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了温莎城堡和牛津小镇,最后一天当然就是去剑桥啦!那天的剑桥阳光明媚,整座城学术氛围也很浓。不过,一条河流过小镇,河上的小桥,河边停靠的小船都给这里增加了一丝惬意和清爽。

当然,也更带来了商机。还没走到城中心,就已经不断被当地的拉客导游搭讪了。每走一段路就会有一两个,上来问你要不要坐船游剑桥。看来这种拉客方式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呀,哈哈。一开始我们只是拒绝然后继续往前走,没想到走到国王学院的时候遇到的一个小哥会说一点点中文,对我们不停地“徐志摩”、“康桥”连说带比划。爸妈都笑了,我也就敷衍了两句。

剑桥大学

这位小哥看我没有一走了之,就赶快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I’m Jack, I’m sure you will get back to me later!”为了快点摆脱他,也是看在他全程都很彬彬有礼,我满口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一位胖胖的小哥也向我们走来。我连忙告诉他,刚才已经有人给我们推销过啦。谁知他问:“Have you paid yet?”情急之下,同样为了摆脱他,我点了点头,撒了谎。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冲我们比了个大拇指。“Have a good time!”这位小哥临走时还是很绅士地说了一句。不愧是剑桥的导游,素质就是不一样!

这下我学聪明了,接下来每次碰到推销的导游,我都统统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在别家付过钱了。哪知道有一些导游超级不像话,竟然追问我,是哪家公司?给我看一下你的票行吗?这对于正在撒谎的我来说简直就像小时候抄了作业被老师拷问生怕露馅一样尴尬好吗!我只得装傻,拿出那张名片给他们看,假装不知道是哪家公司(况且我是真不知道啊)。

他们看完名片,都是一脸懵逼。“I think that’s illegal.”小哥们告诉我。切,我管你Le不Legal,反正我也是骗你们的。你们不是这家的,当然说人家Illegal。

当然我当时还是着实惊了一下的,毕竟在我这个守法好公民眼里违法是原则性的问题,而那个萌萌的小哥Jack丝毫不像和违法有半毛钱关系的人。Anyway,我用这个方式拒绝了很多导游小哥。他们看完名片后都会很“热心”地给我指出这个公司的站点的方向,而热心二字打引号则是因为,他们指的方向都是相反的,鬼知道他们是不是瞎指的!

中午我在路边看到了赛百味,把我激动坏了,冲进去吃了我的午饭。而爸妈则在类似前一天牛津的集市里吃了泰国河粉和米线。虽然折合成人民币也不便宜,可是比昨天那顿中餐是划算多啦。

午后我们就回到了伦敦,因为那天我们打算去伦敦政经学院看一下。这所大学在伦敦的市中心繁华地段,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个惊喜。要是研究生能申请到这所大学,妈呀,那整个伦敦还不都是我的了!哈哈!

英国的校园都没有围栏,伦敦政经也是一样。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其中还有熟悉的中国面孔,真是羡慕死了。真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他们的一员啊!

离开我未来的母校(哈哈哈我在做梦不要理我),我们坐了两站地铁来到了唐宁街。出了站我们才意识到,唐宁街就在议会大厦旁边,早知道前天多走两步就来了。卡梅伦叔叔经常发表演讲的唐宁街10号自然是不允许我们这些闲杂人等靠近的,我们只好在由聊着大天儿的守卫把守的铁栅栏前拍了照。

唐宁街10号

接下来我们就坐着地铁去了Westfield西田百货。这是一个超级大超级高端炫酷的Shopping Center。里面不仅有各种大牌,也有很多平民牌子,以及我心爱的Cath Kidston!不过我们逛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合适的。尽管如此还是很推荐这个Mall,逛起来很舒适很享受(可能我就喜欢逛大商场吧,哈哈)。

至此,在伦敦及其周边城市的所有行程就全部结束了。第二天我们就要踏上去曼城的旅程。晚上路过维多利亚火车站听到小哥拿着吉他在唱我很喜欢的《Thinking Out Loud》,最后一次去了酒店旁边的超市,心里面真的说不出的不舍。伦敦红色的大巴和电话亭,高耸的议会大厦,蓝的透亮的天空,在地铁上或看书或看报纸或读新闻的人们,西装革履步履匆匆的帅哥们,永远热心指路的工作人员……太多太多喜欢这里的理由。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回来的!!!

游记的第一篇就到这里啦,下面的曼城之旅请戳文《英国行之曼彻斯特》阅读哦。

相关专题 Cambridge | 剑桥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