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哪里是伦敦的尽头呢?”

“上帝知道”

“伦敦再也不存在了”

1665年4月,黑死病正肆虐整个欧洲。伦敦,6月到8月,仅仅三个月,人口减少了十分之一。

黑死病的爆发使伦敦大多数的贵富迁往郊区,市中心驻足的大多是中产阶级和穷人,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租市中心的房子住,只能大量的修建茅草屋或者便宜经济的木制房屋来栖身,人数居多,使得伦敦中心形成了紧密的布局,街道狭窄,城市结构混乱。

1666年9月1日,泰晤士河北岸布丁巷的一家面包店主人Thomas Farriner下班急着回家,却忘记关闭炉子,导致2日凌晨1点面包店起火。干燥的天气、黑夜视线不良、易燃物的随意堆放、救火组织的失误(首相对夜里打扰其休息的报告感到不满,认为不过是女人夜里上个厕所就可以浇灭的小事)。

这些意外的集合,让这座城市在熊熊烈火中燃烧了整整4天。一万三千栋房屋,几十多间教堂包括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几乎所有经济贸易场所和政府主要建筑都被付之一炬。

伦敦大火

如果把这场巨大的灾难,仅仅归于面包师的粗心引发的偶然事故,似乎太过轻率。在这次大火之前记载中伦敦也发生过几次火灾,但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考虑到整个伦敦拥挤的空间以及大量的木制房屋结构,此前的火灾没有酿成大祸已经是万幸。

城市防灾建设落后,救火不力也是重要原因。火灾后的1680年,伦敦才出现火灾保险公司,而到了18世纪,在保险公司自行资助下才诞生了城市消防队,公立消防局出现则还要再晚200年。伦敦大火中,救火工作只能依靠人力从井中打水扑火,效率低下。只能等到四天后大火自行熄灭。关于这次大火的始末,大家可以阅读《伦敦大火的始末》一文了解。

伦敦的重建方案

大火之后,伦敦急需重建,以恢复经济和金融中心的地位。火灾后,人们达成的基本共识是:这所城市需要有宽阔街道以及更多防火性能更好的房屋。

国王(王室刚刚复辟)在大火扑灭后即下令着手伦敦的重建计划。除了建筑师、规划师,科学家、作家都参与了重建规划方案的竞标,提出了不少方案。其中包括建筑师雷恩、物理学家胡克和作家艾佛林。

1. 雷恩及其方案

雷恩在姐夫何德的影响下认识了当时已经是成名的数学家和医生的史卡伯,一次偶然的机会到伦敦与之一起做解剖学的相关研究,并接触到了机械学、哲学、数学方面的理论。从那时开始,雷恩对一切新事物都有强烈的求知欲,成为一名实际而富有创造力的年轻人。

雷恩的方案中所想象的伦敦,是一座具有巴洛克风貌的大都市。他把大都会分成几个独立运作的区块,用马路和大道构成的交通网络把他们联系起来,城市因此变得很规则,再从大的区域中划分成小区域,统合为一,每个大的区块中都有自己的经济金融中心。

整个城市以圣保罗大教堂为中心,并且发散出两条主要大街,一条通往皇家交易中心,另一条连接从码头辐射而来的街道。方案适当地减少了城市里的教堂数目。很显然,雷恩的新伦敦是以商业交易为中心,以宽阔的林荫大道和宏伟的城市空间穿插,塑造一个巴黎般的巴洛克式富丽堂皇的城市。

雷恩的方案中,城市街道系统有巨大的改进。城市由矩形的住宅组成,所有的街角都呈直角,每个地方都很容易到达街口。辐射型的街道强加到了原本棋盘格的布局中。

但是雷恩在规划中没有考虑到伦敦城当时高低起伏的地形。叠加在起伏地形上的棋盘格,无疑违背了文艺复兴的城市化追求;二是他将城市划分成不同的区块,每一块都被赋予了不同的基本结构,这就相当于把城市分裂,进一步在经济基础上间接的把伦敦的人进行了阶级分隔。没有利用瘟疫和火灾之后人口的流失进行根本改革。虽然国王表示了个人对雷恩构想的喜好,但现在勾勒巴洛克的城市图景为时尚早。

2. 艾佛林及其方案

作家艾佛林(John Evelyn)是伦敦大火的亲历者。他在火灾后记录、绘制了大量的灾后的情况,并在火灾结束后第三天就向国王详细汇报了他的调查。艾佛林向国王提议,将清理火灾废墟出来的砖石用于填充洼地。这个建议得到了王室的支持。

艾佛林

艾佛林也向城市重建提交了方案,但已落后于雷恩。于是他把重建关注的重点放在运河上。对艾佛林来说,金钱、货物、贸易是使整个城市正常运作的基础,他也强调泰晤士河的重要性,港口将成为新地标,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物资,将国家的财富快速运输上岸。但很快他意识到,王室的财力已经无法支持这项工程。

他的设计方案也是巴洛克式的,但更多结合了火灾前的旧城基础。他在日记中写道:“要实施起来没有任何疑问,可以在美感、宽敞和富丽堂皇这几方面,远远超过世界上其他城市”。艾佛林所规划的主要大道“宽度30公尺,较窄的地方也不会小于9公尺,他们的路口、高度按比例而定”。城市较大的建筑和教区教堂,会以这些通道为中心辐射出去。

3. 胡克及其方案

胡克就是弹性定律的发现者。他研究范围很广,包括对月亮的观察、燃烧、折射、光学的研究,地心引力的初步发现,钟摆和气压计的实验,通过各种各样的实验解决了新哲学的挑战,并相继提出了各种学说、理论。

几乎在大火刚灭时,胡克就考虑伦敦的重建,他将复杂拥挤敦街道和巷弄以简单的几何网格线取代,主要大街以直线排列,其他交叉道路以直角转弯,“用新方法测量记录首都焚毁的程度,把中世纪的混乱建筑转变成清楚易懂的科学……以数学来规划重生的首都”。作为皇家学会的管理员和“全世界第一位职业科学研究员”,胡克提倡先有实验、后有理论的“新哲学”应用在真实世界。

胡克的设计图在完成之后,市议员对他的这份草图很有兴趣,很快就被官方采用,经过皇家学会的许可后,他的方案带着城市官方和学会的期待上呈到国王面前。

竞标方案众多,除了上述三人,还有 Valentine Knight、Richard Newcourt的方案(这两个人就是陪标的,Vakentine Knight 还被关进了监狱),英国议会经过两天的争论无果,对于伦敦城市的重建,议会里有三种不同的倾向:有一部分人比较认同Wren的设计方案,建议重新建新城;一部分人提议保留原来的城市建设,只是将建筑改为砖石材料;另外一部分则持中,将建筑材料改为砖石,也适当扩建一些街道,但仍然保留原有的基础和地下室。

大火导致很多人无家可归,必须尽快满足市民的居住要求,否则会引起市民的外迁。整个城市的建设在经济上也需要考虑市民的经济条件,提出限制。商人对于整个城市的重建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新方案的提出不能让他们满意,这些人可能将他们的资产转移到国外,而一旦缺失了财力支援,重建会举步维艰。

考虑到城市土地所有权的复杂性等一系列问题重建最后采用的是折衷方法,在保持原有街道格局不变的前提下,改善市政设施,保证房屋建造质量和材料。

计划实施

在许多人都呼吁要快速恢复伦敦时,国王发出一道具有远见的通告:若有人鲁莽进行重建工作,将会被罚,而官方会详细调查土地的归属权以及土地的重新分配。此后,国王派人勘测受灾地区进行土地的认领和登记。因为战争和火灾的双重原因,市内人口大量外流前来认领土地的人甚少。国会因为要处理与荷兰之战的经费问题,根本没有时间关心伦敦的事情。艾佛林在日记中写道,也许明年这个时候伦敦就会属于法国人或荷兰人。

伦敦重建

1666年10月初,国王决定成立专家委员会,制定重建规则,构建伦敦新面貌。首批委员是:英格兰资深建筑设计师帕洛特,他曾设计过克拉伦登宅第;梅修,他是设计国会白厅的重要人物,也是建筑办事处的审计官;雷恩,他对大都会的畅想让国王赞叹,进入委员会当仁不让。此后,国王由要求成立城市委员会,主要负责城市的勘测,分别是旧城勘测员米耳斯,木匠贾曼,因为议员对胡克的城市设计印象深刻,所以他也被选中担任城市勘测工作。

专家委员会成立后第一次会议于10月召开,重点讨论如何进行勘测工作,在拓宽道路的同时保障房地产权以及补偿工作;因为勘测工作进行缓慢,没有办法进行明确的设计规划,第二次会议围绕加速清楚废墟进行了讨论;第三次会议制定了粗略的重建方针,要求改造堆满垃圾的街道。

勘测

测绘涉及房屋高度、立面、管道改线、街道变更岁序、材料、每家每户的土地面积和使用方式、房屋租户和租金、房屋所有权和继承权等。测绘和重建中无法实现的部分都必须从方案中去除。这次测绘对科学重建有着巨大的参考意义。

城市委员会主持了勘测工作。三位勘测员中,贾曼是重要的建筑师,也是城市建筑工匠,勘测工作进行时,他谢绝了同胡克、米耳斯两人合作,主持钉桩工作,而是去当私人建筑师,获得更丰富的收入。他对伦敦的其他交易会所、商贸场所进行设计,负责了至少8栋工会大厅。

胡克和米耳斯从灾区的最西边开始钉桩工作,仅靠传统的测量器就把迷宫似的拥挤街道变成了规则的平面图。钉桩工作进行的过程中也牵扯了一些用私有土地来拓宽街道问题,为此,还专门成立了“城市土地委员会”来解决土地问题,达到建筑商、租户、地主互利共赢的结果。除此之外,勘测员还负责划分城市中个人私有地的范围,划分房屋地界。

重建的需求量过大,米耳斯不就便病倒了,胡克则孜孜不倦的进行着测量工作,不就他的面孔便被伦敦众人熟知,他将自己的新哲学思想设定在新都会的平面形式上,此外,这份工作带给他的收入也颇丰,据报纸记载,胡克去世后,他收藏的钱在一个铁制大箱中被发现,上面写着日期,里面有成千上万的金银,全是他辛苦工作所得。

建材的寻找方面也花费了很大的心思,既要考虑到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同时还要考虑到材料的运输,因为伦敦港口重开缘故,供应从全国各地和国外涌入,竞争的激烈使大部分的建材拿下了公平的价格。

1667年2月“第一份重建法案”确立。首先是道路拓宽政策,保留了原有的主要街道格局,对道路的宽度进行限定,足以让货车在城市里畅行无阻,并规定住宅若因为街道的拓宽而减小的一律给予补偿。

伦敦重建

接下来是房屋的重建,房屋必须整齐的面对宽街道,房屋以其所在地和房屋性质分成四类,第一类是最普通的小房屋,面对小巷;第二类面对重要街道;第三类面对主街,第四类是最高等级的,可由建筑师自己设计,房屋的建造必须符合各自的标准尺寸,委员会还规定了新城市道路宽度——主干道100英尺,主要街道75英尺等,城市街道的容量得到提升。

墙的厚度随着高度不同而不同,地基尺寸和木材尺寸得到了控制。为了防火需要,房屋的建筑材料规定只能是为砖块和石材,门窗的边框规定用橡木(因质地硬沉,水分脱净比较难,不容易干燥),实际上,石头由于费用昂贵,多被用于市政建筑和教堂,砖建筑占据主要。当两户共有山墙时,后建者需要支付一半费用及间隔期的利息。

法案中宣布,未来十年对运入伦敦港口的煤炭每吨征收1先令税收。这部分钱除了支付河边土地的购买费用外,还用于拓宽道路和重建城市监狱。后将税收提高到每吨3先令,并将期限延长到1687年(比原定时间要延长10年零3个月)。伦敦城获得税收增长部分的25%,每吨税收中有1先令6便士支付舰队运河的工程和各处公共建筑的土地购置费。此外,税收中的25%用于重建城市教堂——圣保罗大教堂。煤炭税收入很大程度上让伦敦重建在财政上得到保证,通过税收,政府贷款的担保能力也提高,短期聚集到了大量重建资源。

到1668年底,整个伦敦城的房屋建造基本完成,但是商店还没有开业,人口回流很慢,很多的屋主都是把房子租给外来的建筑工人住,整个城市的日常生活尚未完全恢复。圣保罗大教堂的重建也迟迟未动工。

早在1666年11月,国家就对城市重要机构的重建进行了估计,胡克因为是低价估计并草率提出建议而没有得到这项工作,贾曼和米耳斯延缓提交了他们的意见。在交易中心的建造过程中,贾曼过世,交易中心于1669年完工,9月底开始贸易,很快成了伦敦人引以为傲的地标。

1669年3月,勘测官丹南爵士病危,白金汉公爵让丹南推举了雷恩。雷恩因此成为新任皇家建筑师。之后,雷恩参与了几乎所有皇家建筑的重建计划。雷恩先主持海关大楼的设计。这项设计原本由建筑师贾曼完成,但因为资金的问题而中断。雷恩在海关大楼的设计上灌输了很多想法。其第一个大胆尝试的作品非常成功。雷恩还找来了胡克作为自己的帮手,他们曾一起解决泰晤士河滨码头设计上的技术问题,但这项工程因为经费而停顿;但他们成功合作设计了火灾纪念碑。

伦敦大火纪念碑

但是圣保罗大教堂的进展缓慢。一直到后来除了圣保罗大教堂以外的所有教堂全部完工后。老的圣保罗已经被大火烧得只剩下残垣断壁。因为宗教活动需要,雷恩先把教堂西端前门那部分保留下来用于暂时的活动,其他的全部进行拆卸工作。

雷恩把他对大教堂的构想呈现在委员会前面,他采取穹顶而非哥特式高塔,作为宗教空间的理想形式。雷恩的设计虽然得到国王赞同,但是教会并不认同,他们原本希望复建那座哥特式教堂,而雷恩的方案罗马元素太强。委员会也担心经费问题。雷恩不得不继续寻找着圣保罗的新形式,直到1675年,他的设计才被最终“授权”。新的方案不属于任何时代或哲学风格,而是一个混合体。当年5月14日,授权书下发。

1710年工程完工。雷恩爵士于90高龄亲眼目睹了教堂的落成。这座大教堂也成为西方世界中唯一一座在建筑设计师有生之年完成的大教堂。圣保罗大教堂在设计上深受罗马圣彼得教堂的影响,大教堂平面呈十字形,其主体建筑是两座长152米、宽36米的2层十字形大楼,十字楼的交叉部分拱托着一座高110米的大圆顶建筑,大圆顶的上端,安放着一个镀金的大十字架。圆顶底下高出十字楼的部分,是一个两层圆楼,底层外围建有一圈挺拔的圆形石柱,顶层则有一圈围以石栏的阳台,站在这里可以欣赏伦敦市景。圣保罗大教堂是英国人民的精神支柱,被视为火焰中飞舞的凤凰再度升起的地方。

投机行为

重建中随着土地增值出现了建房热,也自然出现了很多投机行为。当时在城北约一公里的莫菲尔,有个叫廷德尔的人,知道新建需要大量砖石,他以低价买了执照,在自己的土地上制造砖块,最终都被供给伦敦的重建,大赚一笔;因为大火后许多市民逃离首都,房价大跌,医生巴蓬一样的投机客预期未来土地价值会再上涨,他们大举置产,改造工厂、出租房屋,获利甚丰。

灾后成立的火灾保险公司盈利颇丰,他们为火灾风险提供保障,砖屋付年租金的2.5%,木屋付5%。保险公司还成立了消防队,这是最早的城市消防力量。

“这不仅是最好的,还是世界上最健康的城市。”

到1972年,伦敦重建基本完成,整个伦敦表面上看起来只是将毁灭后的城市复原,但是从街道变得宽阔;房屋变成了具有一定耐火性的砖结构;马路上出现了人行道;原本空间有限的城市,增加了不少公共场所,给城市带来了活力:广场夹杂在建筑群中,曾经封建主所独有的公园也经过整治后对外开放。伦敦的经济在灾后迅速恢复,贵族地主在重建中看到土地所带来的巨大价值,参与到了商业投机中,商业主义得到了贵族的重视,加快了从封建主义向商业资本主义的过渡。

大火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安慰,浴火重生的城市卫生条件转好,可怕的瘟疫终于停止了传播。到了1700年,这个在大火前“濒临死亡”的城市已经成了如今“红砖白石”的优雅现代城,超越了巴黎成为欧洲最大的城市。

一位市民不无自豪地说:“这不仅是最好的,还是世界上最健康的城市!”

伦敦

短评

大灾堕城,本是抛开过去的窠臼,大兴土木的机会。可伦敦重建并没有另行尝试。它实际上并没有采用任何一个建筑师、规划师亦或是工程师的方案,而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恢复和改造(固然有资金因素考虑)。重建保留了城市过去的诸多记忆,一定程度维护了市民的私有财产。新建的城市为市民提供了更健康安全的生活场所,让城市品质得到提升。伦敦经历了火灾的考验,也为后来的城市建设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成功经验。

参考资料

1. 孙竹青,谭刚毅,大火焚城与涅槃重生——伦敦1666年与汉口1911年的火灾及其重建比较研究[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2015(5):8-15。
2. Hanson N. The Great Fire of London: In That Apocalyptic Year, 1666[J]. 2001.
3. Saunders B. John Evelyn and his Times[M]. 1970.
4.(英)贺利思(Hollis, L.) . 伦敦的崛起:知识分子打造的城市[M]. 猫头鹰出版社,2011.
5. 维基百科(链接略)

文/weirdo  来源/票友建筑师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