛时期的规模。走在路上,遇到穿礼服的老师,不用问,一定是参加学生毕业典礼的。

苏格兰真是个有情怀的地方,大气中透着秀美,丰厚朴素而温暖,值得再来。

原文来自:一程 会彦

相关专题 Scottish Highlands | 苏格兰高地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