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约克的第一天,已经游完了约克的大教堂和老城墙,第二天没有继续在约克旧城里游览,而是选择了一处离约克有些距离的修道院遗址——方廷斯修道院(Fountains Abbey),也叫万泉修道院。这座修道院的修建来自于一群不屈的修士。1132年,由于和约克的本笃会产生不和,一群修士从约克离开,来到这处Skell河的山谷里修建自己的修道院。1135年这群修士被西多会接纳,这处修道院因而成为西多会的修道院。

方廷斯修道院(Fountains Abbey)

我一早乘公交车从约克到里彭(Ripon),在里彭的公交车站等候前往万泉修道院的公交车。书上说这班公交大约半个小时一班,可奇怪的是,我找到了这班公交的站牌标识,等了一个半小时也不见车来,我想今天怕是等不到车了。于是我便在车站旁边逛了起来,旁边有两个超市,在超市中买了些东西吃喝。超市旁边有条小街道,街两边有卖东西的小店,我索性沿街而行。在街道的尽头是一处广场,旁边停了好多出租车。

我眼前一亮,或许可以坐出租车去。但是我不知道要多少钱,由于担心贸贸然地坐出个天价来,所以我先问了问司机到修道院大概多少钱,他说得看表显示多少,我就问他估计大概会要多少,他告诉我8镑到15镑都有可能。于是我就上车了,最终到地方的钱数我已经忘记了,但确实没有超出他给我的范围。

方廷斯修道院(Fountains Abbey)

万泉修道院修筑在河谷之中,我进入的地方貌似是河的上游。进去之后直接就是修道院遗址,关于修道院的外貌,请直接看图。说说我对万泉修道院的感觉吧,这处遗迹没有别的遗迹那么神秘,却充斥着空间上的宏大。一群与主流不和自我放逐的修士们修建的修道院,他们顽强地在这片荒地上竖起自己的信仰。建筑自然和它们的建造者一样,即使那些华丽已被时间剥落,宏伟的穹顶也早已因不堪重负而倾覆,然而教堂那挺立的墙一如曾经修筑它的人,傲岸地挺立在那里,像一个战士,拒绝向时间投降。

方廷斯修道院(Fountains Abbey)

我在修道院遗址的草坪上静静看河水流淌,想着迄今为止去过的一些地方。经过了一段时间,记忆已不复刚刚游览的时候那么清晰,但能在脑海中保存下来,便有它的独特之处。在我的记忆里,能和万泉修道院比肩的有两处同样让人印象深刻的遗迹——泰国阿瑜陀耶的大城遗址,柬埔寨暹粒吴哥窟中的塔普伦寺。

大城遗址给我的震撼是时间的震撼。即使它已破败,站在面前,你仍能感觉得到那份繁华。在你感受到繁华的时候,映入眼帘的那份破败又着实扎眼,这一份强烈的冲突使得我每每想起都汗毛炸立。不为别的,单是一想到我所居住的城市也许有那么一天会变得如此残破,便难以自安。当一个都城成了如此模样,如同是正当壮年的人,被砍了一刀,头颅应声落下,躯体颓然而倾。这个城市正在繁华的时刻,转瞬之间就没了人迹,繁华戛然而止。就这样,春去秋来,就这样,日晒风吹……繁华城空,大梦将醒。如今,大城没有了繁华,却更加的内敛。那个王朝,除了这些废墟和那些枣树,什么也没有留下,昔日的宫殿成了鸟儿的家园,墙边不知来自何方的枣儿结了落,落了结…青天依旧,只是辉煌不再…在那带有枣香的微风的吹拂下,我也曾寻一处草地坐下,合上双眼,追忆它的过去……

泰国大遗址城

塔普伦寺,这里很静,死一般的寂静。这里没有生命吗?看着那些动辄半径几米的树木,答案不言而喻。但是,我仍觉得这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生与死,如此矛盾的一对词竟然在这里共存了,而且并不觉得怪异。生与死,原来是相辅相成的,生命的力量在过度之后也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即使那里古木参天,我却仍然觉得冰冷。也许用前人文章中的文字形容最为恰当——凄神寒骨悄怆幽邃。

这三处遗迹最短的也有数百年的历史了,到现在仍能一觑大概,而同时期的百姓房屋却早已灰飞烟灭,难觅踪影。有趣的是,这些遗迹都是宗教遗迹,可见无论人是贫穷还是富贵,都不敢亏待了那些天上的神们。

方廷斯修道院(Fountains Abbey)

我静静想着这些个地方,研磨着这些来自废墟的记忆,它们来着不同的文化,却遭受同样的命运,静静躺在某个地方。它们已不堪重负,一个个或坐下,或仰卧,冷眼瞧着世人不断地重复着曾经的错误,直到有那么一天——最后一块砖石悄然成灰,它们于是永远离去,回到梦里那个最繁华的时刻,那段最充实的时光。

在方廷斯修道院逛完,时间尚早,回去之后预计再去约克的国家铁路博物馆(National Railway Museum)走一遭,大英帝国作为铁路发展最早的国家,铁路博物馆怎么着也得去一趟。

作者: 冯宇豪 | 微信: 送你一匹马
简介: 喜欢读书、旅行、摄影。初高中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外出旅行,大学以后,由于办签证的便利以及假期时间的增多,有更多时间前往各地游玩,每次游玩都会写一些游记,自以为乐。
相关专题 York | 约克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