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继昨日逛过苏格兰威士忌博物馆和皇家英里大道之后,今天仍旧在爱丁堡的城市中闲逛,其实我挺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不定死一定要去哪些景点。如果把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旅行就不是休息了,成了一种任务,毫无乐趣可言。走在爱丁堡的大街上,看到哪个建筑漂亮就拍一张照片,对哪个博物馆感兴趣就走进去细细观看。在游玩的时候遇到的公立博物馆都是免费的,想进随便进,只是会在门口放个箱子鼓励游人投个三五镑支持博物馆发展,但是就算不给也没人会说什么。

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

十点左右的时候,我又晃悠到皇家大道上,突然发现人们分立在道路两旁,透过人群还传来吹吹打打的声音。挤上前去,看到一个个方队从爱丁堡城堡的方向往圣十字架宫的方向走去。当时觉得好玩,却不知到这些游行的队伍为何游行。事后通过查询资料,才知道这是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的游行。

我随着游行的队伍前进着,他们走,我跑。于是在圣十字架宫前,占得一个好地方,可以在那里一直观看。游行的队伍中有穿着各种颜色苏格兰短裙的男人、有穿着校服的学生、有当地的工作人员、有其他国家的军队、还有在游行队伍最后走的普通群众。

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

观看的人既有游客,也有当地人。甚至很多人在街道两旁的建筑里,打开窗子观看。虽然参与游行的人们,在下着小雨的天气里行走并不是那么愉快,但是观众们的热情足以感染这些游行的队伍以及新吸引来的游客。游行的队伍最终全部走过圣十字架宫前,在不远处的公园解散。他们不同的服装和欢腾的音乐让我看得目不暇接,听得心情振奋。

借着余欢去登山,感觉步子都轻快了。这次登的山叫亚瑟王座(Arthur’s Seat),是爱丁堡城市的最高点,位于圣十字公园内。亚瑟王座是主峰的名字,海拔仅251米,但是由于是死火山遭侵蚀形成的,并且登山的道路并没有像我们这里一样修筑水泥步梯,所以在登山的道路上,常常有红色的碎石头,稍不注意就会踩到石头滑倒。山路较为平缓,所以路途遥远。在登山过程中,常常遇到其他登山之人,他们或是三五同学朋友一行、或是一家人一同爬山、又或是一男一女情侣二人一同登山,只有我是一个人。不见他人还好,一见旁人登山有说有笑,自己便觉得有些孤独。

亚瑟王座(Arthur’s Seat)

山路漫长,弯弯曲曲上上下下,一度让我产生想要放弃攀登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连登山都要半途而废的话,做什么事能坚持下去呢?登山只登一半,回想起来,岂不遗憾?于是咬紧牙关,忍住孤独感,继续一个人在山路上走走停停。最终,一步步坚持下,我登到了山顶。山顶很漂亮,但最漂亮的是从山顶看到的风景,山下的城市、远方的小镇、群山以及视野尽头的港口和海。一切都是这么漂亮,让人心胸开阔、顿生万丈豪情。不禁感叹,如此美景方不负我辛苦登山。

本想留在山顶看个日落,但是条件不允许如此。一则距离日落的时间实在太长;二则山顶的风实在太大,吹得我有些头晕。于是选择下山,说也奇怪,离开山顶便感觉不到什么风了。于是恍然,站得越高,风就越大,若不能坦然面对大风,不如趁早下山。

亚瑟王座(Arthur’s Seat)

这天大概由于艺术节的原因,没有订到合适的旅馆,最后订的是青旅。这是我第一次住青年旅馆,有些好奇也有些担忧。房间很大,里面摆了十几张高低床,床下有笼子用来放行李,我的床位在临窗的上铺。

夜里,被其他人的呼噜声吵醒,环顾四周,屋里二十多张床位大部分都还空着,人还没有回来。看看表,十点多了,他们应该是在楼下的酒吧里玩吧。呼噜声越发地大了,仔细找它的来源,是一个黄发的青年,瘦瘦的还打呼噜,估计是真累了。但是听着他的呼噜声,我是暂且睡不着了。不由得把窗帘拉开了一道缝,从缝中看着窗外的城市。一会儿,远处竟放起了烟花,大约这烟花也是因为艺术节的缘故吧。

城市中灯火璀璨,人声鼎沸,但是都与我无关,这不是我的城市也不是我的节日,那些声音通过玻璃传到我的耳朵里,早已没了内容,只是嗡嗡地响,竟感觉被世界抛弃一般,当真有些孤寂之感。

相关阅读:爱丁堡旅游出行须知爱丁堡便宜的住宿推荐

作者: 冯宇豪 | 微信: 送你一匹马
简介: 喜欢读书、旅行、摄影。初高中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外出旅行,大学以后,由于办签证的便利以及假期时间的增多,有更多时间前往各地游玩,每次游玩都会写一些游记,自以为乐。
相关专题 Edinburgh | 爱丁堡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