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来到英国,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去参观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英国国家博物馆位于英国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的罗素广场,成立于1753年,拥有藏品800多万件。

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

罗塞塔石碑愣一看并无惊奇,它却是大英博物馆的三大镇馆宝物之一。

1799年,拿破仑的士兵在埃及尼罗河口一个名叫“罗塞塔”的小城发现了一块制作于公元前196年的大理石石碑,刻有埃及国王托勒密五世的诏书,石碑上同时用古埃及象形文圣书体、埃及草书俗体文和古希腊文三种语言刻了同样的内容,使得考古学家得以通过对古希腊文的解读,来分析其他两种语言。

罗塞塔石碑

1801年,拿破仑的大军被英军打败投降,英法签订《亚历山卓协约》(Treaty of Alexandria)结束法军在埃及的占领,根据此协约,法军在占领期间于埃及发现的古物也应一同转移给英方。但法军在撤退时并未依约缴出罗塞塔石碑,而是将它藏在一艘小船上准备偷渡回欧陆,但功败垂成半途被英军捕获。事后双方协议,法方可以保留之前的研究成果与石碑的拓印,但英方则获得石碑的实际拥有权。

如今,罗塞塔碑安放在大英博物馆主展厅中央,位于埃及、希腊和美索不达米亚区域饿的交叉口,寓意展示一个文明是怎样流动到另一个文明之中的。

不过,并不是全世界的人们都很乐意见到罗塞塔石碑被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由于罗塞塔石碑是解开古文字的关键,对埃及来说意义非凡,因此埃及人一直在呼吁英国应该将罗塞塔石碑归还给它真正的归属地埃及。这个世界从古到今遵循的都是丛林法则啊!

拉美西斯二世胸像(Ramesses II)

拉美西斯二世是古埃及最伟大的法老,相传他年轻的时候英俊不凡。在他所统治的67年里,埃及成就了它颠覆前的最后繁荣。

拉美西斯二世胸像

亨利·萨尔特曾是英国驻埃及总领事,同时兼做文物买卖,他在埃及帝王谷获得了拉美西斯二世的巨大上身像。随后在这里发现埃及法老图坦卡蒙陵墓的霍华德·卡特记载下了那个时代:“这是一段挖掘的美好日子,从圣甲虫到方尖碑,只要是喜欢的都带走。”

1817年萨尔特把拉美西斯二世雕塑运回伦敦,以2000英镑的价格卖给了大英博物馆。

涅瑞伊得斯纪念碑(希腊语:Νηρείς)

这是一座神庙式的陵墓,属于希腊和波斯的公元前4世纪吕西亚文明。里面雕刻的神祗衣袂飘飘,整座神庙优雅动感。博物馆解释说这座建筑是1838年被英国探险家查尔斯·费罗斯发现的,他于第二年收到土耳其当局的挖掘许可证。但是却没有说明它为什么会被搬离原地?又是如何来到这里?

涅瑞伊得斯纪念碑

事实上,费罗斯是个速写艺术家和考古学家,1838年他前往小亚细亚航行,在毗邻赞比西河的地方发现了吕西亚王国的遗址。回国后费罗斯发表了关于新发现的日记和绘画,引发了大英博物馆的兴趣,他们认为博物馆需要这样一些珍贵美丽的文物作为藏品,通过在君士坦丁堡的英国领事,成功说服奥斯曼政府同意了这次搬迁。

1839年,费罗斯“经过一番绅士的良心挣扎后”,将神庙拆卸,打包78件载上英国轮船。因为费罗斯的贡献,他被授予爵士爵位。这个故事,让我们想起的“巧取豪夺”这个词。

埃尔金大理石雕塑(Elgin Marbles)

2014年我曾经去希腊旅游,在雅典卫城看到那些神庙的断壁残垣真是触目惊心,雅典人也把这些遗迹的照片做成了一本本精致的小画册,每座建筑的图片都有二页,一页是透明彩页,画的是被掠走或者毁掉的建筑物部分;另一页是现在残存的建筑物图片,二页叠起来看就是神庙完整的样子,导游介绍说,透明彩页上大部分都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收藏。

埃尔金伯爵1798年出任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前往君士坦丁堡时他就一心想带回希腊的艺术品来提升大英帝国的艺术品味。当时自命不凡的拿破仑入侵埃及,在这片无法想象的富裕土地上大肆掠夺,英国军队很快赶来并打败了法国人,把埃及的管理权还给了奥斯曼帝国,作为回报,1801年埃尔金得到了他强烈期待的雅典城作业许可证,允许他的代理人在卫城遗址自由出入和发掘考古。

埃尔金大理石雕塑

从此他的代理人在这里拿走了一切能拿走的,包括56座神殿雕塑、7面柱间墙、19块三角墙、20多篇雕带……西方艺术史上最杰出的艺术成就过半数的雕刻都被野蛮地取走了。

后来设计了大英博物馆的建筑师描述了用铁锹把大理石从帕特农神庙墙体上撬开的情景:“每块石头重重地砸在地上所发出的巨响,就如同这座神庙受伤的灵魂在抽搐呻吟”。

其时,土耳其人正统治着这片土地,雅典卫城被作为军事基地已有几个世纪,土耳其人把帕特农神庙改成了清真寺,并用其余的神殿储存火药。所以直到今天英国人还在辩解他们拆迁剥离帕特农神庙雕刻的行为是一场拯救行动。

希腊文化部的官方声明中毫不含糊地指出:“埃尔金在雅典的拆除行为整整持续了10年,被奴役的希腊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针对他们文化遗产的犯罪行为”。富有正义感的英国浪漫诗人拜伦,他被那些美丽的废墟和苦难的希腊人民震撼了,他写了首诗表达了他对埃尔金的轻蔑:

是谁,带走远处高高在上的神庙中的战利品,
也不愿从雅典娜古代统治的最后遗址离开。
最恶劣、破坏最久,最阴暗的掠夺者是谁?
生来自由的人应该宽恕曾经自由的东西
然而他们亵渎了每一个圣地
并将它们变成了死水,从历史上黯然失色。

这次参观大英博物馆,恰逢中国馆闭馆休整半年,无缘一见那些在圆明园、敦煌流失的宝贝,莫大遗憾。

以上大英博物馆宝贝的故事均来源于莎朗·维克斯曼《流失国宝争夺战》,掩卷长叹,无语。争取明年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探访那些有争议的国宝,抒发我的正义感。

原文来自:落烟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