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泱泱大中华而言,英国只好称为蕞尔小国了。24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也就只有我老家四川省的一半,咱们祖国面积的40分之一。对于历史悠久的大中华而言,英国也就只好称为蛮夷之地了。当我们历经秦皇汉武的荣光时,凯尔特人刚刚在那建立定居点;直至到了中华文明高点的大宋,那里方有了第一世英王——征服者威廉(公元1066年)。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可谓晚生晚育的蕞尔小国却有着非凡的成长经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宪法性文件在此签订(《大宪章》1215年),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1649年),第一个君主立宪国家(光荣革命,1688年),第一次工业革命(1770-1870年)……就这样,这个国家一度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殖民地遍布全球,人称日不落帝国

英国

如果说这些过于宏大,那么,对我而言,英国是福尔摩斯中的伦敦雾,是哈利·波特里的魔法世界,是唐顿庄园的优雅高贵。于是,在今年初的一次漫谈中,我和老谢决心趁着妞幼儿园毕业能稍稍避开旅行高峰之时,去一趟英国,也让我俩土鳖开个洋荤。

经历了漫长的等待,7月1日,终于盼来了出发的日子,全家都很兴奋。这次,我们一行依旧是老搭档,我们仨,冬冬,当然还有小妞最亲爱的毛毛。

11个小时的飞行是痛苦的,特别是在飞机娱乐系统坏掉的情况下。好在英航与国内航空要求不同,只要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就可以使用。闲得无事,又无心看书,只好打开舷窗观景。开始只觉下面一片明晃晃的湖真好看。后来才发现,这哪里是湖,这明明是云的影子,就这样直白而写意地印在戈壁滩上。这样的戈壁看上去一望无际,事实上,甚至飞到我睡着,我也没有看到它的边缘。我无法言说这感受,一边赞叹这奇观般的美景,一边感叹生态的艰难。什么时候这里变成葱绿的草原,是不是北京的沙尘,也能好些呢。

一路上醒醒睡睡,终于等到了飞机广播,我们就要降落了。打开舷窗,伦敦城已经在下方展开,伦敦眼、议会大厦、千禧桥……这一个个在书本上无数次看到的名字,就这样促不急防的第一次出现在眼前。一时间,真的有点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盼望已久的英伦之行,这回是终于要开始了。

伦敦

办好Oyster卡(伦敦交通卡),沿着指示,我们下到了伦敦地铁。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伦敦地铁远没有北京地铁来得漂亮。陈旧的列车,狭窄的车厢,老式的地铁站,这些都没有北京来得漂亮。但,当你用过以后,会发现这里的细节很值得我们学习。

伦敦地铁的闸机有大口和小口两种,小口用于普通人通过,大口用于残疾人和带孩子的乘客通过,而这两种闸机的开门时间是不同的,小口开合很快,大口则慢了很多,非常方便出行需求。此外,伦敦地铁很深,扶梯速度却是很快,但是在上下扶梯时,有很长的一段传送带,可以让乘客有充足的时间做好上下扶梯的准备,不至于发生意外。虽然从经济体量上讲,我们早已超过英国,北京地铁也确实更为舒适,但是这些精细化管理也许就是所谓“发达”的体现。

伦敦地铁

出了地铁,一座敦厚的黄色拱门建筑出现在眼前。作为多年的哈迷,我简直快要激动的跳起来了。因为这里,便是大名鼎鼎的国王十字车站——哈里·波特前往霍格沃兹的出发地。

据说,自从小说风迷全球,每天都有人来此寻找9又3/4站台,以至国王十字车站干脆专门设立了9又3/4站台,并安装了行李车,专供哈迷合影使用。当然,现在这会儿大包小包是来不及去看看了,只是想着未来几天都住在它旁边,就觉得开心。

Harry Potter Studio

我们住的Premier Inn相当于国内的经济连锁酒店,离国王十字车站只有咫尺之遥,更可心的是,房间里的沙发,可以请服务员调整为沙发床,供孩子使用,特别适合我们这样三口之家出行。

一切收拾停当,已经七点多了。好在由于纬度高北京10度,伦敦的夏季日落要在九点以后。因此,外面还大亮着。走出门来,虽然已是七月,气温却还不到20度,与北京的盛夏截然不同。也许是因为正值欧洲杯,又是周末,街上人头攒动,特别是街边的小酒馆,更是热闹。很多人哪怕没有桌椅,也买一杯酒,就这样,站在路边,边喝边聊。这也许便是所谓的英国酒吧文化吧。

我们从国王十字车站往东行,从St. Pancras开始,只觉得看到的建筑、街道都是那么的古典、美丽,忍不拿起手机拍个不停。当然,审美是有疲劳的,几天以后,再看尤斯顿街,只觉得泯然众人也。

St. Pancras车站隔壁,就是著名的大英图书馆(The British Library)。整个大英图书馆的建筑色调与St. Pancras车站浑然一体,但建筑风格却是现代简约风(其实不好看)。这会儿的图书馆,自然已经闭馆,只有金色的阳光穿过镂空的大门,在赭红的墙面上印出大英图书馆的字样。

透过镂空的大门往里看,里面是个弯腰弓背的男人,拿着圆规在地上画着什么。在我离开英国的最后一天,我终于走进大英图书馆时,我知道了,这个弯腰弓背的男人就是大科学家牛顿(Isaac Newton)。作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图书馆,这里无论是建筑还是雕像都既不雄伟也不宏大。我想求知的过程不也是如此吗,当旁人只看到成果的伟大时,又有谁来在意求知过程的细碎与艰辛呢。

大英图书馆

从大英博物馆继续往东,路过Euston车站便是摄政公园(The Regent’s Park)。走进公园,只见绿草如茵,公园里随处是大片的稀树草地。也许是时间不早了,公园里人很少,就这样在草地上停停走走,闻着青草的芬芳,真是一种惬意。

突然间,一个小东西从眼前跳过。呀,松鼠!更让人吃惊的是,这里的松鼠不但不怕人,而且你一伸手,它到是主动向你走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渐渐发现这里不但松鼠不怕人,鸽子、海欧、天鹅通通不怕人。而且不仅是不怕人,天鹅居然还会主动欺负人,毫不含糊。

天突然沉了,不好,有雨,我们可没带伞啊。赶紧往回走,雨点说是迟那是快已经掉了下来。给女儿带上帽子,我们赶紧找地方买伞,连走两家小超市,没有买到伞,雨到是住了。几天后,我们有了经验,伦敦确实多雨,但几乎不用伞,因为这雨来的快,去的更快。刚拿出伞,还没来得及撑开,往往这雨也就过了。雨后的大街,出现了一条漂亮的双彩虹,英伦的第一天,就有这样的幸运,是不是预示着我们的旅行顺利呢。今天就这样晚安吧,明天见。

文/罗罗猫 来源/童享部落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