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开始了,深圳最美好的阳春三月也开始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春天香气和满眼的桃红柳绿,突然间让我回想起了当年夏天在英国悠游英格兰西南端兰兹角(Land’s End)的一段美好经历,这真的是好奇妙!所以,各位帅哥美女们,赶紧随着我的文字,一起踏上这段轻松惬意之旅吧!

在那个略显凉飕飕的苏格兰的夏日,我暂时告别了苏格兰老友Keith,坐上爱丁堡至Bristol的廉航飞机,踏上了我在国内就计划好了的英国西南角Land’s End之旅。飞机不到一小时,就到达了Bristol,在悠闲地逛遍大半个城市之后,我坐上了开往英国最西南端的火车。火车时而在绿色的山谷穿行,时而疾驰在蓝色的海边,一路满眼优美的田园风光和海岸风光轮番上演,眼睛一点都不会疲劳。

兰兹角

Land’s End位于英格兰康沃尔半岛的西南端,明媚的阳光和深蓝色的海岸线是这里最大的卖点,因此成为了英国人挚爱的夏日避暑胜地,连一众政要名人们也抵制不了她的诱惑,据报道,英国首相卡梅伦就被拍到曾经光着膀子在这里的海滩晒太阳!地图上看康沃尔半岛的形状就像是一只靴子,所以也被称为“英国的指尖”,这里还是个充满了亚瑟王传奇的探奇之地。

经过几个小时的乡村火车之旅,我终于在下午到达了游览Land’s End以及周边的大本营——彭赞斯(Penzance)小镇。因为原计划是游览夕阳中的兰兹角,我在YMCA青年旅社放下了行李,就急匆匆地跑步到汽车站坐上大巴直奔向海边,想看看夕阳中的英国“天涯海角”是啥模样!

夕阳下的兰兹角游人稀少(其实在英国的很多景点,你都会有有人稀少的感觉,和国内相比,是否很爽!),金黄的暮色中,视线可以看到很远。在海边,我又看到了英国8月份全国随处可见的欧石楠花(Heather)和火星花,把整个一片的海边山崖染成了高贵的深紫色和热烈的深红色,再加上点缀其间的白墙明黄色屋顶房子。明黄色其实不是瓦片的本来颜色,而是因为这里气候温暖湿润,屋顶瓦片长满了一种独特的黄色苔藓植物所致,英国人叫它Lichen,而不是我所说的Moss。

彭赞斯

然后来到了传说中著名的海边小酒吧,你体会到了墙上招牌里英国人的小幽默了吗?只可惜我来的时候天色已晚,酒吧已经关门,不能进去喝点小酒!在海边漫步,面对着面前浩瀚无边苍茫大气的大西洋,真的有一种来到了天涯海角的感觉!!

如果不是只剩最后一班回彭赞斯的班车,我还想在海边再多漫步漫步,直到日头落下。天色已晚,我只好和在海边碰到的一位日本美眉一起,边聊天边坐上回镇上的班车,话说日本人的英语真的是有毒啊。大巴在海边拐了几个弯儿,突然一片无比开阔平坦浪漫美丽的完美新月形海滩出现在我们的右边,我们都大叫起来:“好美好美!”真想下车,在海滩上去跑一跑,再吹一吹海风呀,可是不能。

彭赞斯夜晚海滩

晚上穿过了昏黄的街道,决定去旅社前台小哥介绍的小酒吧品尝英国人津津乐道的“Kidney Pie”。和周围操着正宗伦敦腔的红男绿女格格不入的我,在酒吧的灯红酒绿中等了足足20分钟,终于一个胖妞端来了我今天吃的唯一一道正餐,俨然是一个超大的貌似很美貌很美味的冒着腾腾热气的法式酥皮圆面包的东西!我迫不及待地咬了第一口,冒出的热气,差点让我呛住了,让我立刻肠子都悔青了!浓重的尿骚气!居然是浓重的尿骚气!这是什么鬼呀!My Jesus Christ!折磨死人的英国“暗黑料理”,真的不是吹出来的!

请脑补我当时脸上的表情和周围红男绿女看到我时的表情,但是饥饿的肚子,加上并不便宜的价格,还是一个劲地在催着我屏着呼吸,一小口一小口地把这道“美味”咽进了肚子里。不知道我可怜的肚子是饱了,还是在抗议这来路不明的硬塞进来的“异物”。

吃完这顿“难忘”的英式晚餐,我走出了酒吧,来到了大街上。一抬头,看到了天上一轮无比清澈的圆月,顿时让我想起了在深圳“吃香喝辣”的好日子,我伟大的祖国母亲呀,你此刻太遥远了,说实话当时真的有点黯然神伤呀,今天圆满的一天以一顿不完美的晚餐结束。

文/Mr. Hu  来源/胡老师的英伦悠游时光

相关专题 Cornwall | 康沃尔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