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曾经知道利物浦(Liverpool)是因为阿尔伯特港,当年泰坦尼克号建造完成后第一次下水的地方(之前以为是起航的地方,起航地其实是在南安普顿港)。因为错过了火车,并且本来最初要去的目的地是兰卡斯特,刚来到利物浦的时候就像火车途中被抛弃了一样,但当一下火车,蓝得摄人心魄的天空和宏伟的市政厅就把我治愈了。

The cavern pub(洞穴酒吧)

沿着市政厅外面的林荫大道,看着地图,艰难地拐入一个小巷子,他和他的酒吧映入我的眼前——摇滚天才约翰·列侬和披头士的“The cavern pub”(洞穴酒吧)。1961年披头士乐队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首次表演,从此英国摇滚乐上升到了另一个历史阶段,一个赋予了摇滚乐精气神的阶段。

The cavern pub

对于英国人来说,披头士不仅仅是一支乐队,他们是利物浦的文化遗产,是一种全球文化现象,还是一种流行乐的商业模式。作为全球偶像,披头士的影响力不仅限于音乐作品,他们的人格魅力,行为举动都可牵动大众的神经。偶像的最高境界就是为崇拜者重塑世界观,披头士不仅塑造了摇滚圈的世界观,还定义了后世主流摇滚乐的样子以及摇滚明星的做派。他们的文化影响力,早已超越了艺术本身。

The cavern pub

洞穴酒吧门口有街头艺人,与其说他们在挣钱,不如说他们在向披头士致敬。

湿润的水汽渗透着蓝白相间的海港城市,小酒吧里飘出的年代感摇滚乐有一种穿越时光的感觉,海鸥比人们还悠闲地伴着音乐飞过大街小巷,市场上的水果和鲜花散发着温带海洋气候特有的芳香。这个时候觉得不来一杯那种什么伏特加+橙味糖浆调出来的蓝蓝的鸡尾酒,简直都辜负了这美景。阿尔伯特港附近的建筑十分特色,蓝白棕色相间,调和完美,蓝白色像海洋,棕色像泥土,如果想说它是地中海风格,但当地人一定会告诉你,不,这里是很现代的利物浦。更多披头士旅游指南请阅读:到利物浦寻找披头士

阿尔伯特港(Albert Dock)

阿尔伯特港应该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港口,也有可能是我带着某种泰坦尼克号情怀得来的结论,但是阿尔伯特港作为见证了英国工业革命前后与世界各地的进出口贸易以及奴隶贩卖的最重要港口,每一艘帆船都很有故事。步行街的大道一直通向海边,海鸥的羽翼间带着海洋的水汽略过蓝白色的光影,略过码头的每一片船帆。

阿尔伯特港

阿尔伯特港的海浪不大,相对平静,这挺出乎我意料,因为总以为孕育出敞亮的大马路、跳跃的行人和温顺的海鸥的大海,是那种会唱歌的大海。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些静谧的帆船才会和当年在这片港口辉煌过的泰坦尼克号一样,每一艘都有故事吧。

Merseyside Maritime Museum

还有默西塞德海洋博物馆(Merseyside Maritime Museum),这个博物馆于1980年对外开放,博物馆用大量图片生动地讲述了利物浦的航海历史故事。博物馆有四层,收藏了许多关于移民、奴隶贸易、二次大战和造船业历史的展品。博物馆的第三层是泰坦尼克号专区,只可惜刚到那里就到了关门时间,只能走马观花地拍了两张照片,不免有些遗憾。周围还有很多小邮局,咖啡馆和小礼品店。

利物浦基督座堂(Cathedral Church of Christ in Liverpool)

1880年,John Charles Ryle被任命为利物浦教区首任主教,但是该教区没有主教座堂,只能暂时使用相当普通的圣彼得教堂。经过多次辩论之后,教会和市民领袖一致同意应该新建一座主教座堂,于是在1902年进行公开的设计竞赛。对于建筑师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事件;它不仅是20世纪最大的建筑工程之一,而且是16世纪英国宗教改革以后仅有的3座新建的圣公会主教座堂之一(另外两座是:圣保罗座堂,重建于1666年伦敦大火之后;另一座是建于19世纪的特鲁罗座堂),同时,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钟楼。

Cathedral Church of Christ in Liverpool

有100多名建筑师参加了设计竞赛,最终,从未设计过建筑的22岁的学生Giles Gilbert Scott赢得了竞赛,当委员会发现他是一名天主教徒时,引起了更大的争议,但是决定并未被更改。

1904年,国王爱德华七世主持了奠基典礼。1910年Lady Chapel首先开放。圣餐台完成后,1924年教堂举行献堂典礼,但是直到1940年才举行定期礼拜。钟楼完成于1942年,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通货膨胀延缓了工程,直到1978年才全部完成,而设计师Scott本人已经在1960年去世。

Cathedral Church of Christ in Liverpool

傍晚的余晖笼罩利物浦,海的旁边就是山,利物浦基督座堂就在矮矮的山坡上。虽说是山坡,但走上去一点也不累,因为阿尔伯特港就是一个半山半海的港口。在这山的一半,风格又与岛的那一半截然不同。没有了地中海风格的蓝白,一路上各式各样的商店、民居,还有非常多的教堂,红的、黄的、蓝的、金色的,更多的是明快的色彩,就像调色盘一样,渲染着延续几百年的宗教气息。

从山坡上一路吹风下来简直爽翻了。利物浦真的很漂亮,这不是我去的第一个城市,但这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城市。一个城市有两种对比鲜明的风格,一半的海,一半的教堂,一半的现代,一半的古典;有两种不同的文化,一半是海洋文明,一半是宗教文化。希望它能在广阔的大西洋和世世代代的信仰中,永远延续它的魅力。

相关专题 Liverpool | 利物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