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地理位置和天气对一个聚集区的人的性格影响很大,这一点在苏格兰人的身上颇为明显。用路上攀谈起来的老奶奶的话讲“We have a good winter here in Scotland” (苏格兰的冬天真是没谁了),寒冷潮湿的天气、广袤的苏格兰高地和岛屿位置,使得这里的人们幽默、开朗、会讲故事并且具有诗意。

1. 苏格兰人——幽默开朗

对于连绵的阴雨和寒冷的天气,他们这样想:“生活不是等待风暴的结束,而是要学会在风雨中起舞。”

对于教育,他们是这样想的:“教育很重要,但是啤酒更重要。”

在苏格兰高地一天的旅行里,我们有一个老爷爷司机兼导游,他叫Patrick。Patrick已经大概70岁了,做了40多年的巴士司机。一身典型的苏格兰男人装扮,一口纯正的“苏格兰腔”(很难懂)。

苏格兰人

Patrick讲话很慢,可是缓缓抖出的包袱却每次都让人捧腹。在介绍巴士的紧急离开程序的时候,他说“在我的车上,如果出现任何意外,不要慌张,离开的程序是这样的:司机先下车,然后小孩儿和女人,最后是男人们。”

在我们路过一个古老的城堡的时候,Patrick给我们讲:“现在这个城堡是一个奢华的五星级酒店,非常的昂贵,平时只接待明星、社会名流和巴士司机。”

从高地回到爱丁堡旅途快要结束的时候,Patrick跟我们说:“现在我们的旅途快要结束了,我的老板想要你们对我的评价,你们可以在一个叫做Trip Advisor的网站给我打星,如果是五颗星的话,我叫Patrick, 如果一颗星左右,那么我叫William。”

真是个可爱的老爷爷。

2. 讲故事的民族

在老城里溜达的时候,这样一个建筑会引起你的注意——讲故事中心(Story telling Centre)和讲故事咖啡馆(Story telling Cafe)。

Story telling,“讲故事”总是会与童年联系起来,仿佛“故事”因为过于幼稚只是将给小孩子们听的。而爱丁堡却这样正经地设立一个“讲故事中心”和“讲故事咖啡馆”,不禁让人觉得好奇又可爱。

讲故事中心(Story telling Centre)

你也许认为,讲故事中心或许是一个小朋友的活动中心,直到你在“爱丁堡城市博物馆“里面了解到这是一个自古以来热爱将故事的城市。爱丁堡城市博物馆入门处有这样的一段话:Edinburgh is a city steeped in stories, myths and legends…

Patrick也是个讲故事的好手,一路上根据路过地方给我们絮絮叨叨地讲起每个地方的历史,从Glen Core的屠杀,讲到Stirling城堡,讲到玛丽女皇,詹姆士六世等等,每一次战役精确到年月日,每一个故事中的小人物也被Patrick绘声绘色地描绘出来。

苏格兰人热爱讲故事的一部分原因,我想,也是因为他们一直抱有孩子般的纯真和好奇心。这一点在这个乏味的大人的世界里是多么可贵。

3. 远方的诗

网上很火的一句话就是“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来苏格兰看远方的田野,却发现原来远方的田野也孕育着诗人和诗。

爱丁堡有很多图书馆,像是罗琳写出哈利波特的咖啡馆Elephant House旁边的中心图书馆和爱丁堡图书馆。然而更让人意外的是,这里竟然有一个叫做Scottish Poetry Library(苏格兰诗歌图书馆)的图书馆,在爱丁堡的皇家英里路最东边,一个小巧又诗意的建筑里。

Scottish Poetry Library

幽默和诗,应该是每一种语言的极致,前者是生活化语言的极致,后者是文学化语言的极致,因此也是语言学习者最难攻克的难关。如果一个语言的学习者能够理解甚至自己创作该语言的幽默和诗,那么我想他已经成功地冲过了终点线来到了这种语言和文化的另一个境界。

所以,我仍然读不懂英文诗歌,在诗歌图书馆小坐一会儿就讪讪地离开了。

4. Freedom!Freedom!——自由

威廉·华莱士

隔了很多年,依然记得梅尔吉普森在《勇敢的心》最后高喊的一句“ Freedom!自由!”。直到来到苏格兰高地,看到养育了苏格兰民族英雄威廉·华莱士的这片土地,草草地了解了些上千年的苏格兰民族和大英帝国的厮杀和纠缠,才好像能够理解这句“自由”对于苏格兰民族的意义。

Patrick调侃地和我们说:“也许你们觉得上帝太过厚待苏格兰,给了她美丽的山川、河流、威士忌和勇敢的人们,可是再看看上帝给了她什么鬼样的邻居吧。”

5. 威士忌——生命之水,液体的阳光

威士忌,是我计划这次苏格兰之行的初衷,因为它是悠长的历史成就的 “生命之水”,更因为它存放在瓶中的那一抹午后阳光的色泽。

对于酒,我有一种坚持,就是我需要了解制作酒的人、地区、文化和制作过程。因为当酒在味蕾上绽放出各种美好香味的同时,我需要能够“看到”酿造出这种酒的地区的风土,“感受到”酿造出这种酒的那些手艺人的人情。这样才是酒的完整,我和酒之间交流的完整。

因为时间关系,不能走遍苏格兰的全部四个威士忌产区——Highland、Lowland、Speyside 和Islay,尤其是没机会看到村上春树在《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里面描述的Islay岛,颇为遗憾。可是好在我对Islay岛单一麦芽浓厚的烟熏和泥煤味并不感冒,而更为钟爱Highland 和Speyside的花香、水果香和香料的味道,所以这次的Highland之行对于这个阶段的我也算是足够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爱上Islay的泥煤味不能自拔呢)。

苏格兰威士忌

相比于红酒,威士忌是更加温暖和体贴的,这一点你能在酒经过喉咙时带来的暖意中感觉到。如果用女人来比喻,我想红酒像活泼美丽的少女或是风情万种的意大利女人,而威士忌则更像成熟、有故事而且温暖的女人,美好而不确定,任何味道都有可能性。这样比喻,是因为威士忌比红酒更依赖在橡木桶中的成熟时间。在苏格兰,法律规定威士忌必须要在橡木桶中存放三年以上才能出售,以保证市场上流通的苏格兰威士忌的品质。据说,不论是西班牙酿造Sherry的木桶还是现在更广泛使用的Bourbon木桶,都是威士忌味道60%的由来。

此外,威士忌也是我的Secret Ingrediant,这里无私地把“快乐”的Recipe分享给大家:在周一的早上、加班的周末早上或者每一个略显沉重的早上,在你的Morning Coffee咖啡中加几滴威士忌,你将会有更美好的一天(注意,是几滴而已。)

6. 城堡和建筑

我对于建筑浅薄的了解,全然不足以评论爱丁堡的建筑风格,但如此一致的风格,却和这座城市的历史、地理和气候搭配得天衣无缝,使人不禁感叹:哈利波特只能在这里被创作出来。

原文来自:yang 城市里的美术馆

相关专题 Scotland | 苏格兰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